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不足30%的小天使要1个小时之后才能看~  “那我们过去吧, 正好杉迟她妈妈要我带药给她。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别吧。”

    “怎么了?”

    顾期觉着自己舌头都要打结了。

    “周澄来了啊,你们这样早上冒冒然过来, 杉迟他们也没吃饭呢, 我先回去吧,等下约他们一起出去吃午饭?”

    母亲俞浅倒是没有多说什么, 就应下了。

    顾期把电话挂掉之后, 把陆遇推出了房间, 迅速换好衣服, 拿了钥匙就往电梯冲。

    下到停车场期间甚至打电话跟齐杉迟套好了口供。

    齐杉迟在电话那边笑到岔气:“别吧顾小七, 帮你圆谎没事, 但你们回头要是搞出人命我可没这本事背锅啊。”

    “……滚滚滚, 你记得说昨天晚上周澄有事没回去, 我去找你玩就顺道过了夜。”

    “你干嘛不跟你妈说你和陆遇住一起的事情?陆遇这么标致一个青年才俊, 有这么拿不出手吗?”

    还特地在青年才俊上咬了重音。

    顾期:“……一时忘了。”

    “啧,人家是你正儿八经以后上族谱的对象欸, 不给名分搞得跟偷情似的。”

    “啊啊啊不说了挂了。”

    挂了电话, 她自然是不急。

    只是回到家里的时候, 打了个电话给她爸妈。

    “你们在哪?”

    “在你家楼下这个叫不期而遇的咖啡厅。”

    “好, 我现在下去。”

    下到咖啡厅的时候,正好看到自家父母坐在靠窗的座上,点的咖啡大概是刚上来的缘故,还氤氲着雾气。

    对面坐着周澄。

    顾期恍惚间突然想到, 周澄跟她一个小区来着?

    她此时此刻只觉得脑子里的保险丝已经烧断, 停止运转。

    呵, 人生,就是这么多姿多彩。

    刚想遁走,那边就看到她了。

    顾期的母亲俞浅一向奉行有事家里解决的政策,外人在场倒是没有说什么,不过是寻常闲话家常。

    她看了看表,笑道:“周澄你先去接杉迟吧,我们等下中午一起吃个饭?”

    “好啊。”

    周澄拎起衣服,离开了咖啡厅。

    顾期没办法只能坦白:“我昨天睡在陆遇家里。”

    大概是和陆遇相处久了,顾期也很聪明地打了擦边球。

    顾期的父亲顾恒几十年来都是搞学术研究的,即便后来脱密出来之后,也是在国防大学里做教授,心里没那么多弯弯绕绕。

    但蛇打七寸,俞浅向来不是好蒙混的主:“是昨天睡陆遇家里,还是睡陆遇家里?”

    听着是没什么区别,但仔细一想就很微妙了。

    坦白从宽。

    这大概就是和发小谈恋爱的唯一优势了,看着长大,知根知底,连着自己亲女儿和人家同居都没多大波澜。

    “余女士,您这反应?就不怕年纪轻轻升了辈分?”

    顾期的父母教育一向开明,更像是朋友一般相处。

    俞浅嗤笑:“和我一个年纪的早就升了辈分,何况你们都上了热门了,别人认不出人我认不出?”

    对方有备而来,蓄谋已久,惹不起惹不起。

    其实顾家夫妇是来帝都开教代会的,行程也很满,不过是顺路过来看看而已。

    顾期下午依然是去了外交部观摩学习,期间倒是没再出什么幺蛾子,末了临要回家的时候,接到了赵月笙的电话。

    说是讨论剧本。

    顾期不疑有他,就去了。

    只是到场才发现,整个编剧组大概只来了四五个。

    场上的还有导演、制片人和等等两三个已经敲定下来的角色演员。

    顾期对这种场合有些生理性厌恶,但此时再走显然有些不识时务。

    其实说白了也没有什么太过分的场景,只不过是有人想过来打个招呼,让他们帮忙照顾一下人罢了。

    而人不言而喻,坐着主位边上的黎夏可谓无人不知。

    就是她这种半只脚游离在娱乐圈的人都知道,背景深不可测。

    只是推盅换盏的场合实在与她格格不入,她就打着上卫生间的旗号出去透气。

    这儿有点日式居酒屋的感觉,不提其它的事情,庭院里的樱花在夜色下的颜色分外暧昧。

    “你怎么也在这儿?”

