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枭和晏梓非几乎同时动作,一眨巴眼的工夫人已经窜出冷饮店。

    他们在二楼,吵嚷声是从一楼传过来的,俩人都扒着二楼的栏杆往下看。

    商场一楼门口的位置有个手里拎着菜刀的男人在胡乱的挥砍,一楼的人受到惊吓四处乱跑。

    持刀男人精神似乎有问题,脚步虚浮,挥刀无力,只是看上去骇人其实威胁性并不很大。

    饶是这样,为了不造成更加恶劣的影响,这一场骚乱也要尽快平息。

    唐枭和晏梓非两个人跟商量好了似的,同时跃上栏杆,纵身从二楼跳下。

    跟出来的张嘉辉和包婧都吓傻了,扒着栏杆往下看,只见晏唐二人落地后就势卸力,超前翻滚,然后又迅速的站起来朝持刀男人奔过去。

    他们的动作很快,前后不过十几秒的时间已经来到持刀男人身边,唐枭在前,直接飞起一脚踹在男人的胸口上。

    男人吃痛,身体朝后倒去,同时手里的菜刀飞出,不偏不倚的落到晏梓非手中。

    晏梓非翻转手腕,菜刀在他手中转了一圈,动作潇洒漂亮。

    可惜,唐枭无心欣赏,不知道从哪儿掏出手铐把男人铐牢。

    这不是小庄桥的辖区,自会有其他警察接手下面的工作,他们只要等待就好。

    不出两分钟就有人来了,唐枭简单的跟他们交接之后便跟晏梓非离开。

    “你出来逛街还带手铐?”晏梓非不可置信的说道:“不对,逛街是临时起意,你是跟我切磋还带着手铐!”

    说到这儿,晏梓非停下脚步,睁大眼睛吃惊的看着她,“枭枭,你不会有什么特殊爱好吧?我可告诉你,我是正经男人,那些乱七八糟的我可不陪你玩儿。”

    这都什么跟什么?!

    看到手铐就能有这么丰富的联想他能有多正经!

    唐枭可不想接他的荤段子,直接去找还没从惊惧中缓过神来的张嘉辉和包婧。

    张嘉辉拉着她一顿检查,见她一点儿伤没受才松口气,点着她的胳膊不赞同道:“你就作吧,我刚才可看到有人拿手机拍你们了,这要是让阿姨看到得多担心,你就不能让阿姨省点儿心。”

    “放心吧,都离得远,拍不清正脸儿”,唐枭双手合十做乞求状,“你回家千万别跟我妈说这事儿。”

    张嘉辉没应她,冷哼一声拉着包婧走了。

    晏梓非贱嗖嗖的凑过来,“警察同志,坏人抓完,咱是不是能办正经事儿了?”

    所谓的正经事就是给他爸妈买礼物,商场转悠一圈,唐枭都没买到合适的,最后干脆去水果店买了一些水果,好看又实惠。

    临傍晚的时候,晏梓非带她回家。

    她真没想到晏梓非父母竟然住别墅,环境特别好。

    晏梓非的妈妈董怡茹五十多岁,保养的很好,看上去四十岁都不到。为了见她,董怡茹还专门打扮了一下,合身的旗袍把好身材完全展露出来,唐枭都自叹不如。

    晏梓非的爸爸叫晏兆,也五十多岁,微胖身材,带着一副眼镜,看上去倍儿和气。

    夫妻两个特别热情,一直向她推销他们的儿子,从进门儿一直到她吃完饭离开竟然都没有问过她的个人和家庭情况。

    这好像跟别人见男朋友家长不大一样,她问出心中疑惑,晏梓非嘿嘿一乐,解释道:“他们是乐昏头了忘了问,等会儿指定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家问我一堆问题。”

    他话音刚落手机便震动起来,还真是董怡茹打过来的。

    等他挂断电话,唐枭很善解人意的说道:“你回去吧,我坐地铁回去”。

    晏梓非不同意,一定要送。

    唐枭轻笑一下,“你是怕我有危险还是怕出现在我身边的坏人有危险?”

    晏梓非一怔,继而爽朗的笑起来,“那行,我就不送了。遇上坏人下手轻点儿,别直接给人neng死了。”

    唐枭挥挥手,特潇洒的走了。到家的时候张嘉辉正陪李庆芬看电视呢,又臭又长的棒子国家庭伦理剧,俩人一边嗑瓜子一边看,谁都没搭理她。

    看样子李庆芬不知道她“跳楼”的事儿,心下大安,晚上睡得特踏实。

    第二天一到单位就从孙磊那儿听说持刀砍人的调查后续。

    持刀的男人才二十一岁,国内某知名高校大三学生,父母都是农民,成绩不错人也老实,之所以犯下这样的案子全因——du品!

    听孙磊絮絮叨叨说半天,唐枭非常疑惑,“他从哪儿弄到的货?顺着这条线儿说不定能牵出大鱼!”

    孙磊朝她竖了竖大拇指,“你不去缉毒大队真是可惜了。我告诉你啊,这孙子不仅毁了自己,给人家缉毒警察添麻烦,还给咱们找了不少活呢。”

    “什么活?”

    孙磊端着大茶缸子直接坐她办公桌上,压低声音神叨叨说道:“根据你磊哥我多年的工作经验分析,最迟今天下班儿前,上面肯定会下发全市严查吸du贩du的通知,咱们基层民警就是排头兵啊。”

    他的经验还挺准,吃完午饭所长便把所有人都叫了回去,下发上面的最新通知。

    本来就忙碌的唐枭和老赵越发的忙碌,他们要去辖区内的各单位做禁毒宣传,还得对一些吸du 贩du 较活跃的地方进行突击检查,一天从早忙到晚除了吃饭上厕所就没有闲着的时候。

    如此过了一个礼拜,辖区内并没有发现吸du贩du的人,不过辖区的治安员大妈倒是发现一些不寻常的情况。

    老赵不仅和基层群众打成一片,还发展了一批耳聪目明的群众治安员,其中的主力就是退休的大爷大妈。

    这天老赵带着唐枭辖区内发正能量宣传单子呢,白杨胡同的治安员刘大妈神神叨叨的把老赵拉到一边儿。

    “上个月我不跟你说胡同里搬来个小伙子吗,瘦瘦高高话特多,见天儿的带男人回来,带的人还没有重样的,太不正常!”刘大妈倍儿严肃的说道。

    唐枭跟了老赵这么久,学到不少东西,听闻此言都没用老赵吩咐便自觉掏出小本儿记录下来,还追问道:“除了这个,还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