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绝”,大猩猩的比喻真的一点也没有错。『『ge.城市巨塔里有我们新人类专用的停泊坪,简陋的空间里零零散散听着十余辆相同型号的小型飞船。依旧是一名蓝星人都没有看见,我们新人类就好像被隔绝在蓝星之上,所有东西都是我们专用,我们不需要看见蓝星人,也不需与他们交流,斩杀异兽、带回城市、得到金钱和信任、继续杀戮,无止境的循环直到世界得到救赎…或者崩坏…

    包括大叔,我们六个人的心情都很不好,大叔教我们怎么简单控制飞船过后就再也没人说话。搭乘飞船一路向西飞行,慢慢才看见这个星球真正的现况。空中堡垒上壮阔景色都是虚像,飞出空中堡垒,沿途地表全是焦土,人类与异兽战争的惨烈在一望无际的黑中统统表达出来。

    g13区域距离空中堡垒有四百多公里,具体有多远我也描述不上,毕竟在曙光号上没有距离的差别。乘上飞船后用了大概一小时就到了g13的边缘。下了飞船,俨然发现异兽的领地与人类的领地有着一条明显的界线,一面是毫无生气的黑,一面是葱郁的绿,那些名叫植物的生物遍布异兽领地的每一处。

    泥土气息总会扑面而来,舒服也让我们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夕阳穿过树叶照射在身上,温暖得恰到好处。

    “我要不是人类,看见这种环境,我倒是想住到异兽他们的领地去了。这些植物看起来有种奇妙的感觉,总觉得多看几眼心情就舒服多了,还有这里的空气很清新啊,这是为什么?”

    大猩猩脸色舒畅不少,终于有心情发挥他十万个为什么的本领。但是他的警惕性并没有放下,一走进怪物领地就从身后抽出他的巨剑和长盾。即使四周没有任何活物,时刻保持戒备万无一失。

    我的水晶剑也早已握在手中,从焦土跨向丛林的那一刻,脚底的脆硬感觉也变换成柔软,似乎稍大力一些就会陷下去。我看了看身边的大叔,没有武器和防具的他居然在发愣。现在黑在他前面作先锋,我和大猩猩分别在他左右,两名女生则是殿后,五人一起保护他,身为被保护者一点警觉性也没有,走神也走得太离谱了。

    “大叔,进入领地了。别发呆啊!”

    “…哦,哦!怎么了?”

    “大猩猩在问你问题,为什么这里的空气比较好?还有,我们现在来是直接狩猎异兽么?负责人说你会对我们进行考核到底内容是什么?”

    “哦哦,植物会将空气置换,还会清理掉当中的杂质。我嘛…呼…其实我与银也说过了。”大叔走到我们身前,面对我们,脸上有着无法掩饰的不舍。

    “确定你们拥有执行任务的能力我就会回去曙光号,这样是考核的内容。不管如何,过了今天,我们不会在这个世界再次相见。”

    “骗人的吧?大叔你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吧?”

    “不要。不要!”澪抓住大叔的手,像个小孩子一样拼命摇晃。

    “大家别误会,大叔的意思是这里见不到他,回去就能见着了。”

    我连忙替大叔解释说,他这种暧昧的说法已经欺骗过我的眼泪,我再不帮忙解释估计他们又哭得稀里哗啦的。果不其然,大猩猩的眼里已经开始闪烁着泪光。

    “大叔,感谢你十几年来的教导!辛苦你了!”他深深鞠了一躬。

    “谢谢你了!”“谢谢!”受大猩猩的影响,我们所有人都由衷地弯下了腰。

    “没事,没事,不用这样。看着你们从小长大,不知不觉已经十几年,早就跟我亲生孩子一样。”

    他一位一位将我们扶起来,那沧桑的脸孔终于放下了教练的身份,此刻,他发自真心地笑着。

    “诶?大叔你有孩子么?”

    我有些疑惑,十几年来真没听说过大叔有孩子。

    “没没没,这是个比喻!比喻!”

