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不足30%的小天使要1个小时之后才能看~

    她泰然自若回应屏幕上的弹幕:“我这个年纪有个男朋友很奇怪吗?”

    只是陆遇的身份确实是比较特殊, 所以也没有直接回答, 只是略了过去。

    见着顾期态度坦然, 粉丝一时也不知该有什么反应, 事情倒是一笔带过去了。

    只是顾期没有留神, 身后的人微微勾起了嘴角。

    他退出房间,轻轻带上房门, 拿出了手机, 把直播页面切掉, 打开了外卖平台。

    顾期把游戏界面退了之后,笑道:“好的, 今天直播就到这,我去等吃夜宵了。”

    【吃夜&宵】

    【吃夜&宵】

    【吃夜宵还是吃小哥哥】

    【什么都没听懂 [乖巧.jpg]】

    【七爷躺在床上轻轻喘/息,声线饕足:“今晚的夜宵, 我很满意。”】

    【脑补十万小黄文哈哈哈哈哈】

    【前面别走求资源啊】

    【求资源悄咪咪带我一个】

    顾期失笑:“够了啊,封房间了封房间了。”

    【不够嘛,人家还要】

    【前面的小妖精很教科书了】

    【七爷,这种出柜的大好日子不加更吗?】

    【前面的一看就知道是新来的,怕不是活在梦里】

    【加更是不可能加更的, 这辈子都不可能加更的】

    【别说了七爷要是今晚能加更, 我明天就去给她买热搜】

    “买热搜多费钱啊, 乖, 不加更就不加更。”

    【????】

    【??????】

    在一众刷屏的?之中, 顾期淡然关掉了直播。

    加更的确是没有, 不该有的夜宵也没有。

    但是热搜还是如期而至。

    #《破晓》抄袭#

    # 顾七抄袭 #

    《破晓》是近期票房霸主, 票房的累计速度连着美工的图都赶不上。

    剧本是顾期写的,编剧的地方打的是她的笔名顾七。

    说起来她接这个剧本还是被一个基友拾窜搭线的,基友是个国家一级编剧,这次有个导演想拍个主旋律电影,酬劳委实丰厚,基友自己档期太满,就拉皮/条推荐了顾期,前前后后折腾了两年多才拍好的。

