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期闻言也愣住了,答道“没有啊, 怎么可能?”

    那边编辑深夏像是跟边上的人说了什么, 然后说道:“那没事, 那于零的工作室怕不是疯了。”

    顾期不解:“怎么回事啊?”

    “你上微博看一下吧,讲不清。”

    顾期上了微博,热门上又双叒叕挂上了……

    哦, 这回不是她的名字了,而是她亲儿子的名字。

    #于零《丽人行》#

    顾期看着也是一头雾水, 点进了tag, 被气笑了。

    @于零工作室:大家最想看到哪个ip改编呢?&网页链接

    里面《丽人行》、《君子有九思》、《贮白雪》等等几本非常有名的古言ip并排罗列着。

    只是顾期因为最近的事情,知名度几乎碾压其余几个, 所以被排在了最上面。

    顾期的粉丝一向死忠, 自然蜂拥去刷票。

    于零风评再差,也只是在业内, 加上也写过几个大爆的剧, 就是路人也或多或少知道他。这次动静这么大,一部分因为他圈的作品实在太过响亮, 也有一部分是因为众人真的以为他要翻拍。

    顾期真的觉得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路人或许还没那么直观的感受, 但于他们这些以文字为生的码字工而言,连着自己名字被放在于零边上都嫌恶心,更不用说这种事。

    投票结果如何自然不重要, 要翻拍的ip肯定早就定下来了, 无论如何最后投票结果肯定都是那部, 再发几个通告吹一波人气碾压某某文。

    顺利拉踩上位。

    不愧是娱乐圈的人,连着溜粉这一招都玩得这么溜。

    顾期的粉丝真的以为是以投票的结果来选ip翻拍的,加上顾期最近因为种种事情,人气算是非常高了,投票不过发出来一会儿,顾期的《丽人行》已经仿若一骑绝尘把其余ip甩在身后。

    明知道是被蹭热度,顾期也是真的嫌恶心。

    正好她和《君子有九思》的作者认识,就去敲了人。

    vii:少女,看微博了吗?

    慕斯啊: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vii:?????

    慕斯啊:啧,你签了影视没说一声?都不请客的吗?

    vii:签个鬼,撕了也不卖给于零。

    慕斯啊:别吧?我还以为是你签了蹭我热度??

    vii:捡捡你的脸,我蹭你热度?

    慕斯啊是《君子有九思》的作者,跟顾期是同一批签的奇点,平日里关系还不错。她原先还以为是顾期签的影视,炒一下热度,就没放在心上,但现在平白无故被人溜了粉丝,难免有些奓毛。

    慕斯啊:????卧槽是你就算了,哪里来的十八线也要蹭爸爸热度????

    vii:……我也想知道。

    如今的投票情形,顾期的《丽人行》占了鳌头,按着常理的确是像是炒作《丽人行》。也无外乎自己编辑过来问情况。

    这一操作,恶心得让顾期连着饭都吃不下去,勉强撑着熬到散场,连着他们约着去网咖开个包间五排也回绝了。

    顾期这边还没说什么,已经有人炸了。

    《贮白雪》的作者天星烛一向脾气不好,但小说的确是写得非常好,其中《贮白雪》几乎可以说是神级ip,同人无数,连着顾期的《丽人行》在古言总排行上也要被死死压上一头。

    @天星烛:哪里来的野鸡硬要给自己加戏?戏爱拍就拍,关老子闺女甚事。【再令堂的见.jpg】

    天星烛的粉丝本来也在拼命刷票,正主发了话,自然停手。

    有人去那条博下评论了一句。

    四点零九的你:星星是被溜了吗?

    天星烛没回,只是给人点了赞。

    天星烛这话针对谁再清楚不过,顾期的《丽人行》就在上面明晃晃挂着。

    什么人有什么粉,天星烛家的粉丝出了名的不好惹,天星烛这次生气,粉丝自然是要给人出头。

    顺道把刚刚刷票没刷过对面的气名正言顺地发出来。

    所以顾期的微博又一次被人攻陷。

    @山河洞房天星烛:ballball你别到处蹭热度倒贴行吗?《丽人行》和《贮白雪》是不是一个level的希望你心里有点13数。

    @听相思:哪来的野鸡拼命给自己加戏?刷票开不开心?有本事总榜也去刷啊?