    “喂,黑,你怎么不感谢一下大叔啊?他是教育、陪伴我们成长的人诶!”另一旁的大猩猩见黑一点表示也没有,有点气不过。大叔摆摆手,叫停了大猩猩和黑。

    “不不不,黑,不用的。我懂的。”

    站在一边的黑确实没有什么表示,经大猩猩一提,他走过来,拍了拍大叔的肩膀,神情不像是学生,倒是像大叔的教练一般。

    “辛苦了,不过接下来我们要走的路还有很长。”

    “诶,黑你这小子怎么这样。”

    “黑只是不懂得表达自己的感情而已,别较真,是时候去猎杀异兽了!”

    我拿出我的水晶剑,用力往外一挥,剑锋在齐膝的草地上划出一道整齐的半圆。“都准备好了么?伤感的事情到此为止了,我们再努力一点,让大叔下半辈子好好在这边住下去!”

    “好!”

    簇拥着大叔,我们带着兴奋和紧张往丛林的深处跑去。

    ****

    稀疏的树木逐渐茂密起来,丛林慢慢有发展成森林的趋势。我们按照大叔布置的路线在林间奔跑着,这不单单是他对我们的考核,也是对我们最后一课。

    在异兽的领地绝不能直入深处,这样很容易被异兽围剿。异兽的五感远比我们灵敏,他们可以远远地跟踪我们,数个同类聚集在一起恐怕我们搭上数个小队也不够。

    最安全的方法之一是只引出一只异兽,对其进行击杀。s型迂回前进则是最好的路线,再依靠跑动创造较大的声响彻底引出外围的异兽,一步步深入,即使遇到危险,跑动时拥有较高的初速度也能轻松逃离现场。

    太阳无力再将天空染红,茂密的树林里光线快要彻底消失。将要“入夜”,我们终于体验到在曙光号未曾见过的时间变化。黑暗是个渐进的过程,四周没有一下子变得伸手不见五指,而是逐渐剥夺所有物体的色彩。莫名恐惧开始入侵我们身体,明明知道在身旁的是谁,可还是不太相信那模糊的身影,隔一段时间,身为tsg冠军,莫名其妙被推为队长我总会呼叫一声确认每个人。

    “黑?”

    “恩。”

    “大猩猩。”

    “在在在,怎么你这么啰嗦啊?”

    “月?”

    “我在的,银。”

    “澪?”

    “恩。”

    确认过后又是一段时间的沉默,嚓…嚓…嚓…嚓…丛林里只剩下我们踩在植物上、草地上的声音。这片g13区域已经进入清理的后期,大部分大型猎物几乎已经被斩杀干净,偶尔会见到一些只有巴掌大的小型异兽以及带有攻击性的植物。每当这种时候,即使视力比我们还差的大叔都会第一时间发现,这片丛林所有生物的资料他都记得相当清楚。

    “停下,看到那里了么?前方那颗大树脚下,灯光!”

    “light!”

    我们五人一起吼道,胸甲两侧展伸出两排照射灯,将前方彻底照得光亮。反射回我们眼里的强光变成刺眼感,我们都下意识用手稍稍遮挡在眼前。

    强光只能照射单一区域,平常时期反倒会削弱了我们对环境的敏感度,异兽也不会愚蠢到暴露在强光之下。只有锁定目标才能使用灯光,这也是大叔的教导。

    前方数棵超过五十米的巨树围成一块天然的空地,黑夜之中这块只是丛林里最普通的一部分,光照使原本约隐约现的异像都彻底暴露出来。我们只要稍稍再走前几步,脚下的枯枝草丛将会变成一地的藤蔓。

    藤蔓分布方式相当诡异,在巨树中间长成一个标准圆形,其余延伸开去的部分全部爬在巨树树干上,地面上那部分很明显是个陷阱。要是大叔没有提醒我们一脚踩下去,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我们几个一点也没有头绪。

    “大叔?陷阱么?”我指了指那些绞在一起网状的藤蔓。

    他点点头,从裤袋里拿出一个小软皮盒,再从软皮盒里抽出一根白色的棒状物。“月,来帮忙一下。”

    “诶?要我做什么?”

    “点燃它,对,就是这一头。”

    “switching!”

    覆在月手面上的装甲开始折叠,连带她的武器——军刺向后收缩贴在了小臂上,露出她那纤细的手指。月将手伸向那小小的白色棒状,心里有些疑惑,看了一眼大叔。

    “真的…真的要烧着它?”