    大抵主旋律电影的确是更容易戳人心肺,何况华国人素来爱国主义至上。

    电影的大爆程度超乎了所有人的预期,票房爆炸速度连着美工破亿海报都赶不上。

    一部电影大爆之后,其实真正会去关注编剧是谁的人不多,如果不是这次被扒抄袭,也就顾七的粉丝自嗨。

    扒的是一本很早之前的小说《将进酒》。

    《破晓》以风花雪月起笔,以狼烟烽火落幕。

    单单看前十分钟,就是个寻常的披着时代外衣的腻歪故事,只是十分钟后,一切骤变。

    昔日恋人几乎是以昭告天下之势恩断义绝,后来又投敌。

    受尽谩骂,她的父母原先怨恨他的不留情面,后来又庆幸他的不留情面。

    众叛亲离,而最终破晓之际,他却是藏得最深的功臣。

    行走刀刃,又怎么忍心让心上之人一同承担纸破的风险。

    只是如今佳人另嫁,他甚至无法去打扰她的安稳。

    如是太平盛世,我首先是你的良人。

    可是家国存亡,我首先是个军人。

    整部片子的线索脉络是一场刺杀,最终勘破所有暗线之时的确是令人热血沸腾。

    可热血沸腾之后又生生给你浇一捧冰凉凉的水。

    其实片子里细细推敲还有许多精妙的心思,例如男主一直戴在身上的手表就是开头时,两人一起逛街时买的手表。

    没有刻意强调,镜头却三番四次不经意给了特写,如果不留心的确是发觉不了。

    主要剧情热血沸腾,细枝末节又委婉情深。

    《将进酒》也是个类似的故事,开端像个古言,后头剧情铺展、暗线伏笔都如出一辙。

    小说的内容含量肯定不是电影能够比拟的,所以还掺杂更多的枝叶,但提炼出主线,就是古代版本的《破晓》。

    ――按照文案来看。

    因为这是一篇早年的坑文。

    文笔尚可,但比起顾七而言只能说是勉强入眼,连着有些暗线伏笔之流也处理得很生硬不自然。

    最新章就是一个弃文公告。

    文章没有签约,没有榜单曝光度,何况那么久以前的坑文怎么可能有人还在意。

    连着收藏都只剩下百来个。

    这次一爆出这件事情,这个远古坑一下子涌进了无数观光团。

    顾七二字一下子被推到风口浪尖上。

    无人问津的远古坑文,看起来的确是抄袭的好对象。

    连顾期转发的剧组官宣微博下评论都瞬间爆炸。

    @ovo:啧,抄袭狗死全家好吗?

    @伊丽莎白·狗剩:挑了个远古坑抄还真是细心。

    @略略略:《破晓》凉了吧

    @情深不瘦:前面别这么说,顾小姐生前是个体面人。

    @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前面别这么说,是近代版《将进酒》凉了。

    ……

    《破晓》这种现象级票房自然碍了无数人的眼,多少人打着显微镜在等错漏,先前英雄主义和主旋律过重已经被大做文章,何况这种明晃晃的东西。

    而最开始,是一个小有名气的网红发的。

    @每一天的情话:很中二的时期写过一本烂尾文,没想到有人给它续了结局。谢谢@顾七了?&网页链接【图片】

    附上了调色盘,@了无数反抄大v。

    《破晓》话题正热,就算是擦边球也能掀起风浪,何况这种算得上铁锤的调色盘。

    当顾期醒了之后,看到自己的笔名挂在了热搜上也是一脸懵逼。

    点进去之后更加迷茫。

    而就在网上腥风血雨无数之时,原先最近一更已经在七年前的远古坑文《将进酒》,更新了。

    “怎么了?”

    顾期觉着自己舌头都要打结了。

    “周澄来了啊,你们这样早上冒冒然过来,杉迟他们也没吃饭呢,我先回去吧,等下约他们一起出去吃午饭?”

    母亲俞浅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就应下了。

    顾期把电话挂掉之后,把陆遇推出了房间,迅速换好衣服,拿了钥匙就往电梯冲。

    下到停车场期间甚至打电话跟齐杉迟套好了口供。

    齐杉迟在电话那边笑到岔气:“别吧顾小七,帮你圆谎没事,但你们回头要是搞出人命我可没这本事背锅啊。”

    “……滚滚滚,你记得说昨天晚上周澄有事没回去,我去找你玩就顺道过了夜。”

    “你干嘛不跟你妈说你和陆遇住一起的事情?陆遇这么标致一个青年才俊,有这么拿不出手吗?”

    还特地在青年才俊上咬了重音。

    顾期:“……一时忘了。”

    “啧,人家是你正儿八经以后上族谱的对象欸,不给名分搞得跟偷情似的。”

    “啊啊啊不说了挂了。”

    挂了电话,她自然是不急。

    只是回到家里的时候,打了个电话给她爸妈。

    “你们在哪?”

    “在你家楼下这个叫不期而遇的咖啡厅。”

    “好,我现在下去。”

    下到咖啡厅的时候,正好看到自家父母坐在靠窗的座上,点的咖啡大概是刚上来的缘故,还氤氲着雾气。

    对面坐着周澄。

    顾期恍惚间突然想到,周澄跟她一个小区来着?

    她此时此刻只觉得脑子里的保险丝已经烧断,停止运转。

    呵,人生,就是这么多姿多彩。

    刚想遁走,那边就看到她了。

    顾期的母亲俞浅一向奉行有事家里解决的政策,外人在场倒是没有说什么,不过是寻常闲话家常。

    她看了看表,笑道:“周澄你先去接杉迟吧,我们等下中午一起吃个饭?”

