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源是女的啊!上一章写错别字我的锅)

    顾期当然知道其他人在看自己,毕竟看热闹唯恐天下不乱本来就是人的劣根性, 何况她和吴源。

    她只装作浑然未知, 笑着和齐杉迟说话。

    她和吴源翻脸的事情, 当时几乎整个学院都知道。

    其实说起来她们本来算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毕竟一个宿舍四个人,另外两个来自同一个地方, 自称一派,而剩下的她们两个自然也亲密一点。

    女孩子的友谊肯定要两两交缠才能长久, 但女孩子的友谊就算是两两交缠也未必长久。

    顾期虽然为人不算热情, 但对每个人都算是真诚以待,所以虽然不是左右逢源的人, 但风评很好。

    但所有温和都必须建立在没有踩到她底线的情况下。

    所以当她和吴源闹翻的时候, 即便不知道个中曲折,也几乎所有人都无条件相信道理在她这边。

    不过当时吴源已经凭借《无题》一曲开始走红, 所以也不曾深究其中缘由, 只知道突然之间,连着每天口红色号都一样的两个人, 见面连着招呼都不打。

    而现在吴源正当红, 虽然众人不至于要求她什么, 但至少总是下意识捧着人。

    “刚刚吴源不是去给学弟学妹做演讲了吗?可能演讲完被粉丝耽搁了之类的?”

    “可能吧,不过她答应要来,不来也会说一声, 我们等一下吧。”

    班长这么说, 自然没人有什么意见, 顾期当然不想等,连见着吴源都嫌恶心,但也不能说什么,毕竟显得幼稚,又不好直接走人,搞得好像是自己理亏一样。

    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算是个专业性很强的学科,专业对口的出路无非就是那么几条,真的算下去其实大家都是同事。

    加上大家手上拿着的都是c大的金字招牌,发展也不可能差到哪里去,所以攀比也不是在这种场合攀比。

    那种相互攀比的同学会大概只会存在于原先水平差距很大的人上,类似中学,从前不如,如今抱着想找回场子的心态来同学会。

    想着也是非常low的行径。

    而这种水平相近的同学会……

    全程都在商业互吹。

    场面和谐有爱、其乐融融。

    “听说你最近负责一个特级工程的电路?”

    “没有没有,就是跟着学习一下而已。不是听说你已经在准备cfa了?”

    “就是报着玩。”

    坐顾期边上的女生偏头向她笑了笑:“顾期你现在哪工作?当时你国考上了都没去。”

    对于顾期这种不思进取,只想混吃等死的人而言,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这个专业出来之后最好的出路就是考到国家电网,然后一辈子待在体制内。

    但是就在顾期国考考上的成绩出来当天,《破晓》签了影视。

    加上顾家父母不是普通的大学教授,赞助了一点,直接在帝都全款买了套房。

    因为一些特殊原因,顾期本来就不太喜欢和人群接触,顾家父母估量着她的收入全职绰绰有余,就点头了。

    所以顾期就没去。

    “在家里咸鱼啊,我是无业游民来着。”

    那个女生只当她开玩笑:“哈哈哈听起来很舒服的样子。”

    顾期弯了弯眉眼,露出个再真诚不过的笑容,上排牙齿精致整齐,白得晃眼:“我说真的啊。”

    那个女生也愣了:“嗯?别吧您,国家辛辛苦苦培养出一个c大电气人才,就是让你家里蹲的?”

    顾期眯着眼睛笑到直不起腰:“没办法啊,社恐了解一下。”

    顾期算是死宅,平时十约九拒,被问起来也是理直气壮得很。

    “懒得走路,懒得换衣服。”

    “是游戏不好玩了?还是床不好睡了干嘛要出门?”

    后面被人说这个答案过于随意敷衍,顾期只好换了个词。

    “社交恐惧症啊我也没办法。”

    一个平日里有本事把联通客服教育到用私人账户,把多扣的话费退到自己支付宝上的人,说自己社恐,也算是个人才。

    所以后来“社恐”也成了一个梗。

    那个女生好奇问道:“你是回家还是留在帝都?”