    “对,没错。别怕。”

    月的指尖往棒状物前段一点,棒状物最外层的白色物质开始变黑…再变红…这是高温的表现,即使燃烧得很缓慢,这东西的确是烧着了。

    “够了,月,停下来。”

    “哦哦。swithing!”

    月收起手,军刺再次回归战斗状态,爪子一样覆在月的手上。她刚刚使用的能力是energy transport(能量转移),最直观的用法就是提升或降低触碰到的物体温度,从而使其燃烧或者冻结,是一项相当恐怖的进攻技能。

    夜并没有因那小小的燃烧物体而改变,一双即使黑暗下看着依旧觉得清澈的眼睛有些迷茫,视线从大叔手中的物件转移到大叔的身上,然后稍稍与我眼神交碰后又立刻转移了位置。咦?我又被月发现偷看她了么!

    “咳咳,大叔,你点着这个到底是什么东西?”

    本想假装咳嗽一下的我没想到真的咳嗽了起来,大叔手中那根小白棒燃烧处升起一股让人呛得慌的气味。

    “有毒物品。”

    他说着,竟然拿起没点燃的那一端往嘴里放,还深深吸了一口,鼻孔里喷出一团不详的白雾。

    “有毒?你不要命了么!你忘记曙光号上还有几百人等着你的教导,等着你带他们来到这里为拯救蓝星出一份力么!你明明答应过我们的!”

    我一伸手,那根小棒已经被我夺过握在手中,大叔不曾被基因改造,年龄也大了,已经没有还手之力,恐怕他连我的动作都没有看清。

    “银,紧张什么。拿回来,我不吸拿来扔掉总行了吧?”

    他把小白棒拿回去,往藤蔓上轻轻一扔,脸上值得玩味的笑容表明其实他早已算计好。那一小根东西躺在藤蔓上,燃烧的一端继续闪烁着红光。

    “就这样?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嘛!我还以为是秘密武器,一扔下去就会大爆炸那种。”大猩猩有些不耐烦。

    “不,不。你认真看树上的藤蔓!”

    对于习惯使用accelerated的我,对环境细节变化敏感的很。地表那一大片藤蔓确实没有动静,但缠绕在树上的则一点点地挪动,发出很细微脆裂声。

    “不妙!肯定有什么会发生,后退,我们都后退!”

    才向后挪了两步,缠绕在树上原本静止的藤蔓倾泻而下,在树上留下手臂那么粗的沟壑。十余条孔武有力的枝条不停鞭打空地上方,发出尖锐的破空之声。要是我们踩在上面,纵使有装甲提供保护,也会被撕裂成好几块。

    “…这就是异兽?太强了吧?”

    我看着大叔,原本拯救蓝星的底气消去了*成,我知道我现在的眼神都被恐惧所占据。曙光号总传言第一天来到蓝星都有可能死亡,现在才知道这并不夸张..

    “没错。”大叔点点头,带着严肃和落寞。“终于相信异兽是极度危险的物种了吧?眼前这只我们称为‘鞭藤树怪’,危险程度还算是比较安全。”

    “安全?这还叫安全?要是没注意的话,我们五个人现在都被撕开几片了。”

    话音刚落,地上忽然裂开一道数米长的开口,两排尖牙伸出,对着空无一物的上方乱咬。

    咔擦…咔擦…

    两排“利刃”开合数次,一无所获又关闭起来。钢条一样的藤蔓也沿着沟壑慢慢爬回巨树上。大叔刚好站在鞭藤树怪攻击范围边缘,没有一丝恐惧,似在欣赏美景。

    “当然安全,只会做陷阱的异兽有什么可怕。鞭藤树怪攻击力确实不低,缺点就是不会动和攻击手段过少。他平常会缠绕树木,吸收树木的养分,用于伪装和猎杀额外动物的本体则埋在地下。它没有五官,只有少量感受器,只有察觉到巨大危机他的本体才会转移。”

    “大叔,你的意思是我们站这里一天它都不会主动攻击我们么?”

    “一下子掌握到重点了嘛,银。”

    (防盗,4.10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