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来想去,张月还是决定先回到秋娘的身边。

    毕竟放着自己怀孕的娘,在刘氏的跟前,张月怎么都觉得不放心。

    “娘,您放着我来吧。”

    张月回去的时候就看见了刘氏又给秋娘摊派了不少的活计,而她自己却是一脸优哉游哉的磕着毛磕。

    张月很生气,恨恨的瞪了她一眼,却得到刘氏很不以为意的眼神。

    “阿月啊,你这是瞪我做什么,老太太都说了,今天啊,是我们家的女婿上门,我这个做岳家的,自然是要好好的休息休息了,哎,再说了,咱们都是亲戚,你帮着多做一点有有什么吗?能得了好处,也是咱们大家的嘛。”

    屁,好处是大家的,这也就是刘氏能睁眼说的出来,张月很生气,但是没有发作出来,她只是让秋娘一边歇着去了,就赶紧的来倒腾菜了。

    几乎洗菜切菜这样的事情都是她们母女两个在做,那个周氏和赵氏完全不知道去哪里了。

    相比于女人们后院的勾心斗角,前面那些男人们,说话氛围就比较的和乐了。

    不仅仅说到了张海生当官,还说到了张月和大郎读书的事情。

    “大柱啊,真看不出来啊,你现在都有钱让两个娃娃去读书了啊?不过,阿月好歹是女娃,难道女娃也能读书了?”

    张峰林就道,其实,他早就知道,张月去了老陆大夫那里的事情。只是呢以前一直没有个机会抖出来,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自然是要好好说道说道的。

    王子恒就觉得惊奇,其实,京城里大户人家对于女儿的教导,很多时候是比对于男孩还要严格的,但是谁承想,一个小小的农村里,居然还能有这样的?

    这样的人不是很有见识很有钱,就是吃多了撑的拗不过闺女撒娇。

    而看张大柱一身的衣着打扮,王子恒觉得,张大柱完全就是后面一种,不过,人家愿意这样也没有什么。

    只是心里不免就觉得,这个张大柱是个傻的,这样的家境,自然是先好好的培养儿子了。

    “其实我们家,阿月也就是和老陆大夫跟前随便学点东西。”

    待听到张大柱这样说,王子恒又有另一番理解了,原来不是正经的读书。只是跟着学医术啊,哎,果然是穷苦人家,都希望女儿能出去赚钱了。

    好吧,王子恒,用他富家少爷的视角想到了什么我们不予理会。

    就说是之前他们专门送来的给张月一家的衣服,也被张月退了回去,当然,张大柱和秋娘也都说张月做的好。

    虽然他们夫妻两个说不出那里感觉不对,但是也觉得,这样送衣服的样子好像是看不起他们的样子。即便看到一屋子的锦衣华服。

    “我们就是种地的,这样的东西穿坏了就不好了。”

    张月推辞的借口很官方,也让人觉得很无语,不过人家不愿意手下能有什么办法?

    而张大柱和秋娘肯定也不稀罕这些,当然他们更家认同张月说的,庄稼人还是穿着本分的好干活的衣服好。

    就是皇帝做做样子种地,也不会穿这样的锦衣华服呢。

    前面聊得很开,后面院子里的饭菜做得也很快。

    秋娘主厨,张月切菜烧火,这样一分配,秋娘就不用那么的累了,而等做好了菜,张月就扶着秋娘休息了。

    其实张月是想着一手包办的,反正家里的饭菜也是她包办的。

    但是秋娘一句话就让张月懵了。

    “你不懂,老宅做饭是有规矩的。”

    秋娘就笑,尤其是看到张月不明所以的样子,她摸摸张月的头,指着砧板边上的一碟子肉就道。

    “这些肉切多少,一盘菜用多少都是有讲究的,老宅这边的规矩你不知道,还是我来吧。”

    于是这么的做饭的事情落到了秋娘的身上。当然还有一个切肉的活计。

    也是这个时候张月见识到了秋娘的刀工。

    也见识到了所谓的老宅做饭的规矩,肉切成多少片,一盘菜放多少肉,居然都是有数量的。

    “像是今天这里准备的肉,基本上能有五六十片肉,一盘菜放个七八片就算是不错了,然后有肉的自然就是男人的桌上了,没有肉的就是我们桌上的了。”

    即使是这样的家庭小酒席,女眷和男人们都是要分开的。

    不过张月倒是见识了什么叫定量供给。七八片也就是男人的人数,而且这都还是大人不算是小孩子。

    显然那些小孩子也是早早的受过教育了,今天这样的时候是绝对不会,不知死活的去夹肉的。

    “好了,娘,您先歇一歇吧,左右马上就弄好了。”

    而且,也应该叫那些没有动手的人来动一动手了,凭什么请他们家来做客,最后就是来给人家做饭菜的?

    张月心里很鄙视老太太的算计,不过这样的算计,既然避免不了,就反过头去算计别人好了。

    反正这样的事情,那些什么办公室的斗争手段多得是,尤其网上各种各样的宅斗宫斗知识更是让人大涨眼界,所以,这样的小九九,张月自认还是能够应付的。

    秋娘拗不过张月,只能比较忐忑的坐下了,但是她还是觉得不安,知识张月就在边上盯着,并且,她移动就拿那种,对宝宝不好的谴责眼神看着她。

    果然,一句对宝宝不好,是对付怀孕中的秋娘最好的方式,也只有这样,才能渐渐的杜绝了,老宅这边的妄想,当然了,要是老宅的人跟着张月的那个便宜二伯父,一起上任去了,就是最好的了。

    所以,周氏的好计划注定是要落空了,她能争取到张珍儿,难道她张月就不能了。

    毕竟张珍儿是因为利益才会和周氏合作的,那么在同样是因为利益的驱策下,张珍儿不和周氏合作的几率又有多大呢。

    不用说就知道了自然是很大的几率了,不仅仅是这样,张月还能好好的解决了,人家想要让他们家不好过的事情。

    当然了,顺便把麻烦什么的推给二房,那也只能是二房活该,天意让她们说事儿的时候被张月知道了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