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不足30%的小天使要1个小时之后才能看~  推门的是护士小姐姐, 她拿着放着药瓶和注射工具的盘子, 走了进来。

    陆遇和顾期都不动声色,唯一掩饰不住的大概只有她绯红的脸色了。

    护士小姐姐是见过世面的人, 笑眯眯地看着顾期:“你们就是陆主任家里人吧?”

    陆遇坦然点了头:“嗯。”

    顾期:“……”

    “来, 把手伸出来。”

    顾期的血管很细,不太好找,护士拿蘸了碘伏的棉签擦抹了一下手背,针管慢慢推了进去。

    护士用医用胶带帮她固定好之后,把药放在了桌上, 交代了吃药的方法之后就非常识趣地退了出去。

    顾期看向陆遇,问道:“陆主任?”

    “唔,我小叔是主任医师来着。”

    “这么年轻就当主任医师?厉害了。”

    医师职称一级一级评上去, 主任医师还需要资历要求,加上基本上博士出来都已经二十六七岁了,他看着也就三十出头一点, 的确是非常少见。

    “他是引进人才,破格升的,何况看着还好,其实他都三十六了, 一把年纪的。”

    顾期:“……”三十六没有这么夸张。

    “三十六岁当到主任医师已经很厉害了好吧?”

    陆遇分外委屈:“那我二十六当副司长你也没夸我啊。”

    像个争宠的小孩子。

    大概是对外交部不太熟悉的原因,对于陆遇当上副司长这件事,顾期根本没有太大感觉, 现在想起来才发现眼前的人也算是传奇般的人物。

    顾期失笑, 眉眼生动漂亮, 非常敷衍地顺毛夸道:“那你们家的基因是真的不得了,都这么厉害啊。”

    陆遇倒是没有介意:“没事,以后你小孩也会很厉害。”

    毕竟有我家基因。

    顾期翻了个白眼,又不能直接反驳,因为人根本没直说。

    啧,说话这么九曲回廊,真的是……

    陆遇还想说话,房门又被推开。

    陆遇又一次被推开。

    陆遇:……

    “刚刚护士来过了?”陆医生笑着走了进来,看了眼吊瓶。

    “等下你过一个钟头帮她测□□温,如果温度有升,记得告诉我。”

    陆遇板着脸,但是是顾期的事,也不好敷衍,就点了头。

    陆医生挑了挑眉:“我今天轮休,还特地跑来医院,你就这种态度?”

    虽然是指责口吻,但眉眼都是笑着的。

    倒是顾期过意不去,毕竟自己的伤让主任医生来操刀,的确是小材大用了些:“真的很麻烦您。”

    陆医生怔了下,笑开:“没有没有,我就是跟他开个玩笑。”说着向顾期眨了眨眼,“毕竟现在我可是陆家第一个见你的人,我回去要跟陆遇他爹吹一年。”

    “我爸早就见过她。”

    陆遇和顾期从小认识,以前齐杉迟、顾期和周澄一道去过陆遇家里,也遇到过陆遇的父母。

    陆医生眯了眯眼睛,老神在在:“那不一样,当时你还是一厢情愿,居心未遂。”

    “还有其它交代吗?有话快说,没话快滚。”

    陆遇脸上生了一点可疑的红晕。

    陆医生瞥了他一眼,轻笑:“那我走了。”

    顾期全程坐立不安,倒是没有留神陆遇的神色微妙。

    陆医生走了之后,陆遇看了顾期一眼,摇了摇头,分外委屈:“你推了我两次。”

    “是你不注意场合好不好?这里是医院。”

    “医院里怎么了?”

    顾期气笑了:“你说呢?”

    “你电脑里那个‘滚去码字’的文件夹……”

    “啊啊啊啊啊你闭嘴,姓陆的你再说一句还能赶得上过今年清明!”

