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不足30%的小天使要1个小时之后才能看~  如果她这辈子能混到有本事潜规则沈慕这种顶级鲜肉的级别, 那也是很圆满了。

    她摸着路子去了第一个的爆料微博那儿。

    @娱乐圈百晓生:现在的鲜肉为了搏出位真的是很拼了呢……【图片】【图片】【图片】

    图文并茂、绘声绘色。

    从顾期临时给沈慕加戏的事,讲到两个人平时休息都在一块吃饭的事, 再到晚上聚餐全组只有沈慕和顾期没去的事。

    配的三张长图更是应有尽有, 各种顾期和沈慕片场私语的图,一起吃饭的图, 甚至还有几张酒店高糊图。

    酒店拍到的其实是陆遇,只是隔得远,沈慕又和陆遇身形相似。虽然认不清人脸, 但顾期的睡衣却明显不过。

    翻到末了还有当时顾期被赵月笙叫去吃饭的时候, 她跑出去透气遇到沈慕的照片。

    樱花这种东西本来就是很暧昧的意象,何况那种灯影朦胧的场合,加上沈慕那张看着就让人心旌摇曳的脸。

    脸上的些许熏红都显得尤为动人。

    还有片场公馆的小书房,顾期坐在那里, 低头吃盒饭, 沈慕直接半靠着坐在书桌上, 一支腿撑着地,另一支显得有些许无处安放,只能抵着边上的椅子。

    他单手卷着剧本, 视线还是在剧本上的, 却偏头跟顾期说着话。

    阳光从窗子照进来, 在两个人身上镀了光泽。

    拍照的角度取得有些巧,本来两个人只是正常聊天, 偏偏被环境渲染得暧昧不清。

    只是顾期真的是没想到……

    自己拍起来还真的是挺好看的。

    这两张就是单拉出去当海报也是够格的。

    默默在心里用七十七个不重复的成语夸赞了自己的美貌之后, 顾期才意识到,

    世界上最恐怖的人群大概是刚刚得知自家爱豆在一起而暴走的粉丝。

    除了少数几个真的把私生活和演戏完完全全割裂开,低调到没工作就仿佛蒸发的失踪人口,否则无论哪个艺人公布一下恋情,毁誉参半已经是最好结局了。

    双方高调公开粉丝还一片其乐融融和谐万分,那大概只会出现在小说里。

    整篇爆料稿子写得非常巧妙,如果单纯只是针对沈慕,根本不会把她的名字带上去。

    被潜这种事情,从来是艺人被嘲,从来没有主语什么事,最多也就是被添一笔风流韵事。

    只是顾期不仅笔名被带了上去,还被写得跟个昏君似的,不顾剧情需要给沈慕加戏,甚至都不顾及沈慕的演技。

    沈慕卡了十几条的事情也被扒了出来。

    顾期通篇看完,心情复杂,虽然知道这件事不能赖到沈慕头上,却也不免有些不满。

    他演技的锅还能让她一起背,也是厉害。

    往下翻之后,果然是腥风血雨。

    但比想象中好一点。

    @深夜诗人:卧槽我七爷的颜有点犯规了,需要去潜???

    @西风夜渡:讲真这个编剧小姐姐的颜?您怕不是石乐志脑子里只有包养?

    @红颜旧:刚想说我男票被哪个小婊砸拐走了,点进来……算了算了,这个颜还是合格的。

    @三无哔哔机:这个编辑是真的恶心了,之前不是才挂过她抄袭吗?求您想炒作想出名别拉着我们沈慕吗?

    @双生牡丹:??????

    @焉有火光:着踏马说是摆拍我都信啊,对不起我王,我要爬墙了,顾七小姐姐!

    @参商:为顾七小姐姐送上性取向!!!

    @易燃易爆炸:我们七爷,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偏偏要靠送人头。

    @我来不及:点进来前以为是现实向严肃文学,点进来之后却是甜宠小白文配置,呵【手动再见】

    @史官已提笔:啧,十几条戏,这个演技也是一言难尽。

    ……

    提炼一下主要内容大概分为三派。

    一派顾七真恶心拐带他们沈慕。

    一派顾七小姐姐有点好看应该是真爱吧。

    一派就是曾经以顾七小号为首的沈慕的自发职业黑粉的花式嘲讽表演现场。

    余下的就是顾期自己的粉丝感叹一下她的颜和各种乱入。

    所以说长得好的人总是比较受偏爱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顾期看着曾经与她并肩作战的战友,如今嘲人的时候偶尔还要顺带骂她几句。

    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好。

    为了防止催更,顾期的微博私信并不开放,只有互关好友能发,如今倒也阴差阳错得了几分清净。

    在评论里大庭广众还不敢如何,而在私信这种不见光的场合里,你根本不知道人的恶意底线能到什么地步。

    沈慕是真正的顶级流量。

    顾期最新的微博,是转的《鸿胪志》剧组官宣。

    如今的评论已经超过她的粉丝数量了,甚至朝着翻倍进发。

    其实若只是她和沈慕的绯闻就罢了,她算是圈外人,粉丝再如何多少也对圈外人宽容一些。

    加上那些照片虽然看着旖旎又暧昧,但真正能称得上实锤的一个没有。

    只是都摸到了她微博下来,自然不可能不知道金拱门男主的事情。

    而当时直播的视频还有无数人留着底。

    虽然没看到正脸,但沈慕的粉丝怎么可能不知道,

    视频里半夜问顾期要不要吃外卖的,根本不是沈慕。

    我衣食无忧,生活充实,我不相信有哪个主妇会过得比我现在幸福,

    但当个老姑娘,就像贝茨小姐那样,那的确很可怕,如果我会沦落为贝茨小姐那样,那我明天就去结婚,但是不用担心亲爱的,因为我会成为一名富有的老姑娘,只有穷困潦倒的老姑娘才会成为大家的笑柄。”

    顾期念完《爱玛》里这段台词,对面的齐杉迟抿了一口欧蕾咖啡,打成泡沫的奶油在唇上沾了浅浅的一处,漫不经心抬眼道:“说得好,那你今年还是打算卡着点回去过年?”

    顾期脸色一下子就垮了下来。

    “啧,”顾期向后一靠,挑了挑眉,“真的是烦不烦那些人,房贷还完了吗车子买好了吗,成天盯着别人结没结婚,真是闲的。”

    从步入二十五岁开始,结婚的事情几乎年年都会被提到,顾家父母算是开明,但在这点上也未曾让步。

    齐杉迟:“可我觉得你也不能就这么单身一辈子啊,不是说一定要有谈恋爱,但是你肯定要找个人搭伙过日子,不然以后出什么事情也没人帮忙。”

    顾期眼睛晶晶亮:“我有你啊。”

    “别吧,姐姐是有家室的人,拧折不弯。”

    “啧,过分了过分了。”

    周澄拉开齐杉迟边上的椅子坐下,非常自然地揽过齐杉迟的肩:“顾大别老趁着我不在挖我墙角行不行,缺人的话看看对面,有钱有颜,宜室宜家,母胎solo,值得拥有。而且他最近不是也一直被家里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