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枭到家之后喂完熊猫收拾完之后才给奚星河打电话。『『ge.

    他住宿舍,以前还有舍友,前两天学校突然把他调到一个单独的房间里面,原因是什么大家都很清楚。

    这个点儿他还没有睡,还在学习呢。

    唐枭直接问他特殊群体组织找他的事儿,问他是怎么打算的。

    奚星河挺懊恼的说道:“我就知道李大嘴靠不住,让他别跟你说了,一转头他就不守承诺了。”

    “行了,你也别怨李天昊,他也是担心你”,唐枭替李天昊说道。

    “我知道,真正关心我的不多,他算一个”,奚星河低声闷闷的说道:“他们确实找我了,不过我什么都没答应。我以后是要考警校的,还是低调一点儿好。现在的情况其实我就很不愿意看到,悄悄的平息下来最好。”

    这一点他倒是跟唐枭想到了一块儿。

    如果以后再有不相干的人找你,你就让他们给我打电话,就说你的事情要通过我才成。

    奚星河闷闷的声音突然清亮起来,“谢谢你枭枭姐,我就怕给你添麻烦”。

    唐枭十分不在意的说道:“这有什么麻烦的,就几句话的事儿而已。你推几次,以后再有要找你的人就会直接来找我,没人打扰你就好好学习,别胡思乱想。”

    “嗯,我知道”,奚星河特别乖,应下后犹豫了一下又道:“枭枭姐,真的谢谢你,要是没有你支持我,我现在肯定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毕竟还只是个读高中的孩子,他也只是比同龄人成熟一点而已,在没有父母保护的情况下要是没有唐枭肯为他出头,说不定这孩子早就崩溃了。

    唐枭从不觉得自己有多伟大,她只是去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救人,救一个可怜无助的孩子,这就是对的事情。

    挂断奚星河的电话,唐枭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心里开始盘算起别的事情来。

    因为对涉du的案子有了一点儿猜测,所以她不打算再坐以待毙,要行动起来。不过这个行动必须隐秘,不能被别人察觉到,她要为此做一些准备。

    刚想出点儿眉目来,手机突然嗡嗡的震动起来,是微信消息。

    她点开来一看,竟然是家长微信群里的消息。

    她微信里面有好几个群,不重要的都被她屏蔽了,她怕班主任有重要通知自己错过,所以就没有屏蔽这个群。

    白天还都挺消停的,这都快睡觉了这群还热闹起来了。

    一个家长用长长的一串文字感谢班主任老师的辛苦付出祝老师身体健康。

    然后就开始没完没了了。

    其他家长纷纷发言,还都是长篇大论,但都有一定的套路。先感谢老师,再祝福老师,最后再拜托老师多照顾照顾自家孩子。

    唐枭:……

    她要是班主任肯定不会仔细看这些信息,没什么营养,有这个时间还不如看一篇学生的作文儿呢。

    她虽然没仔细看每个人都发了什么,但还是从第一条往下翻了翻,没有翻到奚星河父母的信息。

    这对儿夫妻真的是……

    不管对奚星河有什么意见,不管夫妻间到底还有没有感情,也不管他们是合还是离,他们都不应该对奚星河不管不问啊。他们这样,就是不负责任。

    晚上快十一点了晏梓非才回来,挺累的样子,连澡都没洗就上了床,唐枭想问问他都忙了什么呢一转头人已经睡着了,不多一会儿呼噜都起来了。

    第二天唐枭醒来的时候晏梓非已经离开,昨晚那么累,也不知道今早是怎么起来的。

    吃完早饭收拾完家里这一摊去单位,刚在自己的位置坐下准备整理一下最近几天的处警记录呢,手机又嗡嗡的响起来。

    嘿,还是家长微信群。

    依旧是昨晚的套路,家长们给班主任发信息,一条一条的都挺长,先感谢再祝福最后再嘱托,看的人头大。

    人家都发,自己不发好像不合适,万一班主任真的看了呢。

    这样想着,昨晚还对此行径不屑一顾的唐枭特别认真的编辑了一条信息,只一句话——老师您真是辛苦了。

    发完放下手机,唐枭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她竟然真的跟其他家长一样给班主任老师发了明显是在拍马屁的信息。

    估计微信群里很多家长都不想发,只是看有家长发就觉得自己不发不大好,怕班主任挑理厚此薄彼,才随大流一起拍马屁。

    真可怕!

    这可是高中生的家长群啊,这要是幼儿园小学的家长群,那马屁得拍成什么样?想一想就觉得可怕!

    所里也有同事孩子上小学,唐枭不忙的时候就随便问了一下情况,嘿,还真跟她想的一样。

    同事唉声叹气的吐槽道:“真不知道别的家长是怎么想出那些词儿的,我抄都抄不来。每回早晚给老师发消息的时候就我发的最不行,我媳妇儿还跟我说要不我们也去报个补习班好好补一补作文儿,以后给班主任发消息也能发的有内涵一点儿。”

    唐枭:……

    行吧,一切为了孩子,都不容易。

    有为了孩子愿意放下面子里子腆着大脸拍马屁的家长,自然也有不负责只知道生不知道养的家长。

    唐枭今儿就处理了一桩跟这样的家长有关的警情。

    下午三点多钟,有群众报警说路边有一挺小的孩子迷路了,让警察过去看看怎么回事儿。

    唐枭和二师兄马上赶过去处理。

    小男孩儿四岁左右,背着个大书包,还是空的,问他什么都不肯说。

    没办法,唐枭和二师兄只能先把孩子带回派出所,用好吃的和好玩儿的他没见过的新鲜物什收买他,在取得他的信任后终于问出一点点有用的信息。

    孩子叫黄浩轩,四岁,父亲叫黄维勇,还是音译,具体是哪个wei哪个yong也不知道。

    电话号码不知道,家庭住址不知道,就读的幼儿园名字不知道,送孩子回家的困难还是挺大的。

    唐枭就让景染在网上发布了一条寻孩子父母的信息,又调取了发现孩子路段的监控,看看能有什么发现。

    忙活到晚上七点多钟,没有家长报案,发出的信息也没有人回应,只有监控这里有一点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