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不足比例的小天使要过会儿才能看~  不过这一下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底气了, 她往边上躲了下, 下意识拉开距离。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然后手腕被人反手拉住了。

    顾期是真的有些许局促, 但到底没挣开。

    两个人顺着步道走到酒店,到了楼层远远就看见一个人站在顾期房门口, 口罩墨镜全套武装捂得严严实实。

    顾期下意识挣开陆遇的手, 挣开后才发现身边的人明显有些低落下去的情绪。

    咬了咬牙,勾上陆遇的手腕。

    走近了自然认出了人。

    沈慕摘掉占了半张脸的黑超,像是有些许讶异。

    随意跟顾期点了个头算是打招呼,好看生动的桃花眼看向陆遇, 问道:

    “你也住在这里?”

    陆遇颔首笑道:“是啊,刚好来出差。”

    沈慕弯了弯眼睛,笑了下, 即便被口罩挡住了半张脸,也是非常生动。

    顾期此时此刻倒是能理解一点那些慕斯的心理, 毕竟一个男生笑起来, 有资格用活色生香来形容的委实不多。

    “你们‘下乡’……没有安排住的地方吗?”

    虽然是调侃式的打趣, 但顾期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却也说不出来。

    陆遇自然清楚对方对自己下意识的敌意, 但居于优势战略地位, 心态自然四平八稳。

    “唔, 照理是有。”

    沈慕笑了笑:“那你还来侵占剧组财物?”

    “为国家省一点钱?”

    沈慕大概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有些咄咄逼人了。

    顾期下意识不着痕迹蹙了蹙眉,旋即笑道:“你怎么大半夜在这?等下被拍到我又要被挂墙头了?”

    虽然是开玩笑的口吻, 但偏偏才刚刚被挂过, 听起来却有几分责备意味。

    或者说更像是为了陆遇出头一般。

    “没啊, 就是过来给你道个歉,这次算是连累你了。”

    “没事啊,应该也不止是冲你一个人来。”顾期笑了笑,“我心里非常有十三数。”

    “啧,总归不好意思,毕竟是我演技不好才让你也跟着被骂。”

    顾期一下子笑出声:“你对自己的演技有这么精准的自我认知,我表示非常赞赏。”

    沈慕:“……不过说起来你都不介意是谁坑你吗?”

    “毕竟有些人就是扑街又红眼,只能靠着坑我一下找找心理平衡?”

    句子结构和当天沈慕的话一模一样。

    沈慕本来还觉得气氛有些许尴尬,此刻也忍不住笑了出声。

    “好了那我先撤,明天还要拍戏。”

    顾期弯着眼睛笑了笑,凹下浅浅的酒窝:“嗯。”

    沈慕走了之后两个人进了房间,顾期眸色有些深。

    从刚刚出去吃饭到回来,期间根本没有一个电话。

    所以沈慕是站在这儿等了多久?

    顾期洗完澡出来,头发只用毛巾擦了个半干,松松散散地放在肩上,浅灰色的纯棉睡衣上被水渍晕湿了一块深灰色。

    “你都不在乎谁坑的你吗?”

    顾期眨了眨眼:“为什么要在意?应该是杨旻吧,目标如此明显。”

    陆遇蹙了蹙眉,到底是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

    陆遇只是出差,只是住了几天就走了。

    顾期刚开始倒也没当一回事,只是回到房间才觉着少了点什么。

    不过剧组的事情不少,她也未曾细想两个人的关系。

    剧组的拍摄还在继续,顾期一如既往坐在边上吃东西码字,经过那次的事情,大家算是明白这个长得很好看的场工就是年轻得过分的编剧,便都识相没有来打扰她。

    除了偶尔导演有事,否则也只是换个地方码字的事罢了。

    不过黎夏倒是真的很可爱的一个人,平日里水果饮料什么的从来没断过。

    尤其还长得非常好看。

    顾期是个再颜狗不过的人,对生得好的人一向有天然的好感。

    何况先前的澄清黎夏也算是头几个声援的人。

    自然而然也亲近了不少。

    这天顾期写完更新,坐在场边看人拍戏,正好没轮到黎夏的戏,翩然而至。

    半点不带夸张。

    黎夏拿了一盒水果过来。

    切成丁的芒果和细致地挑出籽的西瓜,外带处理好的水嫩嫩半透明的荔枝,码得非常整齐,泾渭分明。

    堪称强迫症福音。

    顾期接过,笑着道了谢,却见黎夏一脸期期艾艾,欲言又止。

    顾期挑眉:“怎么了?”

    “顾七宝贝,我们打个商量?”

