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决裂?

    黑暗,渐渐泛出红光,谷小雨挣扎着睁开眼睛,一团团灵体缓缓向他靠近,他想要闪躲,但稍一移动,便会有无形枷锁显现出来。谷小雨心急,只见那些灵体已经来到他的眼前,专进他的脑中,一阵剧痛传来,谷小雨喊叫着,但是没有一点用,疼痛继续吞噬着他的神智。

    不知道过了多久,谷小雨已经感到了麻木,再睁开眼时,双目无神,看到眼前散发着淡淡的白光,将他包围在了其中,疼痛感已经没有,只有一种莫名的熟悉。

    无数的灵体渐渐的向谷小雨飘来,但是进入白光之后,便消失无踪,白光逐渐变得凝实,开始还肆无忌惮的灵体到后来似乎看到了克星一般不再向他靠近,而白光却欲壑难填的散发出一股吸力,将灵体吸入其中。

    过了许久,只见灵体顿时消失,周围的红光也没有了踪影,只剩一片漆黑,谷小雨顿觉一阵疲劳,昏睡过去。

    沉睡中,一阵大笑传进谷小雨心神,谷小雨心神凝聚,只见漆黑中一个人影出现。

    “你…你,你是开蒙老祖?”谷小雨惊讶的道。

    “废话,你没见过我吗!”开蒙老祖笑道。

    “好久没见到你,你怎么出来了。”谷小雨道。

    只见开蒙老祖笑着道:“拜你所赐,现在我的魂体充实,想什么时候出现便什么时候出现。”

    “这是怎么回事。”谷小雨朦朦胧胧中感觉一阵莫名其妙,这个怪老头又在抽什么疯。

    开蒙老祖显然心情很好,慢慢向谷小雨解释道:“我的魂体飘荡了数千年,眼看就要魂飞魄散,最后不经意进入了你的体内才得以温养,而刚才的那些灵体则又将我的魂体大肆补充了一顿,你说我能不开心吗?”。

    谷小雨似乎明白了一些,道:“那就好。”

    只见开蒙老祖捋了捋胡子道:“你体内那道灵体也该出现了吧。”

    “什么灵体?”谷小雨又开始莫名其妙了。

    “小雨,我们又见面了!”一道熟悉的声音发出,谷小雨定睛一看,正是已经消失的小幻,谷小雨一阵高兴,紧紧的将小幻抱住。

    小幻拍了拍谷小雨的后背,脸上也露出笑容,当日谷小雨舍命救他,这份情使他更加看重这个朋友。

    “你这家伙身上的东西好多,除了我竟然还有别的家伙。”开蒙老祖道。

    谷小雨笑着放开小幻,只见小幻对开蒙老祖抱拳道:“拜见前辈!”

    开蒙老祖很受用这种感觉,喜上眉梢,对小幻道:“免礼免礼,还是你懂事。”说着看了看谷小雨道:“不似那小子,一定礼貌也不讲。”

    谷小雨摇了摇头,走到开蒙老祖面前行了一礼,开蒙老祖这才哈哈大笑了一声。

    “刚才是什么情况,我们现在在哪里。”谷小雨突然问道。

    只见小幻说道:“我们现在在你的意识中,至于你的身体则应该在皇宫。”

    “皇宫?”谷小雨惊讶道。

    小幻点点头,谷小雨继续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开蒙老祖摇摇头表示不知,小幻道:“我一直在你体内,虽说没有意识,但是你身上所发生的事我都知道,刚才你经历了妖族的洗脑仪式,那些魂魄就是妖族所放的洗脑魂体,可以将你的所有记忆甚至意识全部吞噬,最后留下忠于他们的意识,开始我极力抵抗,但后来还是被侵入了你的体内,幸好这位前辈出现,与我共同抵抗这些灵体,这些都是灵体,一般*或单独魂魄很难抵抗,所以我们互相配合,最后竟然将那些灵体吞噬,以至于我与这位前辈得到了很大的滋养。”

    谷小雨看了看小幻,又看了看开蒙老祖,一阵后怕,虽说他的记忆中大多残破不堪,但如果他连自己的朋友父母都不认识,那才是最大的悲剧。

    小幻继续道:“这种洗脑魂体很难得,使用这种方法洗脑是最有效的,能有这么大的手笔,除了皇族便没有他处了,他们葫芦里买的什么药我便不得而知了,只有自己去问了。”

    谷小雨记忆中只记得那个陌生人说奉命将自己带回去复命,没想到他的主子便是皇宫里的人。

    “如果我没有被洗脑,他们看出来该怎么办啊?”谷小雨问道。

    “这个便交给我了,妖族那些门道我十分清楚,不会露出破绽的。”小幻信心十足的道。

    谷小雨点点头,他对这个朋友异常的有信心。

    这时,一阵开门声响起,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说道:“这小子醒了吗?”。

    一个女子的声音紧接着说道:“应该是醒了吧,都一天了。”

    只听脚步声缓缓的向谷小雨走近,谷小雨眼睛一睁,目光无神,坐了起来道:“这是哪里?”