    顾期笑道:“留着了啊。”

    “真的吗?那你现在住哪里?我们可以一起出来玩啊。”

    那个女生叫陈州州,是帝都人,当年是副团支书。

    “现在的话是住在白月潭,你要是有空的话可以来找我玩。”

    “白月潭,啧啧啧,苟富贵勿相忘。”

    白月潭的房价不算是帝都顶级的,但也绝对不便宜。

    “那你现在是在干嘛?”

    陈州州把话题引到顾期这里,桌上的人也转向她们。

    顾期笑着说:“主业咸鱼,副业码字工。”

    “厉害厉害。”

    “别别别,跟您不能比。”

    ……

    众人聊得兴起,茶都换了几壶,倒也没怎么注意时间。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包厢门被敲了一下,班长还没来得及说“请进”,就被直接推开了。

    吴源带着dr18年早春系列的stelire2墨镜,静心打理过的头发放在肩上,收拾起来的确是让人心旌摇曳的美人。

    场上还空着两个位置,她却径直走到了和顾期挨着的这个位置上。

    她把眼镜摘了下来,折好之后连同外套随手递给身后助理模样的人。

    她低声说道:“你们先出去吧,我在隔壁给你们订了个桌,等下我要走的时候再告诉你们。”

    等到跟着进来的人群撤了,场上才又缓和几分。

    吴源笑道:“还没开始上菜吗?”

    “这不是在等你吗?”

    吴源带着点歉意地笑了笑:“别吧,这么多人等我我有点尴尬,刚刚真的是走不开。”

    “没事没事。”

    班长除了打圆场还能怎么样,何况也不算等太久。

    本来吴源不来,气氛倒也没什么,只是吴源一来,大家又开始下意识看顾期了。

    顾期:……

    讲道理她是真的不想跟那种人被放在一起。

    “……那您现在是真的富贵,稿费最高才百分十一多的税,你要是去工作的话都要到四十几的税了。”

    顾期:“谢谢您抬举?我也听希望我能有交百分四十几的税的工资来着。”

    “买得起白月潭的人,过度谦虚就是膨胀你知道吗?”

    顾期失笑:“又不是我买的,我住男朋友家里啊。”

    其实顾期自己买的房子也和白月潭房价差不多,只是这么一说反而有些微妙。

    “你住男朋友家里?”

    “是啊。”顾期露出了浅浅的酒窝,“我们这种清贫无比的码字工只能靠人养。”

    边上的齐杉迟已经忍不住笑出了声:“我要去告诉陆先生,你打算靠他养了。”

    “去吧去吧,让他有点危机感,再不好好工作连我都养不起。”

    “你有毒吧哈哈哈哈。”

    本来大家还愣了下,见顾期这个态度,自然清楚只是玩笑话。

    倘若真的如她所说,藏都来不及,又怎么可能这么毫无芥蒂地讲出来?

    吴源冷不丁吭了声“你有男朋友了?”

    样子还是笑着的,只是顾期看她实在不顺眼,就怎么都不顺眼。

    顾期笑着反问:“我长得很像找不到男朋友的样子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这次有个新曲子,你要不要填词?我们可以按照万老师的价来结。”

    万老师是作词人业内王者一般的存在,请他填词早就不是钱的事了。

    顾期倒是应得干净利落,斩钉截铁:“不要。”

    吴源被拒绝,脸上也不曾有一丝尴尬,心理素质可以说是相当好了。

    她笑了笑,伸手把头发撩到耳后,说道:“事情过去这么久,你就别生我的气了嘛……男朋友也不一定靠得住,你别和钱过不去呀。”

    顾期玩笑口吻:“我没和钱过不去啊,我是和你过不去。”

    笑容灿烂,本来就明艳的面容莫名更多了几分容光慑人。让人一时也不好把握她到底是说笑还是认真的。

    吴源拢了一下头发,不介意地笑了笑:“没事,再说吧。”

    贡献了一幕大家翘首以盼的大戏,两个人之间倒也没什么交流。

    吴源算是娱乐圈的人,而人天性对这个光鲜的圈子有着好奇心。

    说到潜规则的事。

    “……肯定是有人不会被潜,不过说到底还是好处不够吧,要是睡了第二天我就能去给詹姆斯·卡梅隆唱主题曲,我连套都自己买。钱够多的话就是顾期也不会不帮我写歌?”吴源笑道。

    顾期冷哼,没有接这个话,脸上笑容倒依然疏离得体。

    虽然想看戏,但大家终归不想闹出事情,所以也帮着打圆场。

    顾期一向不是无理取闹的人,看着就知道是吴源弱势理亏。

    “……唔,我的话现在是在投行,没有很好啦,就是过得去而已。”

    顾期低着头跟齐杉迟咬耳朵:“我觉得陆遇在这种场合特别拿的出样的样子?”

