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不足30%的小天使要1个小时之后才能看~

    倒是边上的杨旻不知道前情提要, 毫无芥蒂地笑道:“顾编你好,我是杨旻。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而边上的刘希也笑着打了招呼,像是没事人一样继续话题。

    啧, 这种心态,不愧是干大事的人。

    “我们方便进去说吗?”

    “这个点了, 不太方便。”

    她们的确是想到过顾期会不答应加戏的事, 却也没想连着进门也不让。

    刘希脸上的笑容有点绷不住:“顾老师, 之前的事情是我们做得不对……”

    “难道你这次是让我泼回来吗?”顾期的笑容真诚灿烂,像是毫无芥蒂, “跟之前的事情没有关系,剧本都是整个组敲好的,你也知道我这种十八线码字工, 组里说话肯定是一点份量都没有的。”

    无比直接, 不留余地。

    刘希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了:“顾编误会了,的确是杨旻她有些地方不太明白, 想要请教一下。”

    “不理解可以问导演啊, 我也不会讲戏。”

    好说歹说, 油盐不进。

    只是余光从门缝里看见一闪而过的人影。

    “屋里是有人吗?”

    顾期一怔, 旋即神色平常笑道:“这么晚了,你们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明天还要拍戏呢。”

    说完就关了门。

    回到屋里,顾期看到拿着筷子像虾饺换个伸出黑手的陆遇, 拍掉了他的手: “98k可以给你, 人头可以给你, 但今天你要是碰了虾饺,这就是原则问题了。”

    陆遇抬眼,大抵是从下往上看的缘故,看着倒是生了几分委屈。

    但水晶虾饺皇面前,任何美色都是纸老虎。

    顾期移开视线:“你不去退房?”

    强作镇定,泰然自若。

    “好啊。”陆遇伸手撵了一下她的耳垂,笑道。

    明明也不是多暧昧的举动,偏偏耳垂被捏过的地方不由发烫。

    陆遇过了一会儿,就拉着行李家当回了顾期这儿。

    “你明天早上几点出去?”

    顾期盘着腿坐在沙发上,笔记本放在腿上,边敲字边问道。

    “我这才刚来就要赶我走了吗?”

    顾期的视线从笔记本屏幕上移过去,面无表情:“……戏能少一点吗?我只有一张房卡。”

    插卡取电,如果顾期先走,陆遇也无法用电。

    “我差不多九点?”

    “那你明天早餐怎么办?”

    “唔,如果你愿意早起的话,我们还可以一起去吃天下楼?”

    放着平时,饶是再顶尖的美味,都要给睡觉让道,只是如今却没多大思量就答应了。

    连着她自己都未曾察觉,天平那头的砝码并不只是“天下楼的早餐”,还有“和陆遇一起”。

    陆遇的睡衣是深灰色纯棉睡衣,刚刚洗澡出来身上还带着些许的水汽。

    他无比自然坐在了顾期边上。

    顾期后背微微一僵。

    放在从前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你在码《黑桃国王》的更新吗?这么拼。”

    “零存稿裸奔开文,你不懂。”

    陆遇粗略了扫了一眼屏幕,摸着下巴道:“这里套的方法有点眼熟,是不是索普的《战胜庄家》?”

    “欸,你也看过吗?”

    《战胜庄家》的故事说起来也算段传奇。

    他的作者索普原先是个相当出名的数学家,天才总是有些与众不同的想法,他遍运用数学规律研究二十一点,研究出了一套算牌方法。

    血洗各个赌场,以至于赌场一度以为他出老千。

    后来他洗手不赌,把方法编成《战胜庄家》一书,当时这本书风靡美利坚,只是太过诲淫诲盗,所以华国并没有译版。

    顾期当年还是中二期的小孩子,也是因为这个缘故硬是硬着头皮啃了一本英语原著书。

    “看过一点。”

    顾期敲完最后一段,合上笔记本,讲起她所喜欢的东西时,眼睛都是发亮的。

    陆遇显然不是他自己所说的“看过一点”,无论是哪个细节都能毫无压力地应上。

    说话留的余地是真的充分。

    不知不觉就聊到了快12点。

    “……你要是想,找个时候我带你去拉斯维加斯?”

    “啧,您这么日理万机,找个时候别是等退休吧?”顾期调侃道。

    “唔,其实也是有个假可以挪。”

    “什么假?”