    顾期:“不加戏。”

    黎夏:“……垃圾,我追求有那么低端?”

    顾期:“小姐姐,刚刚杨旻从你后面经过。”

    顾期和黎夏厮混熟了之后,曾经私下吐槽过杨旻去找自己加戏的事情。

    黎夏回头看了一眼,空空如也,就翻了个白眼。

    果然美人就算是翻白眼都是非常好看的,顾期失笑:“小姐姐说一下自己的高端追求?”

    “那什么,”黎夏眨了眨眼,“求带。”

    顾期一头雾水。

    “直播带我吃鸡?”

    顾期:“……你看我直播了?”

    顾期最近一次直播吃鸡,就是反复送人头那次。

    黎夏笑得花枝乱颤:“说的什么话,你直播我哪次落下了。”

    “一起送快递?”

    黎夏沉默了一会儿,道:“要不我们打单机吧。”

    顾期:“……”这就很过分了。

    不过拿人手短,顾期还是应下了。

    “你为什么突然要直播这个?”

    “直播任务啊。”

    “那你干嘛非要直播游戏?”

    黎夏非常理直气壮:“我唱歌不行跳舞不行,总不能和屏幕尬聊一个小时?”

    “那为什么非得是绝地求生?”

    黎夏把头发一撩,笑得明媚灿烂:“因为这可能是我所知道的最容易躺的游戏了。”

    顾期:“……”好有道理。

    这次顾期像往常一样开了直播,却不似往常单排,而是开了双排。

    众人看着队友那个“李建国”的id,纷纷虎躯一震。

    这莫非就是……

    然后就从麦里传来黎夏干净清亮的声线。

    【??????】

    【??????】

    ……

    可以,这个id还是很骚的。

    华国的近代是枪炮洗礼中走来的孤勇身影,即便是强盛如斯的如今仍然处于非常微妙的境地。

    而这次《鸿胪志》就是一部类似纪录片性质的影片。明着是华国成立百年的献礼,其实说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表态。正如阅兵一样,既是对国民的汇报,更是对外国的示威。

    这种影片怎么可能让一两个编剧捣鼓?加上这种写进履历里简直泛着金光的机会,自然没有编剧会拒绝。

    five所以顾期生平第一次有一点想落荒而逃的冲动。

    整个编剧团队,八个人,几乎清一色的国家一级编剧。随便拿一个出来都是声名显赫之辈,即便是赵月笙的资历,也只是个及格线。

    故而顾期年轻到比起其他人可以说是幼稚的面孔,的确是格格不入。仿佛刚能扑腾几下翅膀的小鸡崽子被丢到仙鹤堆里似的。瑟瑟发抖,只想给大佬递笔。

    编剧团队里牵头的是卢渡知,编剧履历不必提,写过的书甚至拿过布克奖。

    卢渡知是一个非常随和的人,他拿着一个印着名字的搪瓷杯喝了口水,手肘撑在桌面上:“这次的《鸿胪志》主要是打算以外交入手”

    《鸿胪志》的内容是历史上几件外交事件。以时间为脉络,故事为承载,以外交入手,却又不局限于外交。

    鸿胪算是古时的外交部,而志字又一语双关。

    汉时的“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

    近代时被轻慢以待的“你只有两种选择,允还是不允。”

    立国前夕以无数人前仆后继飞蛾扑火终究夺得谈判桌上的话语权。

    “选择是强者用来欺骗弱者的谎言。”

    推杯换盏间敲定无数生民之命途,言笑晏晏之后是无数冷锋白刃的严阵以待。

    整个片子的开头和最后都是如今的外交。

    比起其余几条线,倒没有很多慷慨激越的情节,只是外交部的日常工作,只是在其间穿插了一些如今比较敏感的问题。不过外交部的工作他们这群人自然不太了解,所以上面也要求他们去充分了解日常工作。

    外交部28个司,就是走马观花也是相当劳累的工程。

    “不过我们这些老骨头实在没精力顾及这么多,小顾你没问题吧?”卢渡知看向顾期,笑眯眯问道。

    一直默默低头做笔记,把存在感降到最低的顾期突然被点名,根本还没反应过来就应下了。

    反应过来一琢磨也明白,毕竟这些都是成名成家的人物,自矜身份不愿意去也是寻常。

    我就不要面子啊。

    散会之后,顾期绘声绘色地跟来接她的陆遇讲了一遍今天开的会,翻了个白眼:“我说怎么就加了我这种末流码字工,居心叵测。”

    陆遇笑道:“那你不是很合适吗?二十四小时了解外交部发言人的日常。”

    顾期打量了他一眼:“啧,厉害了我们陆发言人。”

    其实外交部发言人一般设立不止一个,由新闻司的人担任,只能算是外交部的中层,与部长副部长之类根本不可同日而语,只是人们经常有误解。但陆遇在这个年纪走到这个位置也算是绝无仅有。

    “那你那天要和我一起过去吗?”

