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更召唤粉票,pk票,推荐票,收藏……自觉贪心的某弈掩面飘走)

    有道是哪儿好也不如家好,对于自己麻木到彪悍的神经,于青陌觉得有点儿哭笑不得。她开始真当自己会抓狂,可没想到开始几天的不适应过去后,她就这么老老实实地认命了。

    眼下她就坐在院儿里,悠然自得地等人来投喂她,一边等一边猜想今儿晚上吃什么。那位江大厨手艺是真好,每天翻着花样儿的做饭菜,连蒸出的米饭都比别人香些。生活至此,她已毫无追求,鄙视她吧,她也鄙视自己,怎么就没点出息。

    正在鄙视着的时候,外头传来了请晚饭的声儿,朱槿去领了人进来,等布好了菜才来喊她。她这头还没坐下呢,张景融就来了,让她不由得想,这王大厨的手艺就是好,连他都时不时地跑来她这儿蹭饭吃。

    “坐下吃吧,还愣什么。”张景融喊了她一声。

    可是,她有点纠结啊,今天下午说得那些事儿还历历在耳呢,而且看张景融这憋着笑的味道,肯定是知道了下午的那些话,指不定心里怎么想呢。她虽然惯来以脸皮厚自诩,可还没厚到这地步呀。

    美食在前,死就死吧,抱着壮士背炸药包一样的豪气,她坐下了:“嗯,好。”

    只是今天怎么全是一片绿汪汪的,难道张景融降职了,吃不起山珍海味,大鱼大肉了?好不容易见了点荤的,还是盘大虾炒青菜,反正今儿是满桌子绿,她爱吃肉啊肉啊……

    “景融,你的差事还顺利吗?”民以食为天啊,好不容易得了这机会,天天尝不用花钱的食物,谁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嗖”的一下就回去了,当然要顿顿吃个管饱。

    张景融本来正在盛汤,听得于青陌这样问,还有些奇怪,她从前从不过问官署里的事,更不过问他的差事:“有些棘手,倒也无妨,自有人去处理。用饭的时候不要胡思乱想。有什么想知道的,待会儿我跟你细说,现在好好吃饭。圣人说食禁声,寝禁语,虽然咱们在屋里吃不讲究这些,但上了大桌吃饭,还是得记得,老太太是最讲规矩的。”

    好吧,吃完再问,青菜叶儿啊,估计吃完这顿净桶里就是一片绿意幽幽。太恶心了,吃饭的时候果然不能胡思乱想,圣人说的话上还得加一句,思禁乱。

    不过今天地青菜可都有点奇怪啊。怎么全是嫩生生的。到嘴里嚼两下就没了:“景融,今年地菜长得不好吗。怎么全是两片两片的。跟茶叶似的……”

    两片……两片……的。话还没说完。她就住了嘴。这两片两片地实在太熟了,她下午才编过的胡话。晚上就应验了。再看张景融那眉梢眼角全是笑的模样,她就知道,今天这脸真是丢到姥姥家去了。

    “这样味道可好。咱们名下有田有地。你好吃生嫩地,只打声招呼。让厨下只做菜芯就行了,不至于为这点事。还总看着你叹气。”张景融面上倒是还严肃着。只是眼里流露出的那点笑意,让于青陌是生生想钻桌子底下去。

    泪流满面。早知道饭不可以多吃。话更不可以乱说。她怎么就满嘴跑牛了呢,还是赶紧转移话题吧,于是她指着桌上一盘紫色地问:“呀,这菜叫什么,紫色的。倒是少见。”

    是啊。今儿这桌上。太少见了。绿汪汪里一小片紫。太动人了。

    “紫芦芽,河滩上野生着的,是庄子里送上来的。你尝尝看,要是喜欢,回头让他们趁着生嫩的时候多送几次。”张景融也算是打小吃着紫芦芽长大的,这味菜清热凉血,却性味甘平,在秋天会发嫩芽儿,是最合适进食的时节。尤其是在他眼里身体弱的于青陌,前段时间说要泡菊花茶,她这体凉胃弱的身子,哪能喝单味的菊花泡水。

    话才刚落下,朱槿就用小盘盛了些放到她面前,深紫色的紫芦芽,只加了蒜蓉清炒,一口咬下去清香爽口,倒真是盘好菜。

    见她多吃了几口,像是很喜欢一样,张景融又说道:“多吃些紫芦芽,脸上就不长红包了,这比单菊花茶好,你也别糟蹋院子里的花了。秋天到了,就靠菊花养着院子,再拔光了,看着也不舒坦。”