    “婚假。”

    顾期才刚刚恢复自然的脸色,又有点热意蒸腾了。

    她移开视线,笑道:“朋友你不觉得这种进度太过于美剧速度了吗?”

    陆遇先前说想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她倒是坦然,只是如今却被撩拨得立场不定。

    “美剧速度?要是美剧速度难道不是早就……”

    没说完的话就被对面的顾期瞪了回去。

    说着不美剧进度,面对着商务房仅有的一张床之时,顾期默默地考虑现在赶他回总统套的可能性。

    “这么晚,你不会还想着赶我走吧?穿着睡衣去前台再订个总统套,我还是要脸的。”

    “这话说得,不愧是政/府部门的人。”

    陆遇:……

    不过说归说,顾期到底还是留了人。

    ――――――

    顾期七点就按着闹钟醒了。

    这大概是她全职以来最早起的一次。

    她甚至拉出了压箱底的c家的一件裙子。

    她一惯喜欢很简单的卫衣牛仔裤,因为根本不需要费心搭配,随便扯两条都不会出错,平时行动也方便。

    这件裙子还是有一次逛街被齐杉迟反复游说才买下了,打算应付一些特定的场合的。

    头发依然是相当随便地扎在脖子的地方,但架不住五官明丽,放在h市这种处处都是艺人的地方,也不算逊色。

    陆遇见着她从更衣室出来,嘴角微微上扬。

    顾期和陆遇去了天下楼。

    因为是早上,天下楼人不多,两人坐了一个靠窗的风景绝佳的位置。

    “一份水晶虾饺皇、一份鲜虾脆皮肠、一份干蒸烧卖……再两份生滚蟹肉粥,谢谢。”

    甚至都不需要看菜单,陆遇闭着眼睛都知道顾期想要点哪些。

    “你点这么多,企图饲养什么动物?”

    “唔,企图饲养什么你不清楚吗?”

    “过分了。”

    顾期的餐桌礼仪很好,但却没顾及食不语。

    “……欸你看那边那桌戴口罩的有没有一点眼熟?”

    陆遇瞥了一眼:“没吧?”

    顾期闻言倒也没多放在心上,毕竟h市这种地方,遇到艺人之流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眼熟也是寻常。

    不过像这种明目张胆两个异性出来吃东西的……倒是少见。

    “说起来你出门好像从来没带过口罩?”

    “我戴什么口罩?”顾期笑着翻了个白眼,“我又没露过脸,走在路上被认出来的几率比你还小。”

    陆遇弯了弯唇:“也不一定啊,你不是也上过热门吗?”

    “什么热门?”

    “就是那个视频……”l

    顾期一下子先前被自己母亲抓包的事情,脸一红,往陆遇碗里扔了个叉烧包。

    “吃饭闭嘴少bb。”

    “啧。”

    顾期看了眼那边:“就这么出来也不怕被拍到?”

    陆遇拿着勺子舀起了被顾期丢到粥里的叉烧包,笑道:“兴许是故意要被拍呢?”

    顾期眨着眼睛,闻言脑补了十万字大戏:“真的,我真觉得这两个人好眼熟。”

    “眼熟也不关你的事,吃饭。”

    说着夹起了一个水晶虾饺,在顾期的瞪视下委委屈屈地放到了她碗里。

    吃完饭之后,陆遇陪顾期走到了片场附近,顾期就拦住了人:“行了你快去上班吧,不然该迟到了。”

    义正辞严,半点不心虚。

    “现在的人啊,昨晚刚睡完现在就不认人了。”

    “陆先生请你好好说话。”

    “好了。”陆遇伸手捏了一下顾期的脸。

    顾期刚刚有点脸红。

    却见陆遇撵了撵手指,摇头叹息道:“有点油。”

    顾期:……

    一切旖旎烟消云散,此时此刻顾期脑子里已经构思了十万种杀人抛尸的方法。

    “请你快滚。”

    顾期到片场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四十几了,第一场早就开拍了。

    不要说编剧,就连没戏的演员都没有要求要几点到,只是顾期一向比较闲,就几乎是和导演同时到,和场工同时走。

    所以她今天到的时候连着导演都分外惊奇,笑着打了招呼:“顾编终于撑不住了?”

    顾期笑了笑:“唔。”

    “顾编这是……*苦短日高起?”

    说话的是林希,语气倒也是寻常,态度略微暧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