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不足比例的小天使要过会儿才能看~

    【qaq为什么七爷不带我嘤嘤嘤】

    【前面的大兄弟, 掂量一下自己和黎夏的颜值差距】

    【可以可以】

    只是开了播才知道, 究竟是谁带妹。

    一边在公共语音上嘤嘤嘤让对面让让。

    “大兄弟让让我。”

    一边抬枪几梭子解决对面。

    李建国使用 m416 击杀了他爹 。

    简直是身心双重羞辱。

    虽然对面的id也是取得非常灵性就是了。

    顾期:……这叫不会打, 实在客气了。

    然后就在诡异的气氛里, 顾期的屏幕上就跳出了

    “winner winner, chicken dinner.”

    顾期不想说话甚至觉得很舒服。

    “黎夏小姐姐实在过谦, 您这叫不会打?”

    黎夏笑了出声:“唔, 还行吧。”

    “可以可以, 以后我就躺着了。”

    “嗯嗯嗯,你躺好我来动就行。”

    【????????】

    【色/情主播举报了】

    【可以可以我们夏夏还是6的】

    ……

    ――――――

    由于一道直播的缘故,顾期和黎夏也算是走得近。甚至于在顾期明确表示自己有主的情况下仍然谷粒cp邪教粉无数。

    轮休那天, 由于只有一天的缘故,也不太可能飞个来回回帝都, 又懒得和剧组的人一起去爬山。

    毕竟她和一切死宅共通性大概就是厌恶任何需要流汗的运动。

    所以顾期就待在了酒店房间看小说看电影。

    只是仍然觉着有些不自在。

    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劲, 毕竟她以前就算是一个人待一个礼拜都非常自在。

    想了半天打开了手机通讯录里陆遇的电话,估摸着他在上班也不方便,就打开了短信界面。

    卡了半天也写不出什么矫情句子,大概是因为这种多年兄弟变情人实在难免有些尴尬。

    想了半天就发了一句。

    顾期:我昨天梦见你偷吃了我的虾饺。

    刚发完就有人敲了门。

    开门之后是杨旻。

    杨旻素着一张脸,只涂了一点口红, 气色倒是还不错。

    娱乐圈没有不好看的,杨旻的五官其实也颇为锋利精致,只是不太符合传统审美, 难免让人觉着攻击性强了一点。

    “有事吗?”

    杨旻失笑:“我不能进去吗?我可没带记者。”

    顾期未曾多想她那句“我可没带记者”是针对的谁, 但都这么说了也不能不让她进来。

    她让了身让杨旻进了房间。

    “我后来听我经纪人说了你们的事情, 过来道个歉。”

    顾期的确是很反感杨旻的助理和经纪人, 但本人这么说她反而有些过意不去。

    她笑了笑:“没事啊。”

    神色轻松。

    客套了几句杨旻就打算起身走人,顾期送她到了房间门口,却看见她眯着眼睛笑了一下,天生清冷傲气的眉眼看着有些许无奈好笑的意味,她伸手捏了一下顾期的脸,轻笑:“你是不是真的傻白?”

    顾期:……

    杨旻也没多说什么就走了。

    没去爬山的不止顾期,还有其余几个想趁着放假多睡会儿的主演。

    因为顾期一个人住,房间也比较清楚明白,所以下午的时候,黎夏、沈慕还有几个比较年轻的演员就来了她房间打狼人杀。

    这种专业级别的演技,用在打牌上,啧。

    只是其中卿盛非常委屈。

    每回不是被首刀就是被首票。

    第八百回被投出去的时候,卿盛几乎处于暴走阶段。

    “讲道理,为什么票我?”

    黎夏笑到岔气,倒在边上顾期的肩上:“因为你演技好,这里全场加起来奖杯没你一个人多,你想演没人看得出来。”

    非常理直气壮。

    卿盛:“你这是嫉妒。”

    黎夏:“是又怎样。”

    卿盛:“……”

    所以顾期只好把上帝之位让了出来。

    “天黑请闭眼”

    卿言是属于天才一类的演员,是目前最年轻的金球奖影帝。

    他的台词功力没有那些科班出身的演员扎实,但感染力却很强。

    “丘比特请睁眼,选择两个人成为恋人。”

    顾期的额头被轻轻地点了一下。

    “丘比特请闭眼,恋人请睁眼确认对方身份。”

    顾期睁眼的时候,环顾四周,刚好直直落入沈慕的视线。

    她弯了弯眉眼向他笑了。

    “现在请恋人告诉对方自己的身份。”

    顾期和沈慕的大拇指指向了相反的方向。

    顾期是狼,而沈慕是人,人狼恋的任务是将场上除了两个人以外的人全部杀尽。

    而恋人胜利即丘比特胜利。

    即便是演技再尴尬的流量明星,都要甩普通人一大截,顾期演技自然没法和场上的人相提并论。

    但顾期常年受陆遇和齐杉迟两个九曲回肠玲珑心窍的人影响,加上本身写东西,逻辑非常缜密。

    言语引导性也非常强。

    第一个晚上,首刀了自己,被女巫救了。

    之后一路坑蒙拐骗,一本正经地把一群人带着走。

    沈慕全程只当自己是个花瓶,偶尔跟风说几句,但全是在打混场。

    最后一个白天,场上只剩下三个人。

    沈慕、顾期和黎夏。

    黎夏只当是剩下一神一民一狼的局面,几乎快要急哭:“我是良民啊七爷,你别信沈慕那个小贱人。”

