(加更奉上,求粉求收…么之)

    这夜里,灯火微微,张景融在一旁说着,可等他说完,却发现于青陌已经睡过去了,也不知道听没听着他说的话。

    “你啊,也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才是。”他是好不容易才把话说出来,可没想到她倒好,直接就睡了过去。

    次日于青陌伸着懒腰从睡梦里醒了过来,朱槿就在旁边准备好了洗漱用具,梳着头她才想起,昨天晚上似乎张景融跟她说了什么,她却迷迷糊糊地一个字没听清楚。好像只记得说城郡衙门失火了,后头再说了什么,她半点没记忆。

    叹了口气,她最近也太爱捞睡了,忽然间心里一惊,能睡觉是个好事儿,可老也睡不醒就不是什么好事儿了。记得从前她也看那些穿越类小说,这爱睡觉啊,要么是怀上了,可她这黄花大闺女的,怀上了那就成圣母玛利亚了。这还有一个原因,可能是……身体和她的灵魂之间出了什么问题,导致贪睡。

    细想了想,哪样都惊悚,不安地梳完了头,起身伸了伸胳膊腿儿,又是气劲十足的,也没有什么毛病,又暂时放下心来,默默地安慰自己两句:“这不好好的嘛,瞎操心。”

    她可是把“春困秋乏夏无力”的俗话给忘了,要不然也不至于惊吓得有些魂不守舍。

    等和张景融一块儿吃完了早饭,正在院子里消着食儿的时候,抬眼就见岳奉生来报说沈洵来了。沈洵从门口进来,后头还跟着个宋安民,倒是不见了卫连城。于青陌看了眼,心说一桌麻将啊,怎么能缺着一家呢!

    “十表兄,十表嫂。”沈洵依着规矩见了礼,得了张景融的许可,这才坐下。宋安民也见过了礼,这才一道坐下,只是离得远些罢了。

    看着样子,是要谈公事,于青陌也知趣,又领着朱槿出门了。张景融左叮嘱右叮嘱,遇事不可以冒险,还严令侍卫一定要周护好,昨天这样的事儿,再不能出现了。

    说得她是连连咂舌,说:“我这不是好好的么,且自安心着,不会惹事儿上身的。”

    张景融笑着送她出门,转身就安排了更多的侍卫暗里看着,他对她彻底不放心了,她胆太大儿了。

    于青陌只高高兴兴地出门,回头一看,似乎侍卫还没昨儿多了,于是心情就更好了。顶着大太阳从树荫子底下过,可是看见某人,她心情很不好。

    “十太太,有日子不见了,近来可好?”卫连城今儿是一身白衣,公子出尘,手里摇着把折扇,端是显得儒雅俊逸。只是于青陌怎么看都不顺眼,旁边却有不少大姑娘小媳妇儿频频用眼神关照着,这让她有点怀疑这时代的审美观,怎么就净爱看这外表干净,内心阴暗的家伙。

    “倒是还算不错的,劳卫公子挂记了。”她没好气儿地回了一句,拉着朱槿就想走。只是没想到朱槿这丫头也是个守不住自己的,被卫连城的“美色”给迷住了,有点呆愣。

    这卫连城装起来倒还真是人模狗样的,只是这家伙一肚子坏水儿,于是她又凑在朱槿耳边说:“朱槿,你可别忘了,上回就是他拿剑架在我脖子上。”

    这知说得朱槿一激灵,她还真是差点没记起,主要是上回园子里有些暗,加上衣着和神态都不同,这才让朱槿一时没认出来。这一认出来,当然是和于青陌赶紧走才是正理儿:“太太,爷在梨园春给您订了包间儿,说让奴婢领着您去看戏呢。”

    这下她就真想抱着朱槿狠狠亲上两口了,太及时了,她现在就想甩掉卫连城,对于一个第一回见就拿剑架自个儿脖子上的人,谁都没好感:“那就不妨碍卫公子领略徐城风光了,再迟些戏就该开场了,卫公子请自便。”

    转过弯时,见卫连城没有跟上来,主仆俩儿都长出了一口气。

    欢欢喜喜地继续逛着,见这头是小饰品琳琅满目,那头是丝织品花样繁多,这大街上能看的东西可真真是多了去了。只是这不想见的人,怎么又晃到她眼前来了,这卫连城想干什么,怎么阴魂不散的。

    “卫公子,这徐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却不知这番巧遇,究竟是为着什么?”对有些人,总是挑明了说,比暗喻好,尤其是不大想见的人。

