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真有艾一这个人?

    闵德真挚的话语,让那些不明乾元宗内部情况的外宗之人不禁开始怀疑“艾一”是否真实存在。ωヤノ亅丶メ....

    乾元宗的人从闵德语出惊人的话中回过神,一品阁?

    这不是外门的功法阁吗?放弃内门长老的收徒邀请,拜一个外门长老为师?

    这闵家的人是不是炼器把脑子炼坏了?

    话说,外门一品阁有长老吗?一品阁不是一直都由任务阁发表任务找人看管吗?什么时候多出个长老?

    内门的人相视询问,纷纷摇头,没人知道外门一品阁的长老是谁。

    这很正常,因为陆魁宣布给艾一外门长老之位时,并没有详细说明是一品阁长老,所以除了外门,乾元宗没人知道一品阁多了个长老。

    内门及主峰对外门的关注少之又少,只要不发生大事,多一人少一人没人会去在意。

    艾一元虚三重的修为在外门长老中可以说是垫底的存在,更是不会有人去关注,就连陆魁都快忘了他。

    这不,连宗门大比的重大活动都没通知艾一。

    艾一长老是谁?

    一时成为大部分人心中的疑问。

    其他人不知,乾元宗外门弟子可是知道,他们视线陆续集中到仍旧端正坐在一号擂台下第一排的观众位上。

    其他人也随着闵德的视线看了过来。

    是那个戴面具的人?

    看穿衣风格,明显还是一个小屁孩嘛。

    很多长老露出不屑的表情,就这样,还指教人?

    不过,艾一在韬然大波前平静的态度倒是得到不少称赞。

    谁也不知艾一此时有种冲上去掐死闵德的冲动。

    我低调得这么辛苦,你就这么轻易给我曝光了?

    艾一气不打一处来,有种被人恩将仇报的感觉,尽管闵德不是想害他。

    闵德从大家族走出,涉世不深,不懂人情世理。他曝光艾一,只是想借此机会打响艾一的名头,让艾一被更多人尊重和瞻仰。

    通俗点说,他是想通过自己的背景帮艾一装b,顺带博取点好感。谁知,聪明反被聪明误。

    “他?”储红铁看见艾一后,皱了皱眉:“他不是阵道师吗?”

    那天神秘分神前辈主峰训话时,他也在场,所以对艾一有点印象。

    闵德一愣,阵道师?前辈不是炼器师吗?

    不仅闵德懵了,没见到艾一以四煞阵强杀七名元虚境的人都懵了。

    只有之前与闵德对战的那名阵道少女,瞳孔一亮。

    这戴古铜面具的青年是阵道师?而且储红铁还认识,听语气似乎还对青年有所忌惮,不会是很厉害的阵道师吧?

    闵德愣了好一会,回道:“储前辈应该是有所误解,艾一长老炼器之术也十分了得,我……”

    “我确实是阵道师。”艾一一言及时打断闵德还没说出口的「我今日展现出的异器之道就是艾一长老传授指教」,打算营造阵道师的身份,起身向所有人回应道:“但我以前有学过炼器,指教于他全是前人的经验,并非我的感悟。”

    原来如此,原来是盗用前人的经验。没人怀疑这合理的理由!

    只有闵德不相信,昨日一品阁内,艾一的声色传教根本不像在讲前人的经验。他张开嘴,欲要争辩。

    艾一察觉,连忙说道:“拜师之事,择日再做商量,今日各位已疲累,早些回房间休息吧。”

    届时,闵德的榆木脑袋终于开了光,领悟艾一不想公布“肉身炉鼎”的炼器偏门的意思,闭上了嘴。

    “你也听见了,他没有收你为徒意思,现在想好要拜入我门下?”储红铁再次表明收徒意愿。

    闵德委婉拒绝道:“小子无礼,小子所学的东西还没完全贯通领悟,暂时不能接受新的炼器之术,望前辈莫怪。”

    他也是有傲气的,如果不是遇见艾一,来乾元宗根本没打算拜师,打算静心钻研家族的炼器感悟。

    两次被拒,储红铁面子有些坐不住了,但他该是不想放弃,退一步给出选择:“你可以先拜我为师,等你学好现阶段的东西,再来找我请教。”

    “多谢储前辈好意,小子不想分心旁骛,近期内也不打算进内门,拜师的事要与家里商量,认真考虑。”

    闵德这下把话说死了,把家族都搬出来了。

    “你确定?”储红铁彻底拉下脸,有种发飙的预兆,他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乾元宗也不惧闵家。

    见此,闵德沉默,没想到储红铁这么难缠,继续拒绝恐怕会恶化乾元宗与闵家的关系。

    还好这时有人站出来为闵德说话,一些知道闵德是闵家下任家主的心机者。

    “我说储长老,人家不愿意,你就别逼人家了,这种事不是讲求个你情我愿吗。”

    “李兄说得对,收徒这种事强求不得。”

    “等人家考虑好了再给你答复也不迟啊。”

    一众以申元派为首的宗门带领人隐嘲着,推波助澜,最好是能引起以后闵家与乾元宗的矛盾。

    刚才他们不好说话,但现在闵德都拒绝了,被强逼拜师,他们就有理由站出来主持“公道”了。

    知晓闵德是下任闵家家主,以申元派为首的那些宗门都不希望闵德与乾元宗交好,自然是有多凉,吹多凉。

    没等储红铁发飙,有人看不下去了。

    “我倒要看看,能让闵贤侄放弃储长老的人有几分本事。”

    同样是外门队列中走出一名中年壮汉,径直来到艾一身前:“外门兵器阁长老岳洪峰,想请艾长老指教一番。”

    岳洪峰话语很是强势,没有丝毫征求询问的意思,仿佛就算艾一拒绝指教,他也会动手一般。

    主峰一众长老及储红铁对此表示默认,没有要阻止的意思。

    “居然是岳长老。”

    “没什么好奇怪的,外门武器阁和内门炼器房一向交好,关系密切。”

    “听说岳长老是元虚八重,那艾长老是什么修为?”

    “元虚三重……我也不确定,我听别人说的。”

    “艾长老岂不是输定了?”

    一群外门弟子嘀咕着,都不看好艾一。

    对自己战局都没表现出紧张的右瞳,此时如同身临其境的感到了紧张,他很在意艾一会不会应战。

    他亲眼见过艾一单杀七名元虚四、五的重黑衣人,这七名黑衣人事前联手杀死过元虚八重,那…艾一能与元虚八重画对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