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 以后不再手动防盗, 这章抽30个红包, 这两天给大家的阅读体验的妨碍真的real抱歉)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顾期是那种黄腔开得飞起, 真遇到这种事比谁都怂的人。

    她现在装睡还来得及吗?

    倒是始作俑者仍然一脸平淡:“你继续睡会儿,我先收拾一下。”

    说着起身去了浴室。

    顾期睡的方向刚好正对着浴室,透明的墙面实在是非常微妙。她迅速翻了个身,朝向另一个方向, 眼睛虽然闭着, 但手里却紧紧攥着被子。

    不过毕竟是大清早这种时间,订了八个闹钟都不妨碍辗转梦乡的, 何况是现在。

    朦朦胧胧间她又一次睡了过去。

    “好了, 起床。”陆遇摇了摇人,身上还带着水气的凉意。

    顾期挣扎地摸过手机,差点没从床上跌下来。

    已经是八点多接近九点, 而飞机就在十点。

    她窸窸窣窣在被子里换好了衣服,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快走吧。”

    陆遇已经把衣服换完,在替她收拾行李箱,道:“不急, 我已经改签了中午十二点多的航班。”

    顾期:“……不早说。”

    “早说能干嘛?”

    顾期瞥了人一眼,轻笑了声:“不能。”

    陆遇闻言也是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深深看了人一眼, 无奈地伸手揉了揉顾期睡了一夜还没输过的有些凌乱的头发:“皮这一下你很开心?”

    “讲道理吧, 还可以。”

    陆遇沉默了一会儿, 轻嗤:“……放在刚刚你要是敢这么说话, 估计飞机还得再往后改签几班。”

    顾期觍着脸,笑嘻嘻地看着人:“年纪轻轻就再而衰,这么虚。”

    “顾期,”陆遇鲜少连名带姓叫她,现在却是磨牙说道:“希望你悬崖勒马。”

    “悬崖勒马”在外交术语里,算是和“勿谓言之不预也”类似的意思。

    顾期非常识时务,像是没事人似的笑了笑:“我们去吃早饭吧?”

    陆遇:“……”

    ――――――

    两个人吃完饭,就让小程过来接人了。

    小程非常自觉地拉上行李箱走在前边,而陆遇推着顾期慢了两步。

    顾期欣慰地叹了口气:“你现在有这份心,算我小时候没白疼你。”

    陆遇:???????

    顾期脸上露出个笑容:“从前我推婴儿车,如今你推轮椅,倒也是风水轮流转。”

    “你再给自己加戏等下就把你从楼梯上推下去了。”

    顾期瘪了嘴:“儿大不由娘啊。”

    陆遇:……

    ――――――

    回了帝都机场,早就等在那里的周澄看着两个人的样子,一下就笑出了声。

    “七爷你们这样……真的很像孝子贤孙和他半身瘫痪的老父亲。”

    陆遇:“……”

    顾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陆遇磨了磨牙:“你们有毒吧?”

    顾期笑着跟周澄说了刚刚的事情,探头看了看周澄身后,空无一人。

    “杉迟呢?她没来吗?”

    “来了,在车上,总不能让她带着我闺女来机场人挤人。”

    “闺女?这么快就知道了?”

    “还不知道,然而我还是比较想要个女儿。”

    “怎么说?”

    “是个小公主多好?就像看着杉迟小时候一样。”

    “齐杉迟小时候?”

    周澄认识他们的时候已经是初中了,自然没见过齐杉迟小时候……

    爬树下河,上房揭瓦。

    难为她还生得那么矜持乖巧,每次犯了什么事情,一排人过去,看着她楚楚可怜站在那,怎么看也是像被带坏的。

    所以难免最后都罚轻一点。

    反而那些真的被她带的人罚得更重。

    不过一个人的脾性其实是天生的,即便是在心智未全的年纪,心智也足以忽悠其它心智未全的人。

    难为那些一起玩的人,前边才被罚得惨烈,转眼又是被哄得团团转。

    小公主……嗯。

    顾期没被忽悠的唯一原因,大概就是她从小喜欢瘫着看书,然后默默看着他们一群人被骂。

    “怎么不向人家顾期妹妹学点好!”

    其实她只是懒得动。

    周澄也不太明白为什么顾期听完自己真诚质朴的理想之后,突然一脸慈爱地看着自己。

    “杉迟小时候怎么了?”

    “没什么……挺好看的。”算是很诚心的大实话了。

    三个人去取了行李,走到车库。

    就看见两三个人围着齐杉迟。

    齐杉迟现在已经有一点显怀,那几个人又显然是不学无术之辈 ?自然嚣张。

    “怎么着,还不拿钱?”为首的人大概是没注意到来了人,开口道。

    齐杉迟出门很少带钱,刚刚也提了能不能支付宝转账之类。

    领头的红毛嗤笑:“……还支付宝?你还真以为在买东西?要不要再扫个红包天天领?”

