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不足比例的小天使要过会儿才能看~

    界面上的人物操起枪一梭子打死了从脚边冒出的怨灵, 主播声线仍然平淡无比。『→お℃..

    【求弹幕护体】

    【嘤嘤嘤人家害怕顾七抱抱】

    【七爷是真的很稳了】

    【七爷不意思意思害怕一下?你这样过于打击策划的积极性了】

    顾期直播的是一个新的恐怖向单机游戏测评,画面的确算是良心,即便是空无一物的场景也让人有些发憷。更何况方才的视角上,是突然从地里冒出的一支森森白骨的手抓住了角色脚踝,旋即主视角被动下移,那张脸的确是让人毛骨悚然。

    “刚刚我击杀的时候爆的绿字应该就是伤害?面板上伤害有涨,然后那个红字应该是对方对我的攻击,你看生命那边减了一点点......诶这里有个弹夹可以捡......”

    【七爷之前有先玩过吗这么淡定qaq, 我都快被吓死了】

    顾期一边分析着, 一边扫了一眼弹幕, 回应道:“没玩过,不过这种游戏都大同小异, 就是普通单人枪战类游戏, 应该是把怪全杀了就算过, 你们看这个地图上红点少了一个,就在我们所在的位置这里。诶这里还有刀, 应该也是可以用的。”

    【枪战类游戏666666 恐怖游戏分类不要面子啊?】

    “其实也还好,你们很怕吗?”

    【是这样没错,七爷关爱一下你的读者好么qaq我们就想来催个更为什么要面对这些】

    “哈哈哈哈这就是你们催更的下场”顾期笑得十分真诚, 不过也是相当体贴。

    “怕的话没事,你们等等。”

    眼见着画面按了暂停,界面切了出去, 顾期在设置里头把bgm关了, 只留下了音效, 顺带开了自己的音乐软件。

    然后众人就在各种极端魔性的曲子里跟着顾期测评恐怖游戏。

    [于是达拉崩吧班德贝蒂卜多比鲁翁,砍向昆图库他卡提考特苏瓦西拉松]

    画面上顾期操纵的人物拿着刀子,捅向了迎面扑来的血肉模糊的丧尸。

    [啊~多冷啊 我在东北玩泥巴虽然东北不大我在大连没有家啊~]

    画面上视角突然有一个从后面抱住角色的女鬼,头发缠绕了过来。尖利又空灵的嗓音:“so cold。”

    可以说是很灵性很应景的bgm了。

    不要说恐怖气氛了,弹幕已经笑成一片傻子。

    【可以可以,论bgm的重要性】

    【恐怖游戏的正确打开方式哈哈哈哈嗝】

    【这个歌单是真的666】

    界面里出现了一个小女孩,毫无血色的苍白面孔,空洞满是血污的双眼,怀里还抱着一个破旧的洋娃娃,连眼珠子都掉了一颗,只是娃娃的腰上扎着一条鲜亮崭新的红丝带,晃眼得很。

    从原画到模型都是相当的良心,看得人后脊梁骨发麻,加上正好逢上切歌的空断——

    此刻bgm刚好切了歌。

    [叠个千纸鹤,再系个红丝带,愿祖国的日月年年好运来,你凤舞太平年......]

    【您的好友顾七已被switch拉入黑名单】

    【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够了】

    【达拉崩吧和我在东北玩泥巴就原谅你了,好运来是什么操作哈哈哈哈哈哈】

    顾期扫了一眼弹幕,声线依然淡然无波:“这是我之前阴阳师抽卡专属bgm,可能是随机到的。”

    【抽卡bgm还行】

    直播间里的礼物已经呈刷屏之势,边上的观众数量也达到了同时段游戏专栏第一。

    作为一个玩票性质又不露脸游戏主播,其实顾期的关注度更多来源于她算是巅峰那波职业码字工,写的小说横跨矫情小甜文和套路升级流。

    而众人追捧之下,顾期仍不忘初心,风雨不动日更三千,打死也不加更。

    而且分毫不惧众人看法,还敢开直播,选择性忽视那些跟过来求她加更的读者,不过后来读者也都明白了她的尿性,而且还有不少爬了墙。

    毕竟这个年头能把恐怖类游戏解读成枪战类游戏,把换装类游戏玩成剧情类游戏的主播委实不多。

    有时偶尔打打lol什么的,技术也很真诚,该carrycarry,遇上队友无脑喷人,也不会生气,就是送得也很干脆,半点不带犹豫。

    “其实感觉这个游戏的bgm还是很重要的,换了之后没那么带感了。”

    顾期换了一把狙击枪,连续打了三发,把这个小女孩杀了之后,淡定地说道。

    直播还是一贯的风格,没什么差错,只是快打完的时候。

    陆遇推开顾期房门,问道:“我要叫金拱门外卖,你要一起吃个夜宵吗?”