    沈慕倒是一言不发,嘴角带着浅淡的笑意。

    二比一。

    卿盛笑了下:“黎夏出局,恋人胜利。”

    黎夏沉默了一下:“狗男女。”

    顾期终于憋不住,笑到沁出眼泪。

    这时传来了敲门声。

    顾期去开了门。

    “您的外卖。”

    “我没叫外卖啊?”

    “啊?”送外卖的人看了眼单子“您是尾号0726的顾小姐吗?”

    “对啊。”

    “那就是您的。”

    顾期迟疑接过外卖,笑着道了谢。

    提起来一看,是天下楼的外卖。

    天下楼

    水晶虾饺皇 x1份

    线下脆皮肠 x1份

    ……

    总计:98元

    备注:还你的。

    【嘤嘤嘤人家害怕顾七抱抱】

    【七爷是真的很稳了】

    【七爷不意思意思害怕一下?你这样过于打击策划的积极性了】

    顾期直播的是一个新的恐怖向单机游戏测评,画面的确算是良心,即便是空无一物的场景也让人有些发憷。更何况方才的视角上,是突然从地里冒出的一支森森白骨的手抓住了角色脚踝,旋即主视角被动下移,那张脸的确是让人毛骨悚然。

    “刚刚我击杀的时候爆的绿字应该就是伤害?面板上伤害有涨,然后那个红字应该是对方对我的攻击,你看生命那边减了一点点......诶这里有个弹夹可以捡......”

    【七爷之前有先玩过吗这么淡定qaq,我都快被吓死了】

    顾期一边分析着,一边扫了一眼弹幕,回应道:“没玩过,不过这种游戏都大同小异,就是普通单人枪战类游戏,应该是把怪全杀了就算过,你们看这个地图上红点少了一个,就在我们所在的位置这里。诶这里还有刀,应该也是可以用的。”

    【枪战类游戏666666 恐怖游戏分类不要面子啊?】

    “其实也还好,你们很怕吗?”

    【是这样没错,七爷关爱一下你的读者好么qaq我们就想来催个更为什么要面对这些】

    “哈哈哈哈这就是你们催更的下场”顾期笑得十分真诚,不过也是相当体贴。

    “怕的话没事,你们等等。”

    眼见着画面按了暂停,界面切了出去,顾期在设置里头把bgm关了,只留下了音效,顺带开了自己的音乐软件。

    然后众人就在各种极端魔性的曲子里跟着顾期测评恐怖游戏。

    [于是达拉崩吧班德贝蒂卜多比鲁翁,砍向昆图库他卡提考特苏瓦西拉松]

    画面上顾期操纵的人物拿着刀子,捅向了迎面扑来的血肉模糊的丧尸。

    [啊~多冷啊 我在东北玩泥巴虽然东北不大我在大连没有家啊~]

    画面上视角突然有一个从后面抱住角色的女鬼,头发缠绕了过来。尖利又空灵的嗓音:“so cold。”

    可以说是很灵性很应景的bgm了。

    不要说恐怖气氛了,弹幕已经笑成一片傻子。

    【可以可以,论bgm的重要性】

    【恐怖游戏的正确打开方式哈哈哈哈嗝】

    【这个歌单是真的666】

    界面里出现了一个小女孩,毫无血色的苍白面孔,空洞满是血污的双眼,怀里还抱着一个破旧的洋娃娃,连眼珠子都掉了一颗,只是娃娃的腰上扎着一条鲜亮崭新的红丝带,晃眼得很。

    从原画到模型都是相当的良心,看得人后脊梁骨发麻,加上正好逢上切歌的空断——

    此刻bgm刚好切了歌。

    [叠个千纸鹤,再系个红丝带,愿祖国的日月年年好运来,你凤舞太平年......]

    【您的好友顾七已被switch拉入黑名单】

    【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够了】

    【达拉崩吧和我在东北玩泥巴就原谅你了,好运来是什么操作哈哈哈哈哈哈】

    顾期扫了一眼弹幕,声线依然淡然无波:“这是我之前阴阳师抽卡专属bgm,可能是随机到的。”

    【抽卡bgm还行】

    直播间里的礼物已经呈刷屏之势,边上的观众数量也达到了同时段游戏专栏第一。

    作为一个玩票性质又不露脸游戏主播,其实顾期的关注度更多来源于她算是巅峰那波职业码字工,写的小说横跨矫情小甜文和套路升级流。

    而众人追捧之下,顾期仍不忘初心,风雨不动日更三千,打死也不加更。

    而且分毫不惧众人看法,还敢开直播,选择性忽视那些跟过来求她加更的读者,不过后来读者也都明白了她的尿性,而且还有不少爬了墙。

    毕竟这个年头能把恐怖类游戏解读成枪战类游戏,把换装类游戏玩成剧情类游戏的主播委实不多。

    有时偶尔打打lol什么的,技术也很真诚,该carrycarry,遇上队友无脑喷人,也不会生气,就是送得也很干脆,半点不带犹豫。

    “其实感觉这个游戏的bgm还是很重要的,换了之后没那么带感了。”

    顾期换了一把狙击枪,连续打了三发,把这个小女孩杀了之后,淡定地说道。

    直播还是一贯的风格,没什么差错,只是快打完的时候。

    陆遇推开顾期房门,问道:“我要叫金拱门外卖,你要一起吃个夜宵吗?”

