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声音不算小,周围的人都听到了,连里面忙活的刑警和法医同志都听到了。

    老赵和唐枭都觉得尴尬,一左一右各给这小子后脑勺一巴掌。

    老赵又训道:“你一嫌疑人懂什么?这叫各有分工,人家负责破案,我们就负责拿你!别跟我这儿耍嘴皮子了,咱派出所走一遭吧”。

    唐枭接收到老赵的眼神,走到一拨刑警中间,跟他们说人带回小庄桥,有事儿电话联系。

    转身要走,被人叫住,“唐枭,真是你啊,刚才看着我都不敢认”。

    唐枭心道怎么哪哪儿都是熟人,转身去看,就见一笑的贼灿烂的年轻刑警从屋里钻出来。

    一个名字立马跳出脑海——萧祁!

    萧祁是她大学同班同学,高中往前不管干啥一直都是第一,上了大学以为还能这样,万万没想到碰到唐枭,事事都被压一头,偏还不服气,总想跟她较劲。

    “你不去刑侦大队我还以为你有去了更了不得的地方呢,没想到是来当片儿区治安警察了啊”,萧祁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连讥带讽的说道:“不过当片儿警也挺好,安全,遇到大案往上头一推万事大吉,可不像我,来了分局的刑侦大队,整天忙得脚打后脑勺”。

    唐枭这人一贯的行事作风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人不仅讥讽她连带着整个基层民警队伍都让他嘲笑,她能忍就怪了。

    “现在刑侦大队招人要求这么低了吗,就你这种半瓶子水都能进”,唐枭淡淡说道:“大家只是警务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我一个你瞧不上的片儿警收拾你轻轻松松,你这个自视甚高的刑警照样是我手下败将”。

    周围不少萧祁的同事听着呢,萧祁被臊的满脸通红,到底傲气不服输,脖子一梗,挑衅道:“败不败比过才知道。分局射击馆,随时恭候”。

    他也是聪明人,知道自己几个月的时间格斗方面就算进步也肯定打不过唐枭,所以提出比射击。分局就有射击馆,他闲着没事儿可以随便进去练,唐枭可不一样,小派出所的民警平常都摸不着枪,手生肯定打不好。

    唐枭面色不变,只清清淡淡的点点头,“成,那就约在这周末”。

    俩人说好,唐枭跟老赵押着小混混回派出所。

    回去的路上老赵饶有兴味的问她,“你射击行不行?用不用师父教教你?”

    部队出来的人,甭管是男人还是女人,最不能听别人说自己不行,唐枭也不例外。当即便自信满满的说道:“我不行那这世界上就没有几个人行了,师父要是不放心周末也去看看”。

    老赵没说去不去,倒是被铐着的小子嚷的挺欢实,挤眉弄眼的希望唐枭能带他去见世面。

    老赵把给这小子做笔录的活交给她,原来他叫程诚,十九岁,小学毕业就没再上学,满京都的混,昨天才改邪归正找了个正经送外卖的活儿,今儿第一天上班送错地址遇上死人,这点子也是没谁。

    这边笔录刚做完,刑侦队那边来消息,老头儿死于突发疾病,跟程诚确实没什么关系,人可以放了。

    她就出去交个笔录的工夫,一转头,程诚就跟孙磊聊上了,还把她周末要跟刑侦队的人比射击这事儿说了。

    孙磊那张嘴堪比小喇叭,不出一个小时,全所上下就没有一个不知道这事儿的。

    内勤的大哥大姐们也是够意思,当即便拍板决定周末一起去分局射击馆给她加油助威。

    原本挺淡定的唐枭竟被他们弄的紧张起来。

    周日那天,唐枭特意起个大早躲着张嘉辉,万没想到他就堵在门口,非要跟她一块儿去。

    分局射击训练馆出示证件就能进去,他们到的时候所里大半的人都来了,就连所长都在,浩大的声势把前来赴约的萧祁都吓住了。

    这人连助阵的人都要比,马上给同事朋友打电话,不到一个小时他也码了一堆人。

    知道的这是要比试枪法,不知道还以为这两拨人要火、拼呢。

    室内靶场比手枪,室外靶场比步枪,两个靶位可以同时开枪。

    内行才能看出门道,唐枭一举手枪,陈所就叹了句,“漂亮”。

    唐枭不仅举枪射击的姿势漂亮,打出来的成绩更是让人惊艳,百发百中,而且都是正中靶心,一点儿机会没给萧祁。

    赢了的人有资格得意,唐枭得意起来根本收不住,下巴一扬,“固定靶没意思,比一比移动靶?”

    为了面子萧祁肯定不能说“不”。

    手枪移动靶,唐枭依旧碾压萧祁。

    之后又去室外靶场打步枪,不管是什么姿势的射击不管是固定靶还是移动靶,唐枭的水平都远在萧祁之上。

    本来只是老同学的比试较量,但因为唐枭打出的成绩太好,把刑侦大队的大队长都惊动了。

    刑侦大队的大队长叫宋峰,三十出头的年纪,长得不怎么样但是眼神非常锐利,浑身的气势也挺慑人。

    听说自己手下的人输给一派出所的小民警,还是女的,一过来就骂人,把萧祁骂的一无是处,面子里子全没。

    转头对上唐枭马上换一副面孔,笑嘻嘻像个混子,也非要跟唐枭比一比。

    比射击,谁来唐枭都不怵。

    “宋大队长,咱丑话说到前头,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你要是输了可别说我不给你面子”,唐枭对宋峰说道。

    宋峰指着她,笑对陈所等人说道:“这小同志有意思,你要是真能赢我,你就是座金佛我也给你挖来”。

    当着陈所的面说要撬人他可一点儿没不好意思,唐枭也没把这话放在心上,只一心赢这人。

    宋峰要跟她比狙击,目标在超射程的地方,谁击中谁赢。

    唐枭拿到狙击枪之后没有马上瞄准射击,而是手工改造枪管和子弹,一线作战部队的战士都知道,这个方法可以延长射击距离,以达到击中射程外目标的目的。

    她神情专注,手法娴熟,好像周围的人都不存在,她的眼里心里就只有手中的枪和远处的目标。

    改造好枪和子弹,她才开始瞄准,果断射击,“砰”的一声,子弹直击目标。

    “好!”射击场的角落,一枪械维护员忍不住赞道。

    他旁边的人则非常淡定,只低声哂笑道:“跟她比这些,那不是自取其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