    只见中年男人衣着华丽,那女子穿扮亦是花枝招展,女子年纪与谷小雨相仿,相貌上看,典型的美人坯子,这女子正是谷小雨当日所救的那个少女。

    两人看着谷小雨的眼神,确认已经洗脑成功,女子一乐,来到谷小雨身旁,搀着他的胳膊道:“父皇,你看他的相貌确实帅气吧?不少字”

    中年男人笑着点点头道:“你喜欢就好,据我所知这小子体内混有两种血液,如果稍加培养,我洪荒帝国又会多出一个高手,只是他被仙帝国追杀,本不该收留于他,可那帮家伙竟然敢绑架于你,我想也没理来说三道四了。”

    谷小雨听到两人的对话,顿时明白了,原来那个女子真的是公主,没想到当日的冲动果然惹出了祸端,又想起了虎勋等人,心中一沉。

    只见小幻明白他的想法,控制着谷小雨的身体,嘴里嘀咕着:“小勋,花娆,吴峰…”

    那位皇上闻言,不再和公主多说,对谷小雨道:“你放心,你那些朋友只要在我帝国境内不要惹出什么乱子,我会保他们周全,几个小屁孩竟敢与一个帝国作对,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幸好我的女儿看上了你,否则以你们那些实力,一出半个月便被通通杀掉了。”

    小幻知道见好就收,不在继续念叨,只听那公主说道:“他们在你心里倒是根深蒂固,就连洗脑魂体都没有消除记忆。”

    皇上道:“这种事时有发生,你带着他四处逛一逛吧,过几日便给你举办婚礼。”

    公主笑道:“是,父皇。”

    谷小雨听到一阵乍舌,这父子两也太过独断了吧,没有经过本人同意便决定婚事,只见公主拉着谷小雨的手便走了出去,谷小雨无奈,眼前的情况只有先配合着。

    那公主拉着谷小雨一路边和他说着皇宫的规矩,边盯着他的脸看,谷小雨心想这完全就是一个花痴吗,自己真的成了这家伙的玩物了。

    一直逛到傍晚,公主说道:“逛累了,改天有时间再逛吧,走,吃饭去!”

    说着拉着谷小雨来到一个金碧辉煌的大殿内,来到一个大桌子前,公主拉着谷小雨一起坐定,门口的侍女喊道:“传膳!”

    不久,一群下人排着队将一盘盘美食放到了桌上,不一会偌大个桌子便被摆满,公主缓缓的拿起筷子,轻嚼慢咽的吃了起来,谷小雨坐在旁边看着,不一会,只见公主放下筷子,看样子已经吃饱了,看了看谷小雨问道:“你怎么不吃啊?”谷小雨看了看公主,公主示意道:“吃吧,别客气,以后你就是我的夫君,我们两个吃饭怕什么!”

    谷小雨虽然感觉很别扭,但是饭总是要吃,心一横拿起筷子,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侍候的人看到谷小雨的吃相全都呆了,一炷香的功夫,桌子上的饭菜全部被谷小雨吃了个精光,公主看到他吃饭的样子也是一皱眉,摇了摇头走了出去,谷小雨拍了拍肚子,心中说道:“小幻,该你了!”

    小幻无奈道:“竟然让我收尾,你也觉得难为情吗?”。

    谷小雨尴尬道:“饿嘛。”

    这时开蒙老祖道:“这家伙本身就是个野孩子,哪懂得那么多教养,算了,你来吧,否则露出破绽可不好办了。”

    小幻无奈控制了身体,看到周围人的眼神,脸也有些红。

    走到外面,只见公主在凉亭里坐着,看到谷小雨走了过来喝道:“站在那。”

    小幻感到一丝不快,但压制了下来,只听公主道:“在皇宫就该有皇宫的规矩,像你那般吃相真是丢尽了我的脸,记住了,本公主给你三次机会,如果你再有类似丢人举动,我一定会让你不得好死!”

    小幻、谷小雨和开蒙老祖同时听到,顿觉这公主的脸变的可真够快,不管怎么样因为吃个饭也不至于这般吧。

    只听公主又道:“记住了,你和本公主养的狗没什么两样,要学会看本公主的脸色,哄得我高兴了便给你好处,如果惹恼了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小幻毕竟城府较深,当时竟单膝跪下道:“是,公主!”

    谷小雨一度挣扎,就要发作,开蒙老祖道:“算了吧,不为你考虑也要为你那几个朋友考虑,由她去吧!”

    谷小雨想到花娆等人,顿时没有再发作,任由小幻表演着忠诚的模样。

    就这样,小幻控制着谷小雨的身体做着各种的表演,不知不觉,半个月便过去了,一天早晨,谷小雨刚起来,便看到皇宫内的宫女和下人便忙碌着,再看各个屋顶,张灯结彩,四处飘红,谷小雨起身,一个侍女走了过来,谷小雨道:“他们在忙什么?”

    “恭喜驸马,三日后,便是您与公主完婚之日,不光皇宫,外面也是如此,举国同庆。”侍女道。

    谷小雨感觉一阵头疼,之前种种倒还可以忍受,现在竟然让他们完婚,这可万万不能,他心里早已有了别人,这可如何是好!

