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不足比例的小天使要过会儿才能看~  华国的近代是枪炮洗礼中走来的孤勇身影,即便是强盛如斯的如今仍然处于非常微妙的境地。『→お℃..

    而这次《鸿胪志》就是一部类似纪录片性质的影片。明着是华国成立百年的献礼, 其实说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表态。正如阅兵一样, 既是对国民的汇报, 更是对外国的示威。

    这种影片怎么可能让一两个编剧捣鼓?加上这种写进履历里简直泛着金光的机会, 自然没有编剧会拒绝。

    five所以顾期生平第一次有一点想落荒而逃的冲动。

    整个编剧团队,八个人,几乎清一色的国家一级编剧。随便拿一个出来都是声名显赫之辈,即便是赵月笙的资历, 也只是个及格线。

    故而顾期年轻到比起其他人可以说是幼稚的面孔,的确是格格不入。仿佛刚能扑腾几下翅膀的小鸡崽子被丢到仙鹤堆里似的。瑟瑟发抖,只想给大佬递笔。

    编剧团队里牵头的是卢渡知,编剧履历不必提, 写过的书甚至拿过布克奖。

    卢渡知是一个非常随和的人,他拿着一个印着名字的搪瓷杯喝了口水,手肘撑在桌面上:“这次的《鸿胪志》主要是打算以外交入手”

    《鸿胪志》的内容是历史上几件外交事件。以时间为脉络,故事为承载, 以外交入手,却又不局限于外交。

    鸿胪算是古时的外交部,而志字又一语双关。

    汉时的“犯我华夏者, 虽远必诛。”

    近代时被轻慢以待的“你只有两种选择,允还是不允。”

    立国前夕以无数人前仆后继飞蛾扑火终究夺得谈判桌上的话语权。

    “选择是强者用来欺骗弱者的谎言。”

    推杯换盏间敲定无数生民之命途,言笑晏晏之后是无数冷锋白刃的严阵以待。

    整个片子的开头和最后都是如今的外交。

    比起其余几条线, 倒没有很多慷慨激越的情节, 只是外交部的日常工作, 只是在其间穿插了一些如今比较敏感的问题。不过外交部的工作他们这群人自然不太了解,所以上面也要求他们去充分了解日常工作。

    外交部28个司,就是走马观花也是相当劳累的工程。

    “不过我们这些老骨头实在没精力顾及这么多,小顾你没问题吧?”卢渡知看向顾期,笑眯眯问道。

    一直默默低头做笔记,把存在感降到最低的顾期突然被点名,根本还没反应过来就应下了。

    反应过来一琢磨也明白,毕竟这些都是成名成家的人物,自矜身份不愿意去也是寻常。

    我就不要面子啊。

    散会之后,顾期绘声绘色地跟来接她的陆遇讲了一遍今天开的会,翻了个白眼:“我说怎么就加了我这种末流码字工,居心叵测。”

    陆遇笑道:“那你不是很合适吗?二十四小时了解外交部发言人的日常。”

    顾期打量了他一眼:“啧,厉害了我们陆发言人。”

    其实外交部发言人一般设立不止一个,由新闻司的人担任,只能算是外交部的中层,与部长副部长之类根本不可同日而语,只是人们经常有误解。但陆遇在这个年纪走到这个位置也算是绝无仅有。

    “那你那天要和我一起过去吗?”

    顾期连连拒绝:“别别别,我那天有专人接待,跟你过去太显眼了。”

    陆遇失笑:“有什么显眼的?我是这么拿不出手的吗?”

    顾期有些许坐立不安,其实说真的,她到底还是下意识有些逃避,没有把陆遇放在男朋友的位置上对待,平日里仍然像之前一样相处。

    随意搪塞过去之后,沉吟了一下:“那什么,你先别跟他们说我是女朋友……”

    说出来的理由自己听着都觉得牵强。

    陆遇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眉尖挑了挑:“好。”

    陆遇一向是把情绪藏得很深的人,但顾期也感受到了周遭隐隐约约的低气压,也的确有些内疚。

    人家认认真真想要把这段有些不伦不类的感情经营下去,自己却这样,想也觉得略渣。

    下意识里语气也有些讨好转移话题:“不是新开了一家水晶锅?我们等下过去?”

    “您还记得前天是谁说要减肥吗?”

    “谁说的啊不记得了走了走了。”

    为了回避问题看向车窗的顾期,自然也未曾留意身边的人勾起的嘴角。

    如果他真的想藏,以顾期的段数,又怎么可能看得出分毫。

    其实所谓的水晶锅不过是拿个透明玻璃锅煮的火锅罢了,但是乳白鲜亮的汤汁在透明的锅里翻腾,蒸腾的雾气把透明的锅盖蒸得朦朦胧胧,隐隐约约看得到各种料理在翻滚的汤水里浮沉。

    的确是惹人食指大动。

    和陆遇相处是真的很舒服,因为有些肉类煮得久了容易老,他就拿了一个白瓷碗盛,把熟了的部分捞起来放里面,刚好顾期又是猫舌头,一向非常怕烫,刚好也可以乘凉一会儿。

    “我们陆总,贤妻良母,宜室宜家。”顾期笑道。

    “说得好,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给个名分。”

    顾期笑容一僵:“唔,等我减到一百斤我们就公开?”

    陆遇叹息:“现在的人能不能真诚一点,不想公开就直说,还非得说得这么委婉。”

    顾期:“过分了哦,前方泰拳警告,再给你一次机会好好说话。”

    陆遇:“我持保留态度。”

    吃完饭后,陆遇道:“家里没有洗衣液了,等下一起去超市买一下。”

    抬眼见到顾期复杂的目光。

    “怎么了?”

    “觉得很难过,直接跳过了韩剧发展到了国产酱醋茶。”

    “您的戏可以少一点吗?”

    “不可以,戏少当什么编剧。”

    一路拒绝了纯天然无添加五谷豆粉、加量不加价味极鲜酱油、买一送一婴幼儿纸尿裤的推销之后,终于来到了收银台。

    两个人推着推车,跟着人群排队。

    顾期正色问道:“我看着像有小孩了?十分难过了。不,我不是我没有,是她瞎。”

    顾期长相算是偏明艳的,加上和陆遇这种气质稳重的人走在一起,像是新婚夫妇也寻常。

    但顾期一直认为自己是少女。

    陆遇:“嗯,我赞赏你的态度。”

    顾期:“……”

    “帮忙拿一盒five。”因为货架在顾期站的一侧,所以陆遇随口说道。

    顾期随手拿了一盒,丢进购物车里,却见陆遇捡起来,失笑道:“你确定?你要是想买这个我也是愿意配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