    循声看去。

    是那个一件衬衣坑了她七千软妹币的人。

    他说那句话倒不像个问句,只是感叹一句罢了。

    樱花林美则美矣,倒是没什么人来。

    不算太亮的灯光下,沈慕的脸有些许熏红,连着眉眼也带上了媚色。顾期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他会有那么多前仆后继的脑残粉。

    连她看着都有点心旌摇曳。

    她不好耽搁太久,过了一会儿就回了包间。

    “顾编。”黎夏见她进来,笑着点了点头。

    顾期本来只打算安安静静当个背景墙,这么一打招呼,又惹了人注意,话题一下子就切到她这来。

    黎夏是真的非常会做人,顾期虽然算是编辑中名气最大的一个,但事实上也是最无足轻重的一个,偏偏黎夏能不动声色地把一个人夸得心花怒放。

    “说起来上次看你直播,正好遇到那次狐狸五杀,操作是真的过于秀了。”

    就算知道黎夏大概是去做了功课,顾期被成功顺毛。

    夸一个人容易,但夸到点上不容易。比如你若是夸一个美人长得漂亮,那大概就是博个礼貌性的笑容,但若是夸她引以为傲的另一处优势,才是真的情商高。

    比如《红楼》里谁见了林妹妹,都是夸一句“神仙似的模样”,但刘姥姥初进大观园之时,夸了黛玉书房一句“倒像是哪个公子哥儿的书房”,拐着弯赞了黛玉的学识,连带着贾母也被哄得眉开眼笑。

    而同理,顾期的文笔架构已经是公认的,不必再提,反而是这种小能耐更想让人夸。

    果然美人说话就是好听。

    “送君千里直至峻岭变平川……”

    顾期像是得了救赎,笑了笑:“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是陆遇打的电话。

    “你现在在哪里?等下我去接你?”

    顾期报了名字,道:“那我现在就回去,你过来接我。”

    她回了包间,抱歉地笑了笑:“真的很抱歉,我现在有事情要处理,以后有机会再聚。”说得真心实意,半点不犹豫。

    赵月笙神色莫名,挑眉笑道:“这么巧吗?”

    顾期语气真诚:“无巧不成书啊。”

    黎夏生着一张明艳生动的脸:“你要去哪里?我让助理送你吧,这么晚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

    顾期:不得不说这一声“女孩子”真的是听得心花怒放。何况黎夏是真的漂亮,美人天生就受三分偏爱。

    “不用啦,”顾期弯了弯眉眼,“有人要来接。”

    黎夏了然,带了揶揄语气:“午夜场金拱门小哥哥?”

    顾期:这波有点猝不及防。

    只能觍着脸点头。

    只是不知道是何时开始,虽然她把陆遇当男朋友看待时还有些局促,但仿佛周围的人都格外自然。

    仿佛只有自己在别扭。

    黎夏让人送顾期,顾期大概也是被那天晚上的事情吓到,就没有回绝。

    到了门口时,正好碰上陆遇的车。陆遇的车是一辆讴歌rlx,大约近百万的价格。只是长得过于低调,不了解的人看着也就像是三四十万。

    比如顾期。

    当时顾期证还没拿到,就也已经在研究要买什么车,实在对车一无所知,又懒得挑,只是感觉陆遇的车看着顺眼,想一样的配置买一台。

    “大概九十万出头应该就可以。”

    刚倾家荡产买了房的顾期:“……”

    “没事,你想要的话可以拿去开。”

    齐杉迟当时在边上笑成傻子:“哇,进展这么快的吗?现在就在送车了?”

    当时两个人还是十分清白的兄弟关系,没想到一语中的。

    顾期坐在副驾驶上,带上安全带,想起这件事,笑道:“我突然想起那什么之前你不是说要把车给我开?现在呢?呵,都是骗子。”

    陆遇笑出声:“你倒是先把证拿了啊。”

    顾期:“”

    在考了三次科二还顺带把桩考考场的车保险杠撞坏赔了九百之后,顾期才刚刚过了科二,离那本证还有十万八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