    话语没什么暧昧之处,音调也只是平平常常。

    但此刻是深夜十二点多,在线观看人数4w。

    顾期默默补上最后一枪,界面跳出win的字样,转过身来:“我在直播。”

    回头时弹幕果然炸了。

    【?????】

    【???????】

    【我听到了什么???】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外卖只点金拱门,一生只爱一个人】

    【金屋藏小哥哥!】

    【七爷背着我有了新欢?】

    【艾玛这个小哥哥声音过于好听了吧】

    【七爷你说!这个小妖精是谁!你和他什么关系为什么半夜处一块!!】

    【前面的还在挣扎什么?这个点的话就是合法同居和非法同居选一个呗】

    【虚心求教前面名词】

    【就是男朋友和老公啊】

    陆遇也是怔了一下,挑了挑眉:“我以为你在码字。”

    顾期嘴角抽了抽:“没事,等下顺便随便什么帮我叫一点。”她瞟了一眼弹幕,道:“他们想让你说两句。”

    陆遇低笑,说道:“说什么?”发出的气音低沉绮丽,简直苏爆。

    陆遇的声音低沉又干净,自带丝绒般的华贵质感,作为一个外交部发言人,愣是靠着嗓音收割了无数迷妹,上任第一天还被刷到了热搜榜上。

    【emmmm只有我觉得这个声音莫名耳熟么】

    【附议!!!我也觉得好耳熟】

    【好像是之前那个外交部发言人小哥哥!!!】

    【啊啊啊啊是这样的没错!!!这个声音!!!!】

    当弹幕铺天盖地而来都在问陆遇是不是那个外交部发言人之时,陆遇倒也不慌,笑道:“大家都这么说。”

    “大家都这么说”如果是回应“很像”,那么意思是他不是外交部发言人,只是声音像。

    如果是回应“是不是发言人”,那么就是承认了。

    把对付记者的模糊问答技巧用来对付粉丝,可以说是非常发言人了。

    顾期觉着自己舌头都要打结了。

    “周澄来了啊,你们这样早上冒冒然过来,杉迟他们也没吃饭呢,我先回去吧,等下约他们一起出去吃午饭?”

    母亲俞浅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就应下了。

    顾期把电话挂掉之后,把陆遇推出了房间,迅速换好衣服,拿了钥匙就往电梯冲。

    下到停车场期间甚至打电话跟齐杉迟套好了口供。

    齐杉迟在电话那边笑到岔气:“别吧顾小七,帮你圆谎没事,但你们回头要是搞出人命我可没这本事背锅啊。”

    “……滚滚滚,你记得说昨天晚上周澄有事没回去,我去找你玩就顺道过了夜。”

    “你干嘛不跟你妈说你和陆遇住一起的事情?陆遇这么标致一个青年才俊,有这么拿不出手吗?”

    还特地在青年才俊上咬了重音。

    顾期:“……一时忘了。”

    “啧,人家是你正儿八经以后上族谱的对象欸,不给名分搞得跟偷情似的。”

    “啊啊啊不说了挂了。”

    挂了电话,她自然是不急。

    只是回到家里的时候,打了个电话给她爸妈。

    “你们在哪?”

    “在你家楼下这个叫不期而遇的咖啡厅。”

    “好,我现在下去。”

    下到咖啡厅的时候,正好看到自家父母坐在靠窗的座上,点的咖啡大概是刚上来的缘故,还氤氲着雾气。

    对面坐着周澄。

    顾期恍惚间突然想到,周澄跟她一个小区来着?

    她此时此刻只觉得脑子里的保险丝已经烧断,停止运转。

    呵,人生,就是这么多姿多彩。

    刚想遁走,那边就看到她了。

    顾期的母亲俞浅一向奉行有事家里解决的政策,外人在场倒是没有说什么,不过是寻常闲话家常。

    她看了看表,笑道:“周澄你先去接杉迟吧,我们等下中午一起吃个饭?”

    “好啊。”

    周澄拎起衣服,离开了咖啡厅。

    顾期没办法只能坦白:“我昨天睡在陆遇家里。”

    大概是和陆遇相处久了,顾期也很聪明地打了擦边球。

    顾期的父亲顾恒几十年来都是搞学术研究的,即便后来脱密出来之后,也是在国防大学里做教授,心里没那么多弯弯绕绕。

    但蛇打七寸,俞浅向来不是好蒙混的主:“是昨天睡陆遇家里,还是睡陆遇家里?”

    听着是没什么区别,但仔细一想就很微妙了。

    坦白从宽。

    这大概就是和发小谈恋爱的唯一优势了,看着长大,知根知底,连着自己亲女儿和人家同居都没多大波澜。

    “余女士,您这反应?就不怕年纪轻轻升了辈分?”