    顾期的粉丝自然帮忙撕回去。

    @风月不识光景:这边投不过人就在那里跳脚?嘴脸不要太好笑。

    ……

    顾期回到家开了微博的时候,就被无数私信淹没。

    自己微博底下已经被轮过一遍了。

    她不是不能理解天星烛,她自己的《丽人行》还不算神作,她就已经吃不下饭了,何况《贮白雪》这种神级的ip,不说其他,天星烛完结之后修文还用了快一年,足可见一斑。再者,连着慕斯啊都觉着是她的小说要翻拍,天星烛粉丝觉得是她再正常不过。

    但的确是非常委屈,先是被拉踩,又背这种锅,她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怎么了?”陆遇一向最会察言观色,何况这种根本不曾掩饰的神情。

    顾期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遭,本来倒是没觉得自己委屈到什么地步,说着说着却哽咽了。

    “……关我什么事啊,我被恶心,还要被骂……我什么都没干啊……”说着鼻子一酸,话都说不顺。

    陆遇轻轻搭了搭她的背,帮她顺气:“好了,先不哭了,你打算怎么办?”

    “澄清啊不然怎么办?又不是我的文,凭什么啊……但是凭什么我平白无故就被骂啊……”

    陆遇沉吟,笑道:“你把手机给我。”

    “你干嘛?”顾期说着话,也把手机交了出去。

    陆遇替她打了几个字,发了出去,还顺手回了评论。

    顾期拿回手机看了一点,噎住了。

    @顾七:附议//@天星烛:哪里来的野鸡硬要给自己加戏?戏爱拍就拍,关老子闺女甚事。【再令堂的见.jpg】

    如果只看前半句,几乎是跟天星烛正面撕回去,但附议的内容连着后面那句,一下子就变了味道。

    一时连着吃瓜群众也没看懂事情走向。

    @轩辕狗剩:默默问一句,是附议半句还是整句?

    @顾期:前半句和后半句。//@轩辕狗剩:默默问一句,是附议半句还是整句?

    如果是前半句,“哪来的野鸡硬要给自己加戏”,直接正面怼了天星烛和她的粉丝,如果是后面半句,“戏爱拍就拍,关老子闺女屁事”,就是怼了于零顺便解释清楚了事情。

    最巧妙的地方在于,要是天星烛的粉丝骂回来,还能解释说是赞成天星烛的话,他们想太多,又正好对上了前半句。

    一下子逆转局势,可攻可守。

    加上本来就是天星烛那边理亏,只能让人自己咬碎银牙自己吞。

    的确是非常高明。

    顾期忍俊破涕:“陆先生,这波答案过于骚气。”

    陆遇笑道:“多大点事,别哭了。”说着伸手递了手帕纸过去,轻轻帮她擦掉眼泪。

    顾期虽然没再哭,但眼睛仍然有点发红,脸上被泪水烫过的地方也有些绯色。

    “啧,”陆遇捧着人的脸,拇指轻轻抚过泪痕,顾期下意识“嘶”了一声,就听见陆遇说,“哭得这么惨……我是不会心疼的。”

    顾期:……这不按套路来你要我怎么答。

    但到底是忍不住笑了出来:“陆遇,老子要和你分手。”

    “过分了。”

    顾期转了那条微博不久,慕斯啊也转了。

    @慕斯啊:顾七说得对 //@顾七:附议//@天星烛:哪里来的野鸡硬要给自己加戏?戏爱拍就拍,关老子闺女甚事。【再令堂的见.jpg】

    撇清了自己的《君子有九思》和于零的投票的关系,也隐隐站了顾期。

    可是慕斯转完后,另一个被点了名的作者也转了微博。

    @月下长相忆:慕斯啊说得对//@慕斯啊:顾七说得对 //@顾七:附议//@天星烛:哪里来的野鸡硬要给自己加戏?戏爱拍就拍,关老子闺女甚事。【再令堂的见.jpg】

    一连好几个被点名的作者都转了博,连着格式都一模一样。

    用行动表明了拒绝被蹭热度的决心,末了只剩一本《卢氏女》的作者没转。

    《卢氏女》的分量完全不能和其它书同日而语,但大小算个过得去的ip。

    投票不了了之,但无论如何《卢氏女》在一众群嘲里也算艹到不少热度。

    自然有人顺着路子去看了《卢氏女》。

    不看就算了,越看越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