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强也不是吓大的,唐枭这近乎威胁的话语当然没有吓住他。 ̄︶︺sんцつ

    他瞪着大眼珠子猛然朝唐枭伸出手来。

    可惜啊,他手上的手铐另一端铐在桌子上,手能活动的范围有限,根本不可能对唐枭造成威胁。

    饶是这样,唐枭也没放过他。

    她也伸出手来,直接将朱强的半只手臂按在桌子上。十成十的力道,如一道紧箍,疼的朱强直龇牙。

    “别小看女人,惹急了不仅能暴揍你,杀了你都轻而易举!”唐枭压低声音对朱强说道。

    朱强终于有点儿害怕了,可嘴上还挺硬。

    “警察打人了!我要告你,告你打人!”朱强大声嚷嚷道。

    现在审讯室里有三个人,二师兄跟唐枭一伙儿的,朱强没有人证;审讯室的监控被唐枭挡在身后,她低低说的话和这些小动作都不会被监控到,又少一项证据,朱强根本告不赢唐枭,唐枭才不怕呢!

    唐枭嗤笑一声,“你叫啊,继续叫,你就是叫破喉咙都没人来救你!”

    二师兄:这台词为什么这么熟悉!

    “你是不是也对兰馨说过这种话?”唐枭邪邪的问朱强,“每次你动手打她,她哭着哀求你放过她的时候,你是不是都这样跟她说?”

    朱强白着脸不给回应。

    唐枭也没想听他说什么,走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来,不轻不重的敲了敲桌子,“再问你一遍,为什么跟踪兰馨?为什么给她留小纸条?”

    这回朱强说话没那么冲了,乖乖的回答唐枭的问题。

    “她是我媳妇儿,我供他上学养她爸妈老弟,她倒好,翅膀硬了就搞失踪,我当然得找到她。第一次找到她的时候,就随便留个纸条想吓一吓她,想着吓完了就把她带回家,没想到她的反应那么有意思。找个女人睡觉多简单容易的事儿,可找个女人随便吓唬看她恐惧又无助的样子可就不容易了,所以我就改了主意”,朱强回道。

    说完,他还提了个要求,“能给我根烟么?”

    一般在审讯的过程中对方提出这样不算太过分的要求民警都会满足的,可惜,他现在面对的是唐枭,注定没烟抽了。

    唐枭抬起眼皮瞅瞅他,轻哼一声,“抽烟?我还想抽你呢!憋着!”

    “照你这么说,你是发现直接动手打女人没有吓唬女人看她的反应有意思才一直追着兰馨给她留小纸条吓唬她呢?”唐枭确认道。

    朱强点点头。

    “这种感觉你们这些人肯定不会懂。她白着脸,眼睛里都是恐惧,身体瑟瑟发抖,走到哪里都不敢抬头看人,畏畏缩缩的样子有多迷人,我甚至都不用干她,只要想到看到她吓破胆的样子就能泄

    出来”。

    朱强的脑海里自动浮现出