    其实卫连城就是觉得这姑娘有意思,上回就这么觉着了,这回再见了面,就更觉有趣,颇想结交一番。而且卫家家里的关系盘根错节,他希望通过和张景融和于青陌,给自己在卫家加些砝码:“十太太说笑了,只是觉得上回的事,多有对不住。你如今也看到了,我与沈兄,本也没什么,只是当时误会。只是那日委屈了十太太,让十太太受了惊吓,实非所愿。”

    “卫公子,您若是来道歉的,我自不说什么,当时的事儿咱们揭过便是,何需再提及。可您若是来攀交情的,咱们怕是还不到那份儿上。”她是没经过事儿,可面对卫连城,她是全身的神经都绷起来了,这观察力怎么能不爆发,下意只地就得出结论,这卫连城是在无事献殷勤,非女干即盗。

    只是于青陌可太低估卫连城的脸皮儿了,这家伙的脸皮已经厚到城墙那份上了:“十太太这话说得,这交情何需攀呢,卫家和张家自是交情深厚。”

    喷气儿,她现在就想儿挥着拳头,朝卫连城脸上招呼,最好是左右开弓,打他个爹妈都不认得才好。脸皮太厚不是优点,只是添个欠揍的由头而已:“卫公子……”

    话还没说完,却不知道卫连城忽然又发什么神经,竟然拉着她隐入了花丛后头,连带着还把朱槿拉了进来。她和朱槿都想叫,可她是自己忍住了,朱槿是被卫连城给点了哑。

    “别动……”卫连城小心翼翼地看着外面,她也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似乎是一队人正朝这边走来,打扮得像是侍卫,但她认得出来,这不是张家的侍卫。一个个气势汹汹地奔过来,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恶狠狠的,让她一时拿不准是冲谁来的。

    眼看着这队人就要到花丛这头来搜了,张家的侍卫不知道从哪里蹦了出来,冲那队人喊道:“干什么的,我们府上的院墙外,岂是你们能停留的,赶紧地哪来的回哪去,别扰了我们家爷的清静。”

    那队人明显有了些停顿,张家的侍卫也是惯演戏的,这态度拿捏,连于青陌都差点相信,背后靠着的是张家的院墙。

    那队人各自看了一眼,说了几句场面话就走了,张家的侍卫就有人跟着那队人去查探了。待那人人走远了,侍卫才来请于青陌:“太太,您可以出来了,是否需要属下送您回去?”

    于青陌从里头出来,看了眼卫连城的脸色,道:“这队人是来找你的吧?你惹着什么人都没关系,别搭上我,我还想多活几年好好过日子。”

    这话本来该是冷淡而无情,可经由于青陌的嘴里出来,带着那软软的腔调,倒是让人觉得含娇似嗔。但是她的眼神绝对没表错,只是卫连城这时候没工夫看她的眼神,光听着娇软的声音了,这才回头冲她一笑说:“放心,必不会牵连十太太,再说十太太也不是我牵连得着的。”

    “那就谢过了。”说完,转身,冲侍卫点了点头说:“回吧,这徐城的风光,也自是看得差不多了,再看就该腻烦了。”

    话一落就迈步,领着侍卫走远了。而卫连城则在原地看着她离开,直到看不见人影儿了,才若有所思地抵下头,隔了许久才满脸是笑地看着巷口,道:“这究竟是怕我呢,还是怕自己呢?”

    这狂妄自大的人,开始以为于青陌被他的“风采”所迷惑了。当然卫连城有这资本,只是于青陌非但不迷,而且反感得不行。

    等回了院里,发现张景融安闲自在地在树下翻着什么,见她进来了就起身来迎她:“算着你快回来了,厨下里备了甜汤,你喝一些去去暑气。”

    “景融,咱们什么时候回平江,徐城也不好玩。”那桌麻将搭子在这里,她忽然没兴趣了,再有趣儿的事儿,也不如自己的安稳日子来得重要。

    张景融却只能是笑着摇了摇头,说:“是给你养身子来的,徐城的温汤确实养人,你要是嫌烦了,过些日子咱们住到行馆去,总比这小院子要清静安闲得多。”

    其实张景融知道了卫连城的事儿,他也担心卫家最近的动荡,会导致卫连城在于青陌身上使出什么招儿来。正好是她也不喜欢卫连城,这倒正好合了他的意,也正好是趁着这机会,搬到行馆里去。

    行馆是行宫之外的陪馆,三品及以上官员可以入住,只是毕竟是天子行宫的陪馆,规矩礼仪是必不少的。一开始张景融就跟她提过,也是她自己不愿意住进去的,可眼下这情况,也只好自个儿把自个儿关起来了。

    “那也好,听说行馆的院里有温汤池子,也正好天气凉了,再过得几天,咱们就能一块泡温汤。”

    她无意的说着,完全忽略了当她说“咱们就能一块泡温汤”时,张景融是如何的惊讶,如何地震惊,如何的“荡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