    顾期电脑上那个‘滚去码字’的文件夹里,全是各种不可描述的东西,以前被陆遇看到的时候,她比陆遇还坦然。

    还非常自然贴心地问陆遇要不要,她有各种主题的。

    “……看要教室的、医院的,还是沙发的、灶台的,我都有。”

    当时的顾期如是说。

    毕竟顾期所在的码字基友群,一到半夜两三点,就变成了资源群,刷屏一般的“好人一生平安”。

    而现在的顾期想到这个,只想就地坐化。

    无颜见江东父老。

    陆遇笑到直不起腰,趴在病床上,肩膀微微颤动。

    顾期:“……再笑就滚出去。”

    陆遇抬起头,眼睛都笑出泪光了:“你当时也是这么笑我的。”

    顾期强行分辩:“你一个二十几的男的,看个片子反应那么大还不许人笑了?”

    他抬眼看向顾期,嘴角压都压不住:“那你刚刚为什么让我闭嘴?”

    顾期憋了半天,从牙根里哼了一声。

    这种事情,从来都是谁更流氓谁更理直气壮。

    陆遇真的是笑到岔气,顾期快别扭到爆炸的时候,陆遇按住她没有打点滴的那只手,俯身亲了一下她的眼角。

    顾期:“……放手。”

    “要不你求我?”

    “求你好好做个人。”

    “做谁?”

    “……流氓,华国外交部竟然有你这种人,吃枣药丸。”

    陆遇收了手,往陪床的单人沙发上一靠,理直气壮笑道:“你难道不知道一句话?外交都是绅士地耍流氓。”

    顾期:……可以,这波还行。

    她依稀记得外交都是绅士地耍流氓,这句话是美国一个很有名的时事评论家说的。

    比如华国和挪威先前关系紧张的时候,华国的外交部明着只是每天抗议啊,警告啊。

    然后背地里联合各种国家孤立人家,连个诺贝尔奖,65个外交使馆有19个国家没去。

    百般为难进口,检查耗时耗力,生生熬坏了无数三文鱼,末了说人产品不合格。

    凡此种种不胜枚举,流氓得……神清气爽。

    她翻了个白眼,知道嘴炮功夫自己肯定打不过对面这种老蛇皮,就差使他去把电脑搬来。

    她把笔记本放在腿上,打开word准备码字,但是左手放到键盘的时候,有些回血,吓得顾期连忙把手放回去。

    电脑也被陆遇不由分说拿走了。

    顾期:“……我可以单手码。”

    “你在发烧。”没有丝毫让步余地。

    顾期:“……”

    只能上了微博,发了个请假条。

    发完微博,顾期看着自己被打成了雪地靴的脚,陷入了沉思。

    旋即打开淘宝查了一下轮椅。

    “你在查什么?”

    “轮椅。”

    陆遇:“……医院可以租。”

    “真的?那你去帮我租一台。”

    “我等下让陆深帮你租。”

    “陆深……是刚刚陆医生的名字吗?”

    “是啊,但人家有家世了,所以你知道了也没用。”

    顾期:“……拜托你好好做个人。”

    ――――――

    而于此同时,陈墨现身帝都机场的事情也上了热搜。

    其中那一幕让粉丝别挤,有人摔倒的gif被单独截了出来。

    @高数令人头秃:啊啊啊啊我们墨墨真的苏死了qaq

    @薇薇安·淑芬:我们墨墨超级宠粉惹!此生无悔入魔教。

    魔教是陈墨粉丝的自称。

    @石楠小札:老公你怎么可以对其他女人那么温柔哼!我生气了。

    @水殿风来珠翠香:这女的故意的吧?

    ……

    @充其量当个侍卫:就我觉得……这个小姐姐有点眼熟吗?

    @铜态镁: 1

    @靠近我一点点:啊啊啊是顾七啊!顾七小姐姐也是魔教中人吗!

    ……

    顾期被认出来后,有很多粉丝摸着微博就过来了。

    进来就是最近第一条微博。

    @顾七:倒了血霉,今晚不更。

    其实旁的还好,就是后头跟着的那个微笑脸,委实不太友好。

    我衣食无忧,生活充实,我不相信有哪个主妇会过得比我现在幸福,

    但当个老姑娘,就像贝茨小姐那样,那的确很可怕,如果我会沦落为贝茨小姐那样,那我明天就去结婚,但是不用担心亲爱的,因为我会成为一名富有的老姑娘,只有穷困潦倒的老姑娘才会成为大家的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