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赵不赞成这样的分工,若是能把人劝下来最好,若是劝不下来,那就得吊着保护绳下来救人,还是有一定的危险性的,他可不放心让自己的徒弟干这活儿。

    可唐枭已经特痛快的答应下来了。

    包婧坐在十一层的窗台上,整栋楼一共十三层,吊上保护绳下来难度不大,但是不让包婧发现那难度可就大了,因为她头顶上正好挂着个空调箱,绳子很容易刮到上面发出声音。

    下面晏梓非已经拿着大喇叭跟包婧喊上话了,上面一堆人还没想出可行的办法。

    唐枭扒着栏杆往下瞅了瞅,拧眉想了一下,决定道:“跟十二楼的说一下,我直接从他们家窗户下去救人,不带护具了”。

    “不行!”老赵第一个站出来反对,“你当这是二楼下一楼呢,还不带护具,小风一吹你就有可能摔下去,谁都救不了你”。

    “没事儿师父”,唐枭安抚道:“每一层都有一个空调箱子,我就是往下掉也能顺手抓住一个,保准儿没事儿”。

    老赵还是不松口,可情况已经不允许他们再商量,唐枭去了十二楼,从住户家的窗户口爬出来。

    下面已经获得包婧信任的晏梓非见她什么保护装备都没带就出来了吓的手里的大喇叭差点儿掉地上,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

    所有人里,最不紧张的人可能就是唐枭了。

    她曾经徒手从二十多楼下到六楼,不仅没有护具身上还背着几十公斤的武器,不照样一点儿事没有嘛。

    她动作很轻盈,先在空调箱子上落脚,然后双手握住箱子称儿一点一点往下,直到伸直双腿能够到人蜷起来就不会被发现才停下来。

    她看不到包婧此刻的情况,只能等晏梓非的暗示。

    暗语是他们之前就定好的,只要他一说“机会就一次”她就出脚。

    唐枭坚持了一分多钟,手臂很酸,已经在咬牙坚持,终于听到晏梓非的暗示,毫不犹豫的松开双手同时双脚踹向包婧。

    人顺利的踹进去了,她两条腿一勾,不知道勾住室内的什么东西,也跟着钻了进去。

    楼下传来一阵欢呼声,唐枭也松了一口气。

    人总算救下了,自己也没事儿。

    可下一刻,她的心又提了起来。

    包婧跟个死人似的躺地上一动不动,身下还有一滩血迹。

    可别人家自杀没成功被她踹一脚一命呜呼了,那她罪过可就大了。

    赶紧开门让等在门外的老赵等人进来,打电话叫救护车。

    送医院一检查,没事儿,就是被踹下去的时候刮了一下,流了一些血,人是被吓晕的,很快就能醒过来。

    吊着的这口气总算能松下来了。

    她身上也有划伤,自觉没事儿,回家处理就行,可老赵和晏梓非都说不行,连医生都给她叫过来了。

    伤处理好,寻思问问老赵接下来该干什么呢,手机疯狂的响起来,全都是李庆芬打过来的。

    刚按下接听键,李庆芬洪亮的声音便传过来,“死丫头片子,你是不是想气死你妈?你一个户籍民警不好好的在派出所待着你还爬楼,你要是一蹬腿摔死了你让你妈可怎么活?”

    声音挺硬气,可里面夹带了哭腔,听的人心疼。

    “对不起妈,当时情况紧急”,唐枭无力的说道:“咱不管是什么警种,但凡穿了这身衣服,老百姓的事儿咱就得管”。

    这是老赵跟她说过的一句话。交警只指挥交通吗?当然不是,他们要是遇上违法犯罪的事儿也得往前冲,这也是职责所在!

    “你个死孩子”,李庆芬低低骂了一句,吸了吸鼻子,“你就跟你爸一个德性,一天不能消停,非得让我担心是吧?你现在搁哪儿呢?那视频拍的不清楚,你受伤没有?”

    到底还是心疼胜过担忧和生气,李庆芬没有再骂她。

    晚上回家什么都瞒不住,她干脆实话实说:“受了点儿皮外伤,没啥大事,都处理好了”。

    说半天,总算把老妈安抚好了。

    挂断电话一转身,就看到晏梓非跟老赵凑一块儿看手机呢。

    她也凑过去看,正是她救人的视频。不知道是哪位网友拍的,距离远、杂音大,不过大概的经过能看清楚,她那飞身一踹帅的不要不要的。

    李庆芬都看到视频了,说明这视频已经非常火,只想低调做事的唐枭莫名又头疼起来。

    老赵所里还有事要处理就先走了,唐枭要回家,晏梓非死活要送她。

    正是下班的点儿,哪哪儿都是人,他俩一个瘸腿女警外加一个拄拐男军官走在路上别提多显眼了。

    晏梓非逮着机会就打趣她,“得亏视频拍的不够清晰,看不到你正脸儿,要不你不得成网红啊!”

    唐枭斜瞪他一眼,不想跟他斗嘴,说起正经事。

    “你以后在我同事面前能不能正常一点,别弄得跟咱俩有一腿似的”,唐枭蹙眉说道。

    晏梓非乐了。

    “我哪儿不正常了”,他做出恍然之状,“难道是你暗恋的男人误会了?你暗恋谁?你那娘里娘气的同事还是肌肉比脑子发达的同事?”

    娘里娘气说的是张嘉辉,脑子不好使说的是孙磊。

    人家孙磊都有老婆孩子了,亏他想得出来。

    唐枭有点儿生气,停下脚步皱眉看他,“我没跟你开玩笑。不管在哪儿,我都只想闷头做事,不想被人说三道四。还有,你这样说我同事很不对”。

    晏梓非很识趣的抬手表示不乱说了,不过不做让别人误会的事儿这点他没承诺。

    “你到底想怎么着?”唐枭压低声音警告似的问他。

    晏梓非嘿嘿一乐,“下周我就能不拄拐走路,恢复一周,大下个礼拜咱打一架吧。你赢了,你说怎么着就怎么着;你输了,我说怎么着就怎么着!”

    前面铺垫这么多,其实就等这个机会跟她谈条件呢吧。

    这个人可真有意思,想打一架就直说,就是他不说,等他好了她都会主动约架的!

    唐枭伸出一手,晏梓非马上握住,“就这么说定了,谁不认账谁王八犊子!”

    唐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