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不足比例的小天使要过会儿才能看~  【金拱门男主真的是陆遇?】

    【6666666】

    ……

    “这个不是陆遇, 这是我们之前学校电竞社外联部的,所以叫外交部。”

    【小哥哥?】

    顾期笑出了声:“哈哈哈哈这个是因为我们开学面基之前,他为了求带, 每天频上小哥哥小姐姐地叫, 我们一度以为是个妹子, 然后呢?非常难过了当时。”

    【顾七小姐姐带我吃鸡好不好嘛嘤嘤嘤】

    【前面的大兄弟可谓十分灵性了】

    【很好很教科书了】

    【大兄弟不如把欧阳铁柱这名改一下?】

    顾七翻了个白眼:“不带下一个, 你家顾七小姐姐最多带着你一起送快递,”瞥了一眼其它弹幕, 笑道:“顺便给大家科普件事情, 那些叫铁柱啊大牛啊多半都是可爱的小姐姐,那些萌妹名多半都是掏什么什么比你那什么什么系列。”

    【可以可以, 语音打码, 这波还行】

    【说出你的故事】

    【哈哈哈哈哈小姐姐到底经历了什么】

    【所以七爷为什么执着于小姐姐】

    “都是要被坑,我还不能选个好看的被坑?”

    只是又突然想起齐杉迟说的,既然都是要结婚的, 为什么不找个顺眼的结婚?

    老脸一红。

    ……

    然而从头到尾,所有人都没有留意到,顾期说的是“这个人不是陆遇”而不是“午夜场金拱门男主不是陆遇”。

    季羡林大师说过, 假话全不说,真话说不全。

    其义大抵如此。

    因为顾期的稿子最早出来, 所以先拍顾期的部分。

    顾期也就必须去跟组,以防出什么原先没注意的bug可以及时修复。

    她下飞机的时候是几个工作人员过来接她, 径直去了酒店, 一直到开机都没见过剧组任何一个人。

    《鸿胪志》是由李浩明导演执导, 李浩明是出了名的严肃,一遍不行再来一遍,如果不是合作过的制片商都是财大气粗的主,怕是整个剧组的经费都不够他一个人造。

    虽然不是财大气粗的制片也请不动他就是了。

    开机并没有请媒体,但过场还是走得一丝不苟。

    摆案上香。

    站位这种东西,学问很多,咖位番位各种都要顾及,自己该站哪里心里都要有数,顾期自然是躲得远远的。

    黎夏虽然在戏里番位要排到七八番去,但要说是女主角也勉强算得上。

    所以就站了前面,倒是顾期边上笑了声:“你也来了啊?”

    抬眼看去,是沈慕。

    他插着口袋,站在了她边上。

    “你家boss没来吗?这么有排面,连开机都敢不来,有点羡慕。”

    大概是把顾期当成了正主没来,替上香的助理。

    顾期:……你才是助理,你全家都是助理。

    她笑容真诚:“你也可以不来啊,告诉李导老子不演了,爱谁谁演。”

    “不敢不敢,说起来你到底是谁的助理啊?”

    顾期笑了笑,咬了咬牙:“不好意思我是编剧来着。”

    沈慕沉默了一两秒,脸上有些许裂痕,默默开口:“小姐姐你太好看了,不像个死宅作家应该有的样子。”

    “你们娱乐圈的人都这么会说话的吗?”

    “没有。”语气斩钉截铁,演技欲盖弥彰。

    顾期没有露过面,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也是寻常。但是当着她的面说死宅作家这四个字的,沈慕是头一遭。

    活该你黑粉遍布半边天。

    两个人站在后面说话,也没惹到太多人注意。

    上完香案,开机。

    顾期是真的闲,每天除了改改bug看看戏,就是窝在场务边上吃水果。

    日子过得非常清闲,如果不需要码更新就更好了。

    “过来搭把手,就你,吃西瓜那个。”

    顾期一脸懵逼地吞下水果,看了眼周围的确是没有其他在吃西瓜的人。

    那个人皱了皱眉,继续说道:“你过来把她的裙子整一下,我去拿东西。”

    顾期默默开口:“她助理呢?”

    “你事情怎么这么多?帮女二整一下裙子很委屈吗?”

    顾期这时认出了人。

    就是当时泼了她一身咖啡之后,过来教育她的人。

    顾期一下子笑了:“女二啊?”

    由于历史缘故,这部戏的女角色戏份不多,连着算是女一的黎夏都要排到好几番去,这个女二实在和一般的剧的女二差别很大。

    对面的人也认出了人,就没再试图叫她帮忙。

    她自然听出了顾期那句“女二啊?”里头的嘲讽意味,但是无意多做纠缠。

    毕竟也是实话。

    何况在片场动静闹太大,对艺人名声委实不好。

    她只是瞥了顾期一眼,笑了笑,敷衍得不得了。

    顾期也懒得搭理这种人,就自顾去做其他事情。

    中场休息领盒饭的时候,她拿了自己的份,坐到了刚刚发现的一个小书房。

    她写的这段是那句非常有名的“你的英语很好,说的也非常有道理,但是你的国家太过孱弱,弱国无外交。”的由来。

    彼时华国与几个国家签订外交合作关系之时,仍然被要求割让领土,蒋卿据理力争,被告知的话。

    这是整部影片的开头。

    所以片场设在一个使馆式的地方,装潢古典优雅,看得出经历了不短的岁月。

    顾期发现的这个小书房,现在是被剧组用作放杂物用的,但是身处从那面有些许发黄的玻璃窗撒进来的阳光里,有一种被岁月感淹没的感觉。

    顾期坐在杂物后面吃东西的时候,正好遇到了人。

    “厉害啊小姐姐,我来拍了三次戏才找到的地方。”

    顾期:“……这可能就是为什么你能当演员的原因吧。”

    沈慕:“……我要去挂你了,一下子diss了整个圈子。”

    “啧,过分了。”

    ――――――

    顾期收工后回了酒店,刚刚洗漱完换了睡衣,就听见有人敲了门。

    她从猫眼看去,是陆遇。

    她一脸懵逼,开了门才确定的确不是做梦。

    陆遇仍然是一幅衣冠楚楚斯文败类的样子,手里还提着天下楼外带的食品袋。

    顾期一下子笑开,眉眼生动:“来就来了,带什么东西嘛。”

    说着就批手夺过食品袋。

    天下楼是一家连锁港式茶餐厅,顾期对里面的水晶虾饺皇没有半点免疫力。

    刚到h市的时候她还想着什么时候有空去一趟市区找找天下楼。

    陆遇:“……”

    虾饺半透明白生生的皮隐隐约约透着内陷鲜明的嫩橙色,咬下去,牙齿刚刚透过饺皮的一瞬间鲜汤四溢。

    还有蒜蓉蒸扇贝、鲍汁鲜竹卷、紫菜蟹柳卷,都还氤氲着些许热气,把打包的透明塑料盒壁上朦胧白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