    正想间,只见那侍女突然走了出去,谷小雨正觉奇怪,只见门一开,两个人走了进来,谷小雨一愣,那两人竟然是吴峰和花娆,只见花娆满脸怒色,谷小雨急忙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你要当驸马了,便不想见我们了吗?”。花娆怒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这里是皇宫,戒备森严,高手如云,我害怕你们有危险。”谷小雨听出了花娆的醋意,忙解释道。

    “他非要和我来看看你这驸马爷,我才陪同过来的。”吴峰表情有些幸灾乐祸,谷小雨憋了他一眼,道:“别捣乱,你是妖族的人你还不知道。”

    吴峰正色道:“他们给你洗脑了?既然这样你怎么还认识我们?”

    谷小雨将过程简单的解释了一遍,吴峰道:“哦,没想到你连那洗脑魂体都能对付,倒有些本事。”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们是怎么混到这里的?”谷小雨道。

    “我用我娘传给我的能力控制了沿途的人,吴峰身形又快,所以混了进来。”花娆说着,顿了一顿又道:“你真的打算当驸马吗?”。

    谷小雨表情复杂道:“鬼才想当,但是他们拿你们要挟我,如果我不这样的话,你们都有危险。”

    花娆脸色阴沉的道:“谁信你的鬼话,我看你是贪图荣华富贵,还拿我们当借口。”

    谷小雨闻言,一股怒气涌出,最后一狠心道:“是啊,我就是贪图荣华富贵,吴峰,你赶快带她走,你不是一直都喜欢他吗,我让给你了,不和你争了!”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响起,谷小雨被打飞数步,吴峰缓缓将手放下,对谷小雨道:“畜生,你当我是什么人,你又当花娆是什么,你现在马上和我们一起走,生死有命,就算是死我们也认了,不用你发扬风格!”

    谷小雨擦了擦嘴角的血,站了起来道:“你们走吧,我不会走的,这里的生活很舒服,那个公主还答应我为我提高实力,跟着你们每天只有吃苦!”

    “你!”花娆气道,“你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吗,我们一生孤苦,这里的生活难道真是你想要的吗?”。

    “是的,每天漂泊吃苦的日子我受够了,现在好不容易有公主看上我,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我为什么要和你们走!”谷小雨道。

    花娆指着谷小雨,眼泪流了出来,一扭头就要走,被吴峰拉住了,吴峰道:“好,你小子就在这里享福吧。”

    说完,吴峰拉着颤抖的花娆就要一起离开,谷小雨见状道:“好在我们相处了一场,在这洪荒帝国会有人罩着你们,仙帝国不敢在这里对你们出手,我劝你们哪也不要去!”

    吴峰哼的一声,带着花娆离开了。

    谷小雨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越来越远,顿觉脸庞发烫,再一反应,已经满脸泪痕,急忙拭去眼泪,小幻的声音响起,道:“不要哭了,你也是为他们好,我想他们会明白的!”

    谷小雨点点头,在床上坐着发呆。

    吴峰和花娆坐在又妖气凝聚而成的巨鹰身上,前者拍了拍还在哭泣的后者,笑道:“别哭了,他不是那样的人,他这样做只是为了保护我们。”

    花娆泪眼模糊的道:“他都说出那样的话你怎么还为他说话。”

    “从那小子的眼神就可以看的出来,我阅人无数,真正贪图荣华富贵的人不是他这般模样。”吴峰看着前方道。

    “你是在安慰我,我不信!”花娆道。

    “信不信由你,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吴峰道。

    花娆听他这么说,擦了擦眼泪,道:“但是他就要和公主完婚了啊。”

    吴峰闻言又是大笑:“放心吧,洪荒帝国对于妖族很有研究,帝位都是世袭制,帝王的孩子如果生不出人形妖族,便会以他们的方式培养出人形妖族,之后精心培养,如果没有凝出妖血丹便同房,就会前功尽弃,等同废物,那公主据说根本没有什么天赋,至今妖血丹都没有被凝出,我想她不会那么傻的。”

    “真的吗?”。花娆似乎看到了希望,忙问道。

    吴峰见她这般,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对我没有爱意,我也不会趁人之危,放心吧,你所发生的事不会发生。”

    花娆听他这么说,一犹豫道:“对不起,我只是把你当我的弟弟。”

    吴峰哼了一声,不再说话,只听花娆道:“那我们以后怎么办?”

    吴峰叹了口气道:“为今之计,我们只有待在这洪荒帝国了,一是如谷小雨所说,仙帝国不会轻易冒着开战的风险到这里抓人,第二,我们需要提升实力,虎勋经过我的调教,我想用不了多久便会突破,那小子天赋确实惊人,我想用不了多久,我或他就会拥有皇级的实力,到时候便不用似这般过着逃亡的生活了。”

    “你这么有信心?”花娆道。

    吴峰点点头,道:“世事难料,只要给我们足够的时间,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花娆听到他这么说,心中缓和了许多,到时候,她便不会有太多顾虑,将谷小雨拉回到他们这里。

    二人说着,来到了他们暂住的地方,只见前方灵气涌动,四周振动,吴峰惊道:“这家伙,兽血固体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