    顾期的父母教育一向开明,更像是朋友一般相处。

    俞浅嗤笑:“和我一个年纪的早就升了辈分,何况你们都上了热门了,别人认不出人我认不出?”

    对方有备而来,蓄谋已久,惹不起惹不起。

    其实顾家夫妇是来帝都开教代会的,行程也很满,不过是顺路过来看看而已。

    顾期下午依然是去了外交部观摩学习,期间倒是没再出什么幺蛾子,末了临要回家的时候,接到了赵月笙的电话。

    说是讨论剧本。

    顾期不疑有他,就去了。

    只是到场才发现,整个编剧组大概只来了四五个。

    场上的还有导演、制片人和等等两三个已经敲定下来的角色演员。

    顾期对这种场合有些生理性厌恶,但此时再走显然有些不识时务。

    其实说白了也没有什么太过分的场景,只不过是有人想过来打个招呼,让他们帮忙照顾一下人罢了。

    而人不言而喻,坐着主位边上的黎夏可谓无人不知。

    就是她这种半只脚游离在娱乐圈的人都知道,背景深不可测。

    只是推盅换盏的场合实在与她格格不入,她就打着上卫生间的旗号出去透气。

    这儿有点日式居酒屋的感觉,不提其它的事情,庭院里的樱花在夜色下的颜色分外暧昧。

    “你怎么也在这儿?”

    循声看去。

    是那个一件衬衣坑了她七千软妹币的人。

    他说那句话倒不像个问句,只是感叹一句罢了。

    樱花林美则美矣,倒是没什么人来。

    不算太亮的灯光下,沈慕的脸有些许熏红,连着眉眼也带上了媚色。顾期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他会有那么多前仆后继的脑残粉。

    连她看着都有点心旌摇曳。

    她不好耽搁太久,过了一会儿就回了包间。

    “顾编。”黎夏见她进来,笑着点了点头。

    顾期本来只打算安安静静当个背景墙,这么一打招呼,又惹了人注意,话题一下子就切到她这来。

    黎夏是真的非常会做人,顾期虽然算是编辑中名气最大的一个,但事实上也是最无足轻重的一个,偏偏黎夏能不动声色地把一个人夸得心花怒放。

    “说起来上次看你直播,正好遇到那次狐狸五杀,操作是真的过于秀了。”

    就算知道黎夏大概是去做了功课,顾期被成功顺毛。

    夸一个人容易,但夸到点上不容易。比如你若是夸一个美人长得漂亮,那大概就是博个礼貌性的笑容,但若是夸她引以为傲的另一处优势,才是真的情商高。

    比如《红楼》里谁见了林妹妹,都是夸一句“神仙似的模样”,但刘姥姥初进大观园之时,夸了黛玉书房一句“倒像是哪个公子哥儿的书房”,拐着弯赞了黛玉的学识,连带着贾母也被哄得眉开眼笑。

    而同理,顾期的文笔架构已经是公认的,不必再提,反而是这种小能耐更想让人夸。

    果然美人说话就是好听。

    “送君千里直至峻岭变平川……”

    顾期像是得了救赎,笑了笑:“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是陆遇打的电话。

    “你现在在哪里?等下我去接你?”

    顾期报了名字,道:“那我现在就回去,你过来接我。”

    她回了包间,抱歉地笑了笑:“真的很抱歉,我现在有事情要处理,以后有机会再聚。”说得真心实意,半点不犹豫。

    赵月笙神色莫名,挑眉笑道:“这么巧吗?”

    顾期语气真诚:“无巧不成书啊。”

    黎夏生着一张明艳生动的脸:“你要去哪里?我让助理送你吧,这么晚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

    顾期:不得不说这一声“女孩子”真的是听得心花怒放。何况黎夏是真的漂亮,美人天生就受三分偏爱。

    “不用啦,”顾期弯了弯眉眼,“有人要来接。”

    黎夏了然,带了揶揄语气:“午夜场金拱门小哥哥?”

    顾期:这波有点猝不及防。

    只能觍着脸点头。

    只是不知道是何时开始,虽然她把陆遇当男朋友看待时还有些局促,但仿佛周围的人都格外自然。

    仿佛只有自己在别扭。

    黎夏让人送顾期,顾期大概也是被那天晚上的事情吓到,就没有回绝。

    到了门口时,正好碰上陆遇的车。陆遇的车是一辆讴歌rlx,大约近百万的价格。只是长得过于低调,不了解的人看着也就像是三四十万。

    比如顾期。

    当时顾期证还没拿到,就也已经在研究要买什么车,实在对车一无所知,又懒得挑,只是感觉陆遇的车看着顺眼,想一样的配置买一台。

    “大概九十万出头应该就可以。”

    刚倾家荡产买了房的顾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