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不足比例的小天使要过会儿才能看~  顾期跟在推着购物车的陆遇, 头都不敢往回看:“陆小哥哥我觉得他们在看你。. .”

    陆遇神色平静:“劳驾加个们,别自欺欺人了。”

    顾期:“哦, 陆小哥哥我觉得他们在看你们。”

    陆遇嗤笑:“我和谁?我和它?”

    说着话顾期才留神到他手里那盒d牌安全套根本没有放回去, 陆遇把安全套放在收银台上, 眯起眼睛对顾期露了个再干净不过的笑容。

    坦然无比。

    陆遇平日里在电视屏幕里都是笑得标准得体温文尔雅,教科书版本斯文败类式笑容。如今笑得倒像是只冬日落地窗前晒太阳的猫。

    顾期:“啧,惹不起惹不起。”

    耳根子却红了一点点。

    顾期本来没有太当一回事,只是当在热门上见到自己的身影的时候就有点坐不住了。

    想她从小乖巧听话遵纪守法的一个人,脸第一次出现在热门上竟然和安全套放在了一起。

    陆遇在超市慷慨陈词那段被路人拍了下来,发到了一个吐槽博上, 名为#论那些年你在超市遇到的人物#

    其实投稿本身是半嘲讽的语气,大抵意思就是说陆遇装13。但视频里的陆遇却被认了出来。

    毕竟颜正腿长的小哥哥总是让人印象深刻一点。

    @大天狗月食:这位小哥哥好生面熟,像是在哪里见过。

    @普通的灵魂普通的出窍:附议

    @是仙女允啊:啊啊啊啊啊是那个外交部发言人!!!@外交部官方

    被圈了的@外交部官方也转发了微博, 盖章了陆遇的发言人身份,科普了一下目前的移动值班电话的制度。

    澄清完陆遇的确不是大放厥词或是石乐志之后。很好, 现在的重点就分散了。

    @休说此地分天下:很好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发言人小哥哥手里拿的是什么?five?(乖巧脸.jpg)

    @老衲的师太呢:散了散了, 有主之物。

    @半面妆:边上小姐姐过于好看了!!!想要爬墙头了。

    @灯火葳蕤你眉眼:啊啊啊小姐姐后面低头笑的样子!!!!我恋爱了!!!!

    @心花怒放开到荼蘼:为小姐姐颜值献上性取向!!!!

    顾期从来没有露过脸,根本没人知道她就是前些日子才被挂过抄袭的顾七。加上毕竟视频录得非常模糊, 所以除了很熟悉的人,否则第一眼想要看出是她也不太容易。

    可恰恰是这种一闪而过, 更令人心驰神往。

    “陆遇, ”顾期坐在沙发上, 默默抬起头, 陆遇闻言挑了挑眉。

    “your mother boom。”

    ——————

    因为怕没有位置停车,顾期是滴滴打车去的,帝都的交通一向一言难尽,故而即便顾期提前了一个半钟头,依然是迟到了。

    她一向是很守时的人,所以当手表上分钟卡到了约定时间的一瞬间,心就咯噔一下。

    【送君千里直至峻岭变平川……】

    手机响了。

    “你好请问是顾老师吗?我是外交部新闻司的钟以辰,我现在在外交部大门边的石碑这边,实在不好意思能麻烦您过来吗?我没找到您。”

    外交部顾期又不是没去过,大门口就那么点地方,她们约在大门口,她要是到了怎么可能找不到她。

    你们外交部的人连催个人都这么拐弯抹角。

    “不好意思现在还堵在路上,真的非常非常抱歉。”

    顾期到的时候,已经比约定的时间迟了十几分钟。钟以辰真的非常好认,毕竟这个点外交部早就开始上班了,门口只有她一个人,又频频看表。

    顾期从车上下来的时候,钟以辰走了过来。

    钟以辰是一个长得算是很清秀的女生,看着约莫也是二十五上下。她的高马尾扎得一丝不苟,额边半点碎发都没有。

    她点了点头,露了个标准不过的笑容:“请问你是顾老师吗?”

    顾期颔首,抱歉笑笑:“嗯,真的很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

    “没事没事,帝都的交通嘛。”

    “新闻司平时的工作就是……”

    钟以辰给顾期介绍了一下新闻司的工作,带着她到了新闻司工作的地方。

    刚好就遇到了陆遇。

    钟以辰停下脚步,绽了一个笑容:“陆司长。”

    陆遇含笑点了点头:“这次是你负责带顾老师参观是吗?”

    “是的。”

    “辛苦你了。”

    顾期强行忍着笑意,站在钟以辰身后向陆遇眨了眨眼睛。

    陆遇作为副司长,事情很多,没办法耽搁太久就先走了。

    “刚刚就是外交部发言人之一陆遇,”提起陆遇时,钟以辰脸上不自觉带着笑意,“像你们这样的小姑娘,他应该就是你们对外交部的唯一印象了吧?”

    顾期:小姑娘这个称呼我姑且还是很喜欢的。

    何况这么说也没错,她对外交部的唯一印象就是陆遇了。

    顾期弯了弯眉眼:“差不多是这样?”

    “不过陆遇前辈是真的很厉害,这个年纪就能做到司长这个位置,”讲起陆遇,钟以辰语气带着淡淡的优越和亲昵,“可不是靠脸好的。”

    当着面称呼人家陆司长,背地里却叫人家陆遇前辈,啧。

    只是顾期没想到陆遇还有那么多形容词。

    一路上顾期都非常认真地拿纸笔记着东西,然而事实上她前几日就已经从陆遇那里了解了无数东西,现在不过是拿着纸笔做做样子。

    脑子也早就神游天外。

    所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话题被转到了学历上。

    “……像陆遇前辈和司长就是a大毕业的,叶前辈是c大毕业的,像我这种k大毕业的就真的垃圾。”

    a大c大是国内top2,k大是top5,但是说出去也是相当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