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不足比例的小天使要过会儿才能看~  《黑桃国王》

    下等赌局赌牌运, 中等赌局赌牌技,上等赌局赌人心。

    日更, 欢迎跳坑。

    初初众人有些怔愣, 后来却发现事情有些许微妙――

    《黑桃国王》是顾七新文。

    ――――――

    顾期自己的微博连条解释的博都懒得发, 倒是被围攻的那条博下无数评论被翻牌。

    @顾七:谢谢【突然有点羞涩是怎么回事】//@掌中舞罢箫声绝:《将进酒》的文字张力和情节设计之精妙不是《破晓》这种爆米花电影可以比拟的。

    @顾七: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我心眼有李荣浩眼睛那么大:原创已死。

    ……

    甚至赞了好几个玩命夸《将进酒》文学水准的娱乐号。

    可以说是非常要脸了。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毕竟这种剧情走向委实没人想到。要不是那个@每一天的情话 已经是一个很久的黄v号, 怕不是都要怀疑是不是精分自炒现场了。

    @每一天的情话微博底下风气更加奇妙了。顾期虽然翻了无数牌子, 但从头到尾都没搭理过那个情话。

    刚开始还有人在底下安慰人, 顾期的粉丝也没办法对着那种实锤装瞎, 后来反转一出,简直成了一个旅游景点。

    @风起:七太太打卡处【doge】

    @烽火连三月:吃瓜群众到此一游【doge】

    @东南风:吃瓜群众到此一游【doge】

    @顾七深夜档男主:到此一游【doge】

    ……

    一排翻下来简直快要不认识那个狗头表情了。

    顾七自己估量, 大约是情话以前看过自己那本《将进酒》, 这种烂尾坑文大概作者自己都忘了,才想着冒充蹭一波热度。

    唯一的坏处大概是《将进酒》那仅有的粉中还有人活着。

    七年来几乎每年都要去催一次更新, 每次催更砸个深水鱼雷, 全频道公告, 仿佛祭山头似的。

    现在顾七脱了马,找到了新的催更地方, 更是有毒。

    偏偏还有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粉丝送她上热评。

    顾七常年装死, 各种催更评论从来没有回复, 但是这种直接挂在了热评第一的评论总不能一直忽视。

    @顾七:朋友,《破晓》了解一下。//@千里故人稀:歪, 大大你在吗?《将进酒》能不能填一下呀?顾七翻牌之后那条评论底下简直炸了。

    @与子同袍:惊!顾坑王竟然正面回复催更!

    @玉藻前爱我:也不算第一次回复了, 最新章不是说了吗?填坑是不可能填坑的, 这辈子都不可能填坑的。

    @倾家荡产换陆生:吃瓜打卡。

    ……

    乘着这股热度,《破晓》的票房再一次猛增,直接刷新了华国票房记录。

    不过前记录《美人如故》已经保持了将近五年的时间,算上这几年娱乐业的发展,算是不分伯仲。

    顾七虽然在网文界算是有那么一点名气,但在编剧方面的确是崭新的新人,所以剧本谈的是买断不是票房分成,当时倒没有太当一回事。

    如今心脏一滴滴渗着血。

    终于明白自己基友知道自己谈的是买断之后那意味深长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虽然后来导演自知顾七对于《破晓》的意义之重,打了一笔算是良心的款给她,但是也不妨碍她难过到变形,顺带屏蔽了《破晓》的票房新闻。

    直到接了基友三十的电话。

    “那啥我又来拉皮条了,真的,说起来你可能不信,这事成了以后你可以吹一辈子……”

    末了三十想起件事情,说道。

    “顺便跟你说一声,听说赵月笙老师也在组里。”

    顾期怔愣一下没反应过来。

    “就是写《美人如故》的那个。”

    哦豁。

    赵月笙,国家一级编剧,百度百科一溜代表作,那是相当有排面的。

    @夜雨寄北:讲真的有主还四处招惹也是很恶心了。

    @慕斯斯斯斯:真的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长得一言难尽还到处撩?

    @空空如也:抱走我们沈慕,真的是biao子自己加戏也别拉着我们慕慕行吗?

