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以辰怔了一瞬,转瞬笑道:“叶前辈是顾老师的学长?”

    顾期微微颔首:“不过不是一个系的。”

    说起来惭愧,如今在家咸鱼的她也是c大毕业的。

    顾期的回答算是巧妙,“不是一个系”的潜台词是都是c大的,巧妙地规避了钟以辰以为是小学中学校友的尴尬。

    其实按着爽文标准套路,此时应该让其误会,随后再打脸。

    但钟以辰这种人自尊心难免强一点,得罪了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叶澄温和顾期是c大电竞社认识的,这种听起来就像是隔壁a大才会办的社团,硬是在他手里从一个风雨飘摇几近取缔的小可怜发展成了全校规模前几的社团。

    然而并不妨碍叶澄温玩什么都菜。

    而顾期拥有死宅应有的操作水准和叶澄温非常欣赏的颜值,叶澄温拥有萌新应有的听话态度和顾期非常欣赏的颜值,两人关系算是过得去。

    叶澄温打量了她一眼,道:“你这次是来?”

    “写剧本,过来了解你们日常。”

    叶澄温点了点头,他多少知道一点这次的事情,没太留神,的确不知道是顾期。他看了一眼手表:“你等下几点走?一起吃个饭?”

    “再说吧。”

    叶澄温走了之后,不知道是不是她过于敏感,钟以辰对她的隐隐约约的优越感少了许多。

    叶澄温算是很传奇了,考到了外交部,一路顺风顺水升到了现在的位置。

    十分对不起他c大建筑系的学位证。

    顾期跟着钟以辰走了一个上午,临近中午下班的时候,接了电话。

    “中午你没事吧,一起吃个饭?”

    她想着陆遇之前说中午有事,就应下了。

    “那我等下在门口等你。”

    钟以辰送顾期出来时,也看见了等在门口的叶澄温。她弯着眉眼笑了笑:“那我就不送你啦?”

    顾期倒是没想太多,坦然无比:“嗯,我先走了。”

    叶澄温带她去了凌烟阁吃饭。

    凌烟阁环境菜品精致,环境清雅,如果不是会员制隔绝,估摸着也排不上座。

    叶澄温:“你是这次《鸿胪志》的编剧?”

    顾期:“之一。”

    叶澄温笑了笑:“你不提前讲一声,你讲一声我就申请去接待你了,上班摸鱼。”

    “别别别,您来接待我的话,过于惶恐了。”

    “我前几天去看《破晓》的时候,看到编剧叫顾七就想到你,没想到真的是,捂得这么好。”

    “唔,我的错我的错,没有去c大论坛发个公告昭告天下老子就是顾七。”

    两个人说笑着,正好迎面碰上了一群人。

    “叶澄温、顾老师。”

    “陆遇你们也来这吃饭?”

    “是啊好巧。”

    两人聊了一会儿。

    眼前的陆遇笑容标准,礼节周到,不知喜怒。

    不期而遇,是很巧了。

    只是莫名其妙突如其来的心虚是怎么回事。

    ——————

    虽然说是深入了解外交部的日常,也不可能真的让顾期去跟着他们的时间点做事。

    顾期和叶澄温吃完饭,叶澄温要送她回家。

    “你住哪?我先送你回去。”

    “白月湾。”

    “白月潭?我记得陆遇好像也住在那里。”

    顾期:哦豁

    但面上仍要不动声色,只是笑道:“是吗,好巧。”

    叶澄温倒也没有留心,只是笑道:“你平时没有遇到他过吗?”

    有啊怎么没有,天天见呢。

    顾期只能笑笑:“可能作息不太一样吧?”

    说起陆遇,叶澄温失笑:“说到他,我突然想起他不是刚刚因为超市的事上了热搜吗?你知道这件事吗?”

    顾期勉强维持着笑容:“知道。”

    “我倒是觉得这个事情还挺可爱的,上次另一个发言人更好玩,她上次开车被碰瓷,还在那里理论呢,采访电话就来了”叶澄温笑着说了些关于外交部发言人移动值班电话的趣事。

    是非常可爱没错,拿来当剧本素材恰到好处——又贴近工作,又有趣生动。

    如果主角不是她的话就更好了。

    顾期回了家,简单整理了一下早上记的东西,洗漱之后又出门了。

    《鸿胪志》有很多条脉络,时间紧迫,不可能等你几经删改精雕细琢敲完全部之后才开始拍,所以前面几条线的选角已经开始了。

    前几天统一了意见之后,整理出大纲,理清楚了线索敲定了细节,就各自分摊去写,有细纲,加上顾期这种网文作家的码字速度不必提,顾期按着卢渡知的建议删删改改,却成了第一个出初定稿的人。

    到了选角的地方,见着的面孔令人咋舌。

    倒不是说人数有多少,毕竟僧多粥少的圈子,但凡是个视镜都是这种架势。只是阵容实在令人惶恐。各种,其中甚至不少影帝影后级别的人物。

    《鸿胪志》的意义不言而喻,这种明着就是“提格”的戏,就是想整个圈子里挑演员也未尝不可。

    顾期抱着材料,从济济人群之中穿过,因为只顾着低头走路又走得有些急,和人撞上了。

    顾期退了几步,被人扶住才停下,材料撒了一地。对方还氤氲着热气的咖啡尽数泼在了她身上,在白色的线衣上晕染开来。

    “走路不长眼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