    “那你干嘛不提?”

    “你觉得这种语气,跟说自家小孩考得不好,考了一百的语气一模一样?我怕我说了之后跟陆遇在一起的时候会不自觉流露出老父亲的慈爱眼神。”

    “啧,你一身戏骨。”

    “请你把戏改成风谢谢,我才刚刚拒绝了给小贱人作词。”

    “哪个‘风’?带病字框的那个?”

    顾期:……

    “啧,过分了。”

    两个人说话声音很小,连着边上的吴源也没听见。

    只是桌上的话题不知道怎么又扯到顾期身上。

    顾期其实不太愿意公开陆遇的身份。

    并不是说还想留着余地发展下线,只是真的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给他带上任何标签。

    所以全程打太极,最后大家只知道一件事,就是顾期的男朋友很有钱。

    但这事根本不用多提,毕竟没钱也买不起白月潭的房子。

    只是这样打太极,难免让人有点心生疑虑。

    几乎所有人眼里,网文作者都像是喝清风露水活着的,而且顾期虽然不怎么打扮,但身上的衣服也都是各种报得上名字的牌子。

    就有点微妙了。

    但大家都算有涵养,不曾刨根问底。

    班长问顾期:“你男朋友要来接你吗?我可以捎你一程。”

    顾期笑了笑,还没答话,吴源就笑道,用一种颇为暧昧的口吻说道:“人男朋友不一定有空吧?我送你们吧。”

    顾期皱了皱眉,正好手机铃声响了。

    “送君千里直至峻岭变平川……”

    她接了起来。

    “……我没有喝酒……没有啊,我就和齐杉迟过来啊……”

    听起来的确颇像是应对金主查岗。

    边上吴源的嘴角轻轻上扬。

    只是末了的一句。

    “……你在楼下?我现在下去。”

    一众同学说不出是什么心理,的确是跟了下去。

    讴歌的牌子大家认得出来,刚给自己的猜测盖了个章,车上的人就下来了。

    金主和男朋友,是可以被一张脸澄清的。

    陆遇笑着点了头:“你们好。”

    ――――――

    吴源是靠《无题》红的。

    当时她录了歌,把视频放到了一个视频网站上。

    刚开始也只是寻常,直到被一个很有名的常见带红。

    而后无数人翻唱了《无题》,最后被一个小天王级别的人物收录在专辑里。

    吴源二字一夜爆红。

    “你站在地平线上

    身后黎明的光一万丈

    岁月锋芒吟游诗人之中传唱

    七月洪流艳色无章

    冷眼旁观聚散千百场

    青丝华发灵魂向来独来独往

    ……”

    曾经有人这样评价过《无题》的歌词:瑰丽的文字间有着浩瀚的力量,写的是暗恋又不知局限于暗恋。即便是吴源之后的歌,也没有哪一首曲子能够达到这首曲子的高度。

    当然达不到。

    ――《无题》的词、曲是她写的。

    顾期也是等吴源翻红之后才知道这首曲子被拿去了。

    作词/作曲:吴源

    彼时她和吴源还是非常要好的舍友,她写完《无题》之后兴起拿了几句调子写在上面。

    吴源看见了。

    于是世人知道《无题》的时候,词曲成了吴源。

    当时顾期知道的时候,整个人都处于梦游状态。

    甚至还心存侥幸,叫了一个学长,假装慕名去问吴源。

    “没有啦,随便写而已。”

    顾期就从边上走了出来,笑道:“你再说一遍?”

    笑容明媚生动。

    抬手扇了吴源一巴掌。

    光天化日,众目睽睽。

    而顾期看了眼人,暗笑自己当时到底是年轻气盛,冲动了些。

    如果放在如今……

    她起码也要多扇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