    @聚散有天意:小白文写了还真把自己当女主了?恶心又好笑。

    @深夜诗人:心疼我们沈慕

    ……

    比起刚开始的风向,如今真的是各种不堪入眼。

    顾期毕竟不是娱乐圈的人,心态再好也有点受不了这种无妄之灾。

    卡着风头,沈慕那边出声了。

    @沈慕:哈哈哈哈哈哈哈听说我被你包养了@顾七

    态度坦然,毫不避嫌,倘若两个人真的有什么,都不敢这么发。

    一时众人竟然拿不定主意了,虽然艺人一般有什么绯闻曝光,十有九个会否认,但好歹会留一线。但这种态度未免过于坦然,一旦被放出新的料会更惨。

    他那条微博一发,电话也过来了。

    “顾编您好,我是沈慕的经纪人何婕,这次真的非常不好意思牵扯到您……”

    沈慕的经纪人说话是真的让人非常舒服,把责任都归咎于沈慕,劳烦她和沈慕炒一下好友人设。

    顾期松了口气,掐着时间,过了一会儿,才去底下回了张图。

    @顾七:[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jpg]

    沈慕几乎是秒回。

    @沈慕:有人生气了?哈哈哈哈先哈为敬//@顾七:[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jpg]

    沈慕也在自己评论里发了一句。

    @沈慕:感谢大家对我“被渣”一事的义愤填膺,但七爷应该不大看得上我,请大家别去烦她,以免她给我穿小鞋。

    @旧账二两一:穿小鞋哈哈哈哈//@沈慕:感谢大家……

    @典狱司:我慕好可爱哈哈哈哈//@沈慕:感谢大家……

    ……

    脑残粉有个好处,虽然有时做事情不经脑子,但对于自己爱豆真的是言听计从,指哪打哪。

    默默去删了那些颇为难听的评论,有的还道了歉。

    只是闹得这么大怎么可能一笔带过?虽然态度坦然,也没办法解释酒店的照片。

    没了沈慕粉丝的恐怖战力,顾期微博的评论底下风平浪静许多,只是仍然有一群吃瓜群众。

    顾期只翻了个眼熟的粉丝牌子,就退了微博。

    @顾期:唔……是的吧//@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那酒店的那张是我们想的那个吗?

    只是抬眼就看见陆遇刚好回来。

    “你在看微博?”

    陆遇声线四平八稳,不知喜怒。

    顾期明明觉得自己行得正坐得端,却偏偏对着他生了几分心虚。

    换作是陆遇花边新闻满天,她大概早就炸了。

    陆遇如今这么平静她反而更加过不去。

    “我和沈慕……”顾期艰难开口,“不熟,真的。”

    陆遇低头笑笑:“嗯,我知道。”

    “我之前是他黑粉头子你知道吧?我肯定看不上他对吧。”

    “嗯,我知道。”

    顾期此时此刻却脊梁骨一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想了。

    陆遇的回答只肯定了前一个问句,而忽略了后一个。

    “那几次都是在讲剧本的事情,他那个垃圾不会演戏,所以就讲的次数就多了点,可能就是这个时候被拍的。”

    陆遇仍然只是笑了笑:“嗯,没事。”

    顾期:……总觉得还是有事。

    “而且酒店的事情……”顾期脸上有些许热意,“你也知道是谁啊?”

    对面的人神色缓和了一下,但转瞬仍然是那幅温柔体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的样子。

    顾期一向敏感,又不懂得如何处理这种事情,只能默默吃东西。

    说是冷暴力也不尽然,毕竟陆遇仍然是平日那样的态度,只是莫名让人慎得慌。

    陆遇弯了弯眉眼,笑道“不说他了?我好不容易找到这里的。”

    顾期一下子意识到,不是自己多想,陆遇怕是真的生气了。

    她讨好似的夹了一筷子桐花菜放到了陆遇碗里,抬眼却见陆遇神色又难看了几分。

    “我一直不吃桐花菜的。”

    顾期脸上都要滴出苦水了:“啊……我一直都挺喜欢吃的,我不知道你不吃来着。”

    刚要夹回来,筷子就被陆遇的筷子挡住了。

    “没事,”陆遇笑了笑,“难得你自己喜欢吃的还愿意分给我。”

    “啧,过分了,你怎么凭空污人清白。”

    “虾饺?”

    “我错了,大哥吃菜。”

    “那以后呢?虾饺还分不分了?”

    顾期抬头看人,委委屈屈地从齿缝间挤出:“……分吧。”

    陆遇有些绷不住,笑了出声。

    气氛和缓了些许之后,顾期算是松了口气。

    “这家店的东西是真的还不错,你怎么找到的?”

    “之前来之前同事推荐的,他来这出差的时候把附近的餐厅逛遍了,”陆遇说的时候笑了笑,脸上有个浅淡到几乎没有的酒窝,“说起来你也认识他。”

    “谁啊?”

    “叶澄温。”

    顾期:……哦豁。

    她若无其事地笑了笑:“那他也是真的闲。”

    只是事情哪有那么容易翻篇?这边事情才刚刚压下去,那边又爆了新料。

    剧组聚餐只有顾期和沈慕没去。

    从剧组众人po的照片来看,的确是这样。

    顾期还在和陆遇吃饭的时候,又接到了何婕的电话,打开微博才知道怎么回事。

    沈慕那边给出的答案是他在和老师练习明天的戏份,虽然po了照片,但并没什么说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