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弱地,原来我昨天更了两章来着,十四、十五都是昨天更的,我加更过了……otz,我果然是迷糊大王。不过今天约定的加更还是会送上,就当是六百的加更吧……我真是个糊涂虫啊啊啊啊啊……)

    一路上于青陌都有些云山雾罩的,这位三嫂还只当她真是一刻也离不得张景融,倒也不取笑她,年少夫妻嘛,总要腻歪着些。

    哪知道于青陌现在是挖个坑把自己埋了的心都有,现在她的心情,真是得用天地黯淡、日月无光来形容。只不过随着三嫂的一声“十太太,我们到了”,她又得彻底地打起精神头来。

    其实她也明白,在自个儿府里,张景融不管是实心里还是表面上的,都纵容着她,有些规矩不守就不守,也并不多讲究,大是摆出一副“我保护你,你要怎么过就怎么过的”态度来。

    可眼下,她是独自出来战斗了,还不知道会不会输得很惨,再一想电视里那些个公主、郡主的作派,又赶紧拿起架子来。她知道别人现在看她,那肯定得是仪态端方,毕竟这架子不是白拿的,她自己也在镜子里看过了,可是她这时候心底却在苦苦地说着一句话:“谁来救救我!”

    很遗憾,这时候她还真是只能自救,没谁救得了她。眼看着就进了那位三哥的府第,朱门绣户分外富贵,却莫名地让她想起了平江的一句话儿——就要见光光了。这话的意思大概是,马上要被别人看穿了、看光了。

    “十太太,我们府上自是比不得京城里的场面,小家小户的你也见谅着些,倘若真是有什么我们做得不周到的,还请十太太多指点着些。”

    “三嫂客气了,我自也是不经事的,自小就是个人情不会、世事不理的,到时候还请三嫂多提点着些才是。”一进了府里,她就打起精神儿头来,来来往往这么些人,千万得把这官家千金的架子拿准了。就现在这情况不明的时候,宁可让人说高不可攀,也别乱说乱做,反正架子端高点没事儿,以后还能找补回来。

    先去堂前见了三哥,三哥客气地说了几句话,就让三嫂领着她进后院儿了。院子里女眷们早就坐齐整了,看来是就等她一个了。

    “十太太有礼。”给她见礼的都是些没见过的女眷,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幸好原主也不知道,她现在也好装着糊涂。

    微微弯笑一笑,回了句:“多礼。”

    正想着三嫂是不是该给她介绍介绍,三嫂就头前引领着她,一一指认了女眷们。分别是二、三房的,人多了些,她反正没几住。好在五嫂、七嫂在,她也不愁到时候没人跟她说事儿。

    最后介绍到她面前地。是三哥地胞妹张兰珠。今年十四不到。模样还没长开,是个小模样儿挺可人的姑娘家。不过怎么看都有些怯怯地,像是见谁都害怕似的。

    “兰珠见过十太太。十太太有礼。”张兰珠起身行礼。身子和声音都是怯怯地。让人不禁担心,这孩子要是嫁到人家去了,能不能胜任当家主母的身份。

    不过。她一想自己现在这身子。也不是才十四、五岁地模样么:“姑娘多礼。”

    “兰姑娘可有福了。正巧十太太赶来了,有十太太做你地出阁娘子,必定是处处周到。”说话地是二房地一位女眷,声音透着些尖细,让人听了有些跟尖指甲挠在铁皮子上的感觉。实在是不太好听。只是这位偏偏又是个好说话地。常是呼地人一身上下直起鸡皮疙瘩。可旁人也不好说她,毕竟不能让人不说话儿吧。

    好吧,于是乎她又得了个新词儿——出阁娘子,这到底是啥呀:“嫂子说笑了,还是得请嫂子多指点,我这儿也是诸事不通的,京城里也没这出阁娘子的规矩。到时候嫂子们不帮衬,我这临时抱佛脚的,可是会不灵验的。”

    “是啊,也就平江有这规矩,十太太也不必忧心,到时候自有章程给你。想我头回做出阁娘子的时候,真是手忙脚乱,也是不成的。不过倒是总结了不少教训,等得工夫了,细说给十太太听。”说话的是七嫂,这稀饭里调汤的声儿,总算是把二房那位嫂嫂的声音给调和了。

    七嫂啊,真是大好人,张景融果然说得没错:“那便先谢过七嫂了,到时候你可不能把我落下,我盼着你呢。”

    女眷们一块儿坐,说是商量张兰珠的婚事,其实多是以闲聊为主,当然也有不少来炫耀眼的。到他们张家这地步,炫耀的就不是当家的男人当多大官、挣多少钱,而是炫耀当家的男人多疼爱自己。