    顾期连连拒绝:“别别别,我那天有专人接待,跟你过去太显眼了。”

    陆遇失笑:“有什么显眼的?我是这么拿不出手的吗?”

    顾期有些许坐立不安,其实说真的,她到底还是下意识有些逃避,没有把陆遇放在男朋友的位置上对待,平日里仍然像之前一样相处。

    随意搪塞过去之后,沉吟了一下:“那什么,你先别跟他们说我是女朋友……”

    说出来的理由自己听着都觉得牵强。

    陆遇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眉尖挑了挑:“好。”

    陆遇一向是把情绪藏得很深的人,但顾期也感受到了周遭隐隐约约的低气压,也的确有些内疚。

    人家认认真真想要把这段有些不伦不类的感情经营下去,自己却这样,想也觉得略渣。

    下意识里语气也有些讨好转移话题:“不是新开了一家水晶锅?我们等下过去?”

    “您还记得前天是谁说要减肥吗?”

    “谁说的啊不记得了走了走了。”

    为了回避问题看向车窗的顾期,自然也未曾留意身边的人勾起的嘴角。

    如果他真的想藏,以顾期的段数,又怎么可能看得出分毫。

    其实所谓的水晶锅不过是拿个透明玻璃锅煮的火锅罢了,但是乳白鲜亮的汤汁在透明的锅里翻腾,蒸腾的雾气把透明的锅盖蒸得朦朦胧胧,隐隐约约看得到各种料理在翻滚的汤水里浮沉。

    的确是惹人食指大动。

    和陆遇相处是真的很舒服,因为有些肉类煮得久了容易老,他就拿了一个白瓷碗盛,把熟了的部分捞起来放里面,刚好顾期又是猫舌头,一向非常怕烫,刚好也可以乘凉一会儿。

    “我们陆总,贤妻良母,宜室宜家。”顾期笑道。

    “说得好,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给个名分。”

    顾期笑容一僵:“唔,等我减到一百斤我们就公开?”

    陆遇叹息:“现在的人能不能真诚一点,不想公开就直说,还非得说得这么委婉。”

    顾期:“过分了哦,前方泰拳警告,再给你一次机会好好说话。”

    陆遇:“我持保留态度。”

    吃完饭后,陆遇道:“家里没有洗衣液了,等下一起去超市买一下。”

    抬眼见到顾期复杂的目光。

    “怎么了?”

    “觉得很难过,直接跳过了韩剧发展到了国产酱醋茶。”

    “您的戏可以少一点吗?”

    “不可以,戏少当什么编剧。”

    一路拒绝了纯天然无添加五谷豆粉、加量不加价味极鲜酱油、买一送一婴幼儿纸尿裤的推销之后,终于来到了收银台。

    两个人推着推车,跟着人群排队。

    顾期正色问道:“我看着像有小孩了?十分难过了。不,我不是我没有,是她瞎。”

    顾期长相算是偏明艳的,加上和陆遇这种气质稳重的人走在一起,像是新婚夫妇也寻常。

    但顾期一直认为自己是少女。

    陆遇:“嗯,我赞赏你的态度。”

    顾期:“……”

    “帮忙拿一盒five。”因为货架在顾期站的一侧,所以陆遇随口说道。

    顾期随手拿了一盒,丢进购物车里,却见陆遇捡起来,失笑道:“你确定?你要是想买这个我也是愿意配合的。”

    顾期留神一看,老脸一红。

    是一盒d牌的避孕套。

    顾期挑了挑眉:“有毒吧,包装这么像还放相邻。”

    “哈哈哈没事没事,想睡我说一声就行没必要装作不经意拿错。”

    顾期翻了个白眼:“啧,被发现了,有点不好意思呢。”

    “没事”话说到一半,就被铃声打断。

    新闻司在前几年就设立了发言人移动值班电话,每天24小时都接受记者的提问,今天刚好轮到陆遇。

    陆遇接起电话,顿了顿:“在白沙岛问题上,华国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任何国家采取任何方式所谓“购岛”都是非法的、无效的,华国坚决反对。华国政府在维护领土主权问题上立场坚定不移。日方必须充分认识事态的严重性,不要做出错误的决定,同华方一道,维护华日关系发展大局。”

    义正辞严,斩钉截铁。

    手里还拿着那盒five类似物。

    顾期:“哦,陆小哥哥我觉得他们在看你们。”

    陆遇嗤笑:“我和谁?我和它?”