    是吧,她就说这人记性好吧,她都快忘记了的事,他竟然还记着:“好,我不折它们,留着‘置酒斜阳下,请君就菊花。’”

    “这是哪位诗人写的,倒是别有一番趣味在。”张景融只当是自己看的书,不如于青陌多,绝对不会往她身上乱安。不过于青陌也是个有才名的,只是这句里有大气豪迈之意,就不是闺中小女子的调调了。

    呃,这个,其实她也不记得了,或许是网上看到的,或许是那位诗人写的:“不记得了,是从一本残本里看来的,拿到手里时又破又旧,字迹也都模糊了。”

    “你啊,诗句记得清楚,却偏偏能把人给忘了,你这不记人的脾性,也不知道哪日里才能改改。”张景融对她这不记事的性子,向来只能摇头笑。

    咦,她又得了个新消息,从前就是个不记事的好啊,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这是个太美好的优点了。

    带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这一天又不知不觉地过去了,深夜躺在被窝里于青陌迷迷糊糊地想,明天好像就是张景融的生辰,唉说是她来办,结果全被人料理好了,她果然就是个来当米虫的啊!

    第二天早上起了床,朱槿特地招了好些人来给她梳妆:“太太,今天场面上的人都会到,您自是不必到前头去,只是各处来的太太,都需要您来招呼。今儿事或许会忙些,但各家太太也都知道您的情况,自不会做出什么让太太为难的事儿来。”

    她照常紧张,不过现在是紧张得都有些麻木了,自觉得这神经已经皮实了:“嗯,我晓得了,景融现在在哪儿呢?”

    “回太太,老爷已经起了,正在前院儿照应着。太太起身时,奴婢已着人去支会了老爷,想来老爷也该过来了。”朱槿一边招呼着丫头给于青陌梳头,一边还没忘了回她的话。

    等梳洗妥当了,张景融他爹的妾室,这些日子因为张则清回来了,就免了安专心侍候。她匆忙用了几口早饭,外头就传来了张景融的声音:“青陌,你可准备妥当了,宾客们已陆续来了,咱们得到堂前去招呼了。”

    她应了声,连忙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然后拿过朱槿递来的帕子抹了嘴,这才起身出去。门一打开就见张景融站在当院,见他今天穿得格外贵气精神,再一看自己身上也是繁复华贵。不由得想这小小一个生辰,都说不是大办了,还这么隆重规矩,真到了大办的时候,还不定得怎么劳神劳心呢。

    “青陌,晋王也来了,虽然在厅堂里和男子们一块坐,免不得到时候还要见你。你也不必拘束,只管照往日里做就是。”张景融知道她不记得了,特地私下里找朱槿给她隐晦地说了些,虽然朱槿满脑袋疑惑,可他和她,算是心照不宣了。

    “嗯,知道了,再不会像上次那样失礼了。”今天老太太和老太爷都来了,丢什么也不能丢份儿。族里那么多兄弟都在,要真是丢份,就真该让张景融下不来台了。

    张景融拉着她向堂前走,听了她的话,只是温和地笑着,让她又想起了那天的话,怎么像是没投下半点波澜似的。这人天天戴个温和干净的面具,不知道心里都隐藏着些什么!

    眨眼就到了堂前,张景融向左,她向右,临到门口时,她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张景融竟在原地动也没动,一直在看着她,似乎是要等她进去了再转身似的。这让于青陌不得不赞叹,这张家的好家教啊,从前总以为单是张景融这样,其实大房在平江的几位兄弟,都这样。

    二房、三房倒是少些讲究和规矩,不过也没差到哪里去,如果一定要讲出个差别来,那也是气度涵养上的,绝对不是教养上差着。

    想着她笑了笑,冲张景融说:“景融,我进去了,你也过去吧。”

    张景融没想到今天她会回头,从来都是不惯于回头看的她,今天竟然做出这样一番举动来,更应验了他心底,关于她性情大变的定论:“好,你小心着些身子,杜大夫就在厅外等传,如果不适,也别硬撑着。”

    “好!”

    一步走一步想,张景融的温柔,真像是个泥沼,她这只初来的鸟,丝毫不设防的,就掉进去了。惹换个性子没张景融这么温和体贴,待人没这么细腻关切的,也许当初那个离开张家的念头会越来越浓。可张景融这个人,处处珍惜,处处留心,让她不禁想,如果离开了,是种罪孽吧。

    于青陌啊于青陌,你和张景融之间到底有些什么样的过往,为什么相处得这么奇怪呢?

    唉,看来一时半会儿,她也很难弄明白,还是摸石头过河——边走边打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