    没听多会儿,于青陌就听明白了,这是赤果果的晒幸福大会,或许还有存着让张兰珠心里不抗拒婚姻的意思,但更多的应该是这些女眷们发自本能地炫耀。

    于是她置身事外,气儿都不敢呼重了,生怕火被烧到她身上。她可没幸福可晒,她和张景融之间,那是分房而卧,相敬如冰,外人觉得怎么样是一回事,反正她可一直觉得先前的于青陌没幸福到哪儿去。

    可是火要烧过来,总不会因为她不吭气儿就熄灭来,三房某个妯娌拿着帕子掩着嘴笑着说:“二十太太怎么不说话儿呢,也说说你和十爷的相处之道,让咱们兰姑娘好好学学,将来如何与夫君过日子。”

    这个……那个……啥,怎么还是蹿到她身上来了,叹气,既然烧过来了,她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从前的于青陌是没法儿晒,可她有法儿,没经历过还没看过么,反正张景融不在,牛皮吹破了回头他就算知道了,也只能顶着缸不敢砸。

    “说到相处之道么,说易也易,说难也难。说易吧,无非就是全心全意地只信着他,只依赖着他罢了,要懂得适时撒个娇,闹个小脾气。说起来啊,最有学问的就数闹脾气了,一是不可闹大了,那该叫耍架子;二也不能闹得没头没脑,那便叫无理取闹了。”

    二房有女眷听完就问:“那儿到底该怎么闹,十太太倒是跟我们都说说,不妨举个例证,让我们听听,也好学学。”

    “这可怎么说呢,就好比今儿吃盘青菜,我呀就爱挑菜芯那两片叶子吃,旁的全都扔盘里不肯动。可诸位嫂子也知道,景融他呀最是讲规矩,一米一饭都倍加珍爱。虽然不说我,也由着我,可每回都看着盘子摇头。我是知道他容着我的,有回便也试着想吃几口,可我这胃口总是不好的,还没咽下去就吐得不行了。”说到这儿顿了顿,这小说电视上听来的东西怎么这么虚头八脑的,怎么编都不真切。

    再不真切也得编,女眷们都在看着她呢,继续说呗:“当时一恼就闹了脾气,眼泪儿一抹,就说他不懂得疼人,明明知道我不爱吃的东西,吃不了难道也是错,非要每回我不吃就摇头晃脑的,让我看得心都揪起来了。别说,这一闹,以后再吃饭,他呀就吩咐灶房里,以后给我的青菜呀,只挑菜芯那两片生嫩的下锅,余下的他包圆了。”

    “哟,这听着可真让人暖心肠呀,虽说不至于真让爷们吃那余下的,可单是十爷有这番心思,那就够让人羡慕十太太的。”

    “这脾气撒得好,这话儿也说得恰当,不怒不怨,光是撒娇了。”

    女眷们听着她这编的事儿,竟然还真能齐齐夸赞,真是上天保佑,现代传媒万岁。

    晒完了幸福,说了几句正经事儿,就近了午,三嫂就留了女眷们在府里用饭。用完午饭继续晒幸福,顺带说点正经事。等到傍晚时分,该散场了。女眷们结着伴儿的从院门里出去,于青陌就跟在最后边儿,只是还没走出去呢,就见女眷们停下来了。

    于是她伸长脖子看了一眼,这怎么回事呢,然后就听女眷们参差不齐地行礼,喊了:“见过十爷,十爷有礼。”

    然后她就知道是张景融来了,她心里却暗道声不好,上午、下午各编排过一段儿,千万不能让张景融知道了,要不然她就真得找个缝钻进去了。

    女眷们这时候让出一条路来,张景融就走了过来,这时候这男人真是眉梢眼角满是笑,神情举止尽温柔,只见他走到她面前跟她说:“青陌,累吗。”

    她很想回一句,我敢说累吗,可在女眷们如狼似虎的眼神下,她只能笑着回一句:“不累,倒是景融,在官署里忙了一天了,辛苦了。”

    听着旁边的女眷们低低抽气,她就在心里直乐,让你们当灯泡听壁角,酸不死你们。然后在女眷们羡慕有之、妒忌有之、淡定更有之的表情里,张景融拉着她扬长而去。

    只是一上马车,她就忍不住破功了,笑得差点就直不起腰来了,张景融也陪着她笑,让她不由得问:“你笑什么!”

    张景融抚平了衣服上的折痕,一派云淡风清地看着帘外头,嘴里吐出一句话来:“编了一下天故事,累吧。”

    这话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天雷滚滚降到了小鬼儿身上,让她惊悚无比地看着张景融。她……见光光了,真让人无地自容啊,谁给她跟面条,让她上了这吊吧!

    (为了庆祝我是如此糊涂,今天我决定返老还童,听《邋遢大王》,多么熟悉的歌呀,据我妈说,小时候我连睡觉做梦都会唱。去老鼠王国的邋遢,那时候就是我童年最正的励志剧。

    他告诉年幼的我,一个邋遢娃,是如何变成一个整洁干净娃的……这就是励志片啊励志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