    周澄看着自然忍不住,上去给那个红毛一个断头台,压在地上。

    边上的两个人还想过来拉,却被周澄单脚踹翻一个,另一个又被陆遇直接倒掀在地上。

    周澄怎么也想不到只是留齐杉迟自己在车上坐一会儿都能出事。

    不过毕竟除了陆遇和周澄,余下两个一个孕妇一个“残疾人”,基本属于负战斗力,所以其实也很难占优。

    陆遇还好,毕竟是有系统练过的人,但周澄就真的只是凭着本能和怒气加成在打。

    不过大概是怒气buff实在是犯规,周澄一打二竟然也没落到下风。

    有一个挣扎地逃开,周澄刚开始也没当回事,但眼见着他直接往顾期的方向跑过去。

    要是顾期没骨裂,按下一个不算难事,只是如今残废在轮椅上,不仅打不了架,还要人分心护着。

    所以她从一开始就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就怕影响到人。

    但没想到即便这样也被盯上了。

    那个人跑过来,抓着顾期轮椅扶柄,直接往边上的坡推了下去。

    不远处的拐角又有车灯亮起。

    陆遇瞬间推开按在地上的人,几乎是以生平最快的速度跑过去拉住轮椅,只是轮椅被拉住了,顾期却因为惯性的缘故摔了出去。

    陆遇推开椅子,把人腰一收,拎在怀里。

    像是抱一个小孩子。

    轮椅已经正正朝来车撞了过去。

    轮椅直接被撵在地上,椅骨折断的声音格外清脆。

    周澄怕齐杉迟出事,便也没去追。

    停了车,车上的人从上边下来,是何婕和沈慕。

    “没事吧?”沈慕看见被陆遇直接抱在怀里的顾期,神色一暗,但到底还是关切问道。

    “没事,”顾期推了推陆遇的肩,示意他把自己放在地上,她把重心放在没伤的一脚上,瞥了眼前的车保险杠上的痕,向眼前的人笑了笑,“真的很不好意思,回头车去4s修缮保养之后多少钱再跟我讲。”

    “你的轮椅怎么会这样?没拉稳吗?”沈慕没有接话,蹙着眉问道。

    陆遇认错倒是痛快:“是我没有照顾好。”

    沈慕还没说什么,顾期就先开口解释了事情经过。

    沈慕只是看了她一眼,眼中神色复杂。

    然而顾期六根清净毫无波澜,甚至觉着如果他演戏的时候能有这种层次感,早就影帝拿到手软了。

    唯一担心的是边上的人心情。

    任谁拼了命过来把她抱起来,还被人阴阳怪气刺一句,都难免会生气。

    何况说真的,如果刚刚不是陆遇即使把人抱起来,按着那个加速度,就算沈慕他们刹了车,下场跟那个轮椅的区别也不大。

    顾期自然有长脑子。

    “你们也是今天回帝都吗?别刚好是同一部飞机吧?”

    沈慕报了航班名。

    还真是。

    “我怎么没看到你?”

    “早上临时定的票,只订得到商务舱。”

    ……

    两人寒暄几句,陆遇笑了笑:“我等下还得带她去武警总院换个药检查一下,先不聊了,改天一起吃个饭?”

    沈慕嘴角抽了抽,点了头:“那改天约?”

    他和何婕转身上了怕挡道停到一边去的车上,陆遇直接把顾期打横抱了起来,走向周澄车上。

    齐杉迟叹息:“啧,你们两个过于苏了。”

    周澄笑道:“毕竟还在热恋期,再熬几年就是我们这样。”

    “……别吧,就是当年你也没公主抱过我。”

    “你当年多少斤要我提醒一下你吗?我当年那个小身板,怎么抱得动……”

    话刚说到一半,齐杉迟一个巴掌就拍在了周澄背上。

    其实当年的齐杉迟也不算多胖,只是周澄弱鸡也是真的。

    顾期和齐杉迟研究过,大概是因为背上临近脊椎中枢神经,神经多的缘故,打背部用不了多少力气就能痛到窒息。

    巴掌声清脆悦耳,闻之心惊。

    “……真这么想抱的话,你去腿骨折一下,就算周澄不抱你,我也让陆遇抱你。”

    陆遇:???????

    周澄:???????

    “我再警告你一次,不要时时刻刻想着离间我们,现在齐杉迟肚子里的孩子姓的可是周。”

    几个人说笑着上了车,陆遇和顾期坐在后排。

    顾期偏头看向人,似笑非笑:“我觉着,你要是放在宫斗戏里,就算不是主角,也一定是活到最后一集的那个。”

    “怎么了?”陆遇无辜挑眉。

    终究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您看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