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穿越的生活,开始她总觉得很悠闲,可渐渐地发现,其实她也是很忙的,每天早上起了,有天天不变的章程要走。而张景融呢,起得早回得晚,虽然总说有一定赶回来用饭,可总归是事多人心,多数时候是不见人影的。

    自从院子里的花被她掐成残花败柳之后,府里的园丁见了她就一张苦脸。她还曾见过园丁对着园子里的花说:“别长得太好,长得太好看了,被太太看上了就不好了”,敢情她现在就是一摧花辣手。

    看了眼园子刚摆来的几株还在打花苞的菊花,心说等开了就摘掉,风干了好泡菊花茶喝。

    再一看今天天气不错,太阳也不烈,想了想不如扮了男装出门去走走,昨天那街逛得实在不尽兴,撒不开欢。一是张景融在身边,二是那群兄弟闹的。

    她叫来了朱槿,说起来这红萝不知道哪儿去了,她问张景融,张景融只说红萝年龄到了,到了该配人家的时候,已经送回家去了。她倒是舍不得红萝,可是也不能耽误人家的终生大事,只好作罢。

    这朱槿也不错,不过比红萝更恭敬些,说起话来也更温和:“朱槿,要是左右无事,待会儿换了衣裳,我想去街上敞敞气儿。”

    “太太,怕是先得缓一缓,奴婢刚接了帖子,三太太、五太太和七太太眨眼的工夫,可能就要过会来。”朱槿一边说话,一边双手把帖子呈上去,心里多少有点惴惴不安。红萝是因为多事被遣送了,她虽然是于青陌的陪嫁丫头,可这府里惯来是张景融说了算。张景融在他们这些下人眼里,那就是个冷面催命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把他给招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得像红萝一样被赶出去。

    上面的主子满意你,只需要一个理由,要是哪天不满意你了,什么理由都不需要。张景融虽然不好揣摸,可不触犯他,也是个好主子,从不克扣下人,反而年啊节的有一个算一个,不但给发红包,还能领到吃用。

    几位嫂子要来,让于青陌真有点意外,按礼也该是她先去拜访才对吧!

    “行,招待几位嫂嫂要紧,吩咐下去准备着,几位嫂子头回上门来,不能慢待了。”至于要准备什么,她不知道,反正她现在就一嘴把式,光说不能练的,也好在不用她练。

    朱槿应了声就出去吩咐,只是有些奇怪,于青陌和平常有些不同了,显得比以前活泛些。

    “神啊。你得给我一双慧眼。一双慧耳,要不然我就是那摸象地盲人,这些人地意思和话,只能听个声、看个意。会死人的……”从前看内院里争来夺去地电视剧,总觉得女主傻啊,这也被人利用,那也被人误会。就跟一白痴似的。等身在其间了才晓得。跟这些人的脑袋一比,自己就只能算没长脑子地。

    没过多久朱槿就回来了。等一切准备妥当,有丫头来报了,然后几位嫂嫂也到了府里。她想问问自己该不该起身去迎迎,可面对朱槿这陪嫁丫头,她真不敢多这嘴,只好坐着,反正不对劲。朱槿总该说吧。

    于青陌在一旁装作愣神的样子,等着朱槿的反应,心里暗暗叫苦:要真天天这么装下去。她迟早得香消玉殒。

    “太太,咱们去院子里吧,头回上门,总该上院里迎一迎。”朱槿只以为她压根没想过去迎地事。这倒是和朱青陌从前待人接特地态度一样。总被人捧着半点人情世故也不通。这朱槿哪里知道。于青陌就等着她地反应呢!

    “嗯,那就去迎迎吧。”在心里冲自己竖一大拇指。她真是天才啊。虽然是被逼出来地。

    到了院子里,外头已经摆好了座儿,小几上也放着点心水果。

    刚站定了,几位嫂子就来了,一一打了招呼,这才请她们坐下,只是还没坐稳,五嫂就一声惊呼,让她差点直接坐地上:“唉呀,这可是葡萄呢,这新鲜物事,也就在十太太这里能看到。”

    不就是葡萄,三块五块一斤的东西,犯得着惊叫这一声么,她的小心肝儿啊,真是太脆弱了:“五嫂瞧着新鲜,就尝尝。”

    几位嫂子倒也不客气,说尝就尝,内眷的也惯来不讲究客气两个字。妇人嘛,零嘴金玉,不就这点爱好。

    吃东西的时候不说话,这也是大家族的规矩,几位嫂子吃了几颗也就停下来了,先是三嫂说话:“十太太,我们今天来,一是来拜访拜访,二是有事得找上你一块儿。”

    要找她一块,于青陌心里一颤,她就怕这些人说有事,他们是没事都麻烦了,要说有事了就更麻烦:“三嫂请说。”