    “好啊。”

    周澄拎起衣服,离开了咖啡厅。

    顾期没办法只能坦白:“我昨天睡在陆遇家里。”

    大概是和陆遇相处久了,顾期也很聪明地打了擦边球。

    顾期的父亲顾恒几十年来都是搞学术研究的,即便后来脱密出来之后,也是在国防大学里做教授,心里没那么多弯弯绕绕。

    但蛇打七寸,俞浅向来不是好蒙混的主:“是昨天睡陆遇家里,还是睡陆遇家里?”

    听着是没什么区别,但仔细一想就很微妙了。

    坦白从宽。

    这大概就是和发小谈恋爱的唯一优势了,看着长大,知根知底,连着自己亲女儿和人家同居都没多大波澜。

    “余女士,您这反应?就不怕年纪轻轻升了辈分?”

    顾期的父母教育一向开明,更像是朋友一般相处。

    俞浅嗤笑:“和我一个年纪的早就升了辈分,何况你们都上了热门了,别人认不出人我认不出?”

    对方有备而来,蓄谋已久,惹不起惹不起。

    其实顾家夫妇是来帝都开教代会的,行程也很满,不过是顺路过来看看而已。

    顾期下午依然是去了外交部观摩学习,期间倒是没再出什么幺蛾子,末了临要回家的时候,接到了赵月笙的电话。

    说是讨论剧本。

    顾期不疑有他,就去了。

    只是到场才发现,整个编剧组大概只来了四五个。

    场上的还有导演、制片人和等等两三个已经敲定下来的角色演员。

    顾期对这种场合有些生理性厌恶,但此时再走显然有些不识时务。

    其实说白了也没有什么太过分的场景,只不过是有人想过来打个招呼,让他们帮忙照顾一下人罢了。

    而人不言而喻,坐着主位边上的黎夏可谓无人不知。

    就是她这种半只脚游离在娱乐圈的人都知道,背景深不可测。

    只是推盅换盏的场合实在与她格格不入,她就打着上卫生间的旗号出去透气。

    这儿有点日式居酒屋的感觉,不提其它的事情,庭院里的樱花在夜色下的颜色分外暧昧。

    “你怎么也在这儿?”

    循声看去。

    是那个一件衬衣坑了她七千软妹币的人。

    他说那句话倒不像个问句,只是感叹一句罢了。

    樱花林美则美矣,倒是没什么人来。

    不算太亮的灯光下,沈慕的脸有些许熏红,连着眉眼也带上了媚色。顾期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他会有那么多前仆后继的脑残粉。

    连她看着都有点心旌摇曳。

    她不好耽搁太久,过了一会儿就回了包间。

    “顾编。”黎夏见她进来,笑着点了点头。

    顾期本来只打算安安静静当个背景墙,这么一打招呼,又惹了人注意,话题一下子就切到她这来。

    黎夏是真的非常会做人,顾期虽然算是编辑中名气最大的一个,但事实上也是最无足轻重的一个,偏偏黎夏能不动声色地把一个人夸得心花怒放。

    “说起来上次看你直播,正好遇到那次狐狸五杀,操作是真的过于秀了。”

    就算知道黎夏大概是去做了功课,顾期被成功顺毛。

    夸一个人容易,但夸到点上不容易。比如你若是夸一个美人长得漂亮,那大概就是博个礼貌性的笑容,但若是夸她引以为傲的另一处优势,才是真的情商高。

    比如《红楼》里谁见了林妹妹,都是夸一句“神仙似的模样”,但刘姥姥初进大观园之时,夸了黛玉书房一句“倒像是哪个公子哥儿的书房”,拐着弯赞了黛玉的学识,连带着贾母也被哄得眉开眼笑。

    而同理,顾期的文笔架构已经是公认的,不必再提,反而是这种小能耐更想让人夸。

    果然美人说话就是好听。

    “送君千里直至峻岭变平川……”

    顾期像是得了救赎,笑了笑:“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是陆遇打的电话。

    “你现在在哪里?等下我去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