    说着话顾期才留神到他手里那盒d牌安全套根本没有放回去,陆遇把安全套放在收银台上,眯起眼睛对顾期露了个再干净不过的笑容。

    坦然无比。

    陆遇平日里在电视屏幕里都是笑得标准得体温文尔雅,教科书版本斯文败类式笑容。如今笑得倒像是只冬日落地窗前晒太阳的猫。

    顾期:“啧,惹不起惹不起。”

    耳根子却红了一点点。

    顾期本来没有太当一回事,只是当在热门上见到自己的身影的时候就有点坐不住了。

    想她从小乖巧听话遵纪守法的一个人,脸第一次出现在热门上竟然和安全套放在了一起。

    陆遇在超市慷慨陈词那段被路人拍了下来,发到了一个吐槽博上,名为#论那些年你在超市遇到的人物#

    其实投稿本身是半嘲讽的语气,大抵意思就是说陆遇装13。但视频里的陆遇却被认了出来。

    毕竟颜正腿长的小哥哥总是让人印象深刻一点。

    @大天狗月食:这位小哥哥好生面熟,像是在哪里见过。

    @普通的灵魂普通的出窍:附议

    @是仙女允啊:啊啊啊啊啊是那个外交部发言人!!!@外交部官方

    被圈了的@外交部官方也转发了微博,盖章了陆遇的发言人身份,科普了一下目前的移动值班电话的制度。

    澄清完陆遇的确不是大放厥词或是石乐志之后。很好,现在的重点就分散了。

    @休说此地分天下:很好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发言人小哥哥手里拿的是什么?five?(乖巧脸.jpg)

    @老衲的师太呢:散了散了,有主之物。

    @半面妆:边上小姐姐过于好看了!!!想要爬墙头了。

    @灯火葳蕤你眉眼:啊啊啊小姐姐后面低头笑的样子!!!!我恋爱了!!!!

    @心花怒放开到荼蘼:为小姐姐颜值献上性取向!!!!

    顾期从来没有露过脸,根本没人知道她就是前些日子才被挂过抄袭的顾七。加上毕竟视频录得非常模糊,所以除了很熟悉的人,否则第一眼想要看出是她也不太容易。

    可恰恰是这种一闪而过,更令人心驰神往。

    “陆遇,”顾期坐在沙发上,默默抬起头,陆遇闻言挑了挑眉。

    “your mother boom。”

    ——————

    因为怕没有位置停车,顾期是滴滴打车去的,帝都的交通一向一言难尽,故而即便顾期提前了一个半钟头,依然是迟到了。

    她一向是很守时的人,所以当手表上分钟卡到了约定时间的一瞬间,心就咯噔一下。

    【送君千里直至峻岭变平川……】

    手机响了。

    “你好请问是顾老师吗?我是外交部新闻司的钟以辰,我现在在外交部大门边的石碑这边,实在不好意思能麻烦您过来吗?我没找到您。”

    外交部顾期又不是没去过,大门口就那么点地方,她们约在大门口,她要是到了怎么可能找不到她。

    你们外交部的人连催个人都这么拐弯抹角。

    “不好意思现在还堵在路上,真的非常非常抱歉。”

    顾期到的时候,已经比约定的时间迟了十几分钟。钟以辰真的非常好认,毕竟这个点外交部早就开始上班了,门口只有她一个人,又频频看表。

    顾期从车上下来的时候,钟以辰走了过来。

    钟以辰是一个长得算是很清秀的女生,看着约莫也是二十五上下。她的高马尾扎得一丝不苟,额边半点碎发都没有。

    她点了点头,露了个标准不过的笑容:“请问你是顾老师吗?”

    顾期颔首,抱歉笑笑:“嗯,真的很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

    “没事没事,帝都的交通嘛。”

    “新闻司平时的工作就是……”

    钟以辰给顾期介绍了一下新闻司的工作,带着她到了新闻司工作的地方。

    刚好就遇到了陆遇。

    钟以辰停下脚步,绽了一个笑容:“陆司长。”

    陆遇含笑点了点头:“这次是你负责带顾老师参观是吗?”

    “是的。”

    “辛苦你了。”

    顾期强行忍着笑意,站在钟以辰身后向陆遇眨了眨眼睛。

    陆遇作为副司长,事情很多,没办法耽搁太久就先走了。

    “刚刚就是外交部发言人之一陆遇,”提起陆遇时,钟以辰脸上不自觉带着笑意,“像你们这样的小姑娘,他应该就是你们对外交部的唯一印象了吧?”

    顾期:小姑娘这个称呼我姑且还是很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