    “也是族里的事,你从前不在,或许十爷也没跟你提起过。族里的姑娘要是出嫁,我们这些做嫂子的,就得替她们置办操持。爷们总是事忙,这里里外外的还不都得靠咱们这妇道人家。”三嫂是想,这回嫁的是自己的小姑子,嫁的又是体面人家,有于青陌这官家门里的帮着置办,不但是小姑娘的脸面,也是她的脸面。

    五嫂跟着开口说道:“谁说不是呢,这三书六礼的哪样不是规矩重重,咱们也就是商量着办罢。虽说是操办过两回,可到底还是有些生疏,这回十太太回来了,我们就多个人商量,到时候也能较从前周全些。”

    “十爷说你身子不好,我们也会注意着,断不会累着你的。”七嫂这说话算是总结了。

    于青陌也听出来了,这都没有反对的余地,这是老张家媳妇的责任和义务:“哪来个累字,有诸位嫂子在前边拿主意,我不过跟在后面学习学习罢了。”

    “什么学习不学习的,到时候还要十太太多提点咱们,您是京里来的,咱们小地方哪来那么多讲究,到时候还要十太太给我们多传授传授才是。”

    客套话说了几句,五嫂像是想起件事来似的,放下茶盏看着于青陌说:“对了,昨天你和十爷去街上,可是见着二房的人了?”

    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这事她就想望天,可是五嫂都问了,她还是得回答:“是啊,见着了几位兄嫂。”

    “听说把你惊着了,身体好些了吗?”这里就三嫂最大,这关怀人的话自然是她来说。

    这关怀却让于青陌想吐血三升,张景融这个祸害,昨天下午的事,看来今天早上就传遍全城了。还给不给人点*了,再说了这丢脸的事,也不是她做出来的,还不是张景融一嘴编的。她这做幌子的,真不是出于自己的意愿,但还能咋滴,人都问来了,只能是满脸堆着笑回话说:“已经好多了,我也是一时的,说不好就跟风吹倒了似的,风过去了不就好了么。”

    “你啊,真是官家门里出来的娇小姐,这身子都娇弱弱的。大抵爷们都喜欢女人这见风就倒的模样,多可人意啊,连我见了都觉得该伸手照拂,别说爷们了。咱们十爷娶了你,算是正应了他那脾性了,打小就心细,要照顾起人来,那还不是处处周到、事事尽心。你也是个有福的,咱们老张家最出挑的被你给择了。”五嫂真不愧是快言快语,说起话来跟放炮仗似的。

    可于青陌不觉得自己有福,心里特想说:你们嫁给他试试就知道了,这人就是个装着黑心棉花的小绵羊,外头看着温驯吧,可里边险恶。

    当然,她也不能否认,张景融还挺会照顾人的,而且真是尽心周到。不过打小就心细——那心细是指爬芙蓉花树上,摇虫子吓小姑娘么……

    “是啊,景融待我是极好的,我也感激他。要不是他,就我这身子还不知道在哪儿呢!”不用不知道在哪儿,早不知道在哪儿了,她在心底这么加了一句。

    “哟哟哟……我算知道十爷为什么打从骨子里疼着你了,就你这满嘴娇软软的好话,十爷一听骨头都得酥了,哪能不尽心待你。”三嫂是既羡慕又有点眼红,自家那爷,要是也跟十爷这么着,她就是死了一身剐也值得啊。

    于青陌一听,得,刚紧把话题挑开吧,再这么说下去,她就得城妇女公敌了。自己听着都怨念,这于青陌哪来的好运气,虽人能不起心思嘛。

    好在聊天说话于青陌也熟悉多了,把话题挑开了也不难,这一说话竟然就到中午了,她就留几位嫂子吃饭。她也是以为今天张景融又不会回来用午饭,想着有人陪她一块吃饭也不错,总比天天看着满桌子在发愁好,那真是太浪费、太奢侈、太资本家了!

    可也巧了,今天张景融还真就回来吃饭了,弄得她只好腹诽,这男人也太会挑时候了。

    她哪知道张景融是特地赶回来的,怕她应付不来。不过张景融一听到三嫂说昨天的事,也是一脸的抽搐,让她心里暗爽。心想:遭报应了吧,活该,让你包着黑心棉花装好绵羊。

    (今日荐歌,《滚滚红尘》,这是首老得不能再老的歌,可每听一次,必会打动我一次,它的旋律是那样的美,它的词是那样的动人。这是一首不管多少年以后听到,不管在哪里听到,都会想起当初的曲子。

    总觉得《滚滚红尘》有一股力量,能让人沉醉与痴迷,那么,今天就听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