    话语没什么暧昧之处,音调也只是平平常常。

    但此刻是深夜十二点多,在线观看人数4w。

    顾期默默补上最后一枪,界面跳出win的字样,转过身来:“我在直播。”

    回头时弹幕果然炸了。

    【?????】

    【???????】

    【我听到了什么???】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外卖只点金拱门,一生只爱一个人】

    【金屋藏小哥哥!】

    【七爷背着我有了新欢?】

    【艾玛这个小哥哥声音过于好听了吧】

    【七爷你说!这个小妖精是谁!你和他什么关系为什么半夜处一块!!】

    【前面的还在挣扎什么?这个点的话就是合法同居和非法同居选一个呗】

    【虚心求教前面名词】

    【就是男朋友和老公啊】

    陆遇也是怔了一下,挑了挑眉:“我以为你在码字。”

    顾期嘴角抽了抽:“没事,等下顺便随便什么帮我叫一点。”她瞟了一眼弹幕,道:“他们想让你说两句。”

    陆遇低笑,说道:“说什么?”发出的气音低沉绮丽,简直苏爆。

    陆遇的声音低沉又干净,自带丝绒般的华贵质感,作为一个外交部发言人,愣是靠着嗓音收割了无数迷妹,上任第一天还被刷到了热搜榜上。

    【emmmm只有我觉得这个声音莫名耳熟么】

    【附议!!!我也觉得好耳熟】

    【好像是之前那个外交部发言人小哥哥!!!】

    【啊啊啊啊是这样的没错!!!这个声音!!!!】

    当弹幕铺天盖地而来都在问陆遇是不是那个外交部发言人之时,陆遇倒也不慌,笑道:“大家都这么说。”

    “大家都这么说”如果是回应“很像”,那么意思是他不是外交部发言人,只是声音像。

    如果是回应“是不是发言人”,那么就是承认了。

    把对付记者的模糊问答技巧用来对付粉丝,可以说是非常发言人了。

    【我七爷直播带妹可还行】

    【qaq为什么七爷不带我嘤嘤嘤】

    【前面的大兄弟,掂量一下自己和黎夏的颜值差距】

    【可以可以】

    只是开了播才知道,究竟是谁带妹。

    一边在公共语音上嘤嘤嘤让对面让让。

    “大兄弟让让我。”

    一边抬枪几梭子解决对面。

    李建国使用 m416 击杀了他爹 。

    简直是身心双重羞辱。

    虽然对面的id也是取得非常灵性就是了。

    顾期:……这叫不会打,实在客气了。

    然后就在诡异的气氛里,顾期的屏幕上就跳出了

    “winner winner,chicken dinner.”

    顾期不想说话甚至觉得很舒服。

    “黎夏小姐姐实在过谦,您这叫不会打?”

    黎夏笑了出声:“唔,还行吧。”

    “可以可以,以后我就躺着了。”

    “嗯嗯嗯,你躺好我来动就行。”

    【????????】

    【色/情主播举报了】

    【可以可以我们夏夏还是6的】

    ……

    ――――――

    由于一道直播的缘故,顾期和黎夏也算是走得近。甚至于在顾期明确表示自己有主的情况下仍然谷粒cp邪教粉无数。

    轮休那天,由于只有一天的缘故,也不太可能飞个来回回帝都,又懒得和剧组的人一起去爬山。

    毕竟她和一切死宅共通性大概就是厌恶任何需要流汗的运动。

    所以顾期就待在了酒店房间看小说看电影。

    只是仍然觉着有些不自在。

    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劲,毕竟她以前就算是一个人待一个礼拜都非常自在。

    想了半天打开了手机通讯录里陆遇的电话,估摸着他在上班也不方便,就打开了短信界面。

    卡了半天也写不出什么矫情句子,大概是因为这种多年兄弟变情人实在难免有些尴尬。

    想了半天就发了一句。

    顾期:我昨天梦见你偷吃了我的虾饺。

    刚发完就有人敲了门。

    开门之后是杨旻。

    杨旻素着一张脸,只涂了一点口红,气色倒是还不错。

    娱乐圈没有不好看的,杨旻的五官其实也颇为锋利精致,只是不太符合传统审美,难免让人觉着攻击性强了一点。

    “有事吗?”

    杨旻失笑:“我不能进去吗?我可没带记者。”

    顾期未曾多想她那句“我可没带记者”是针对的谁,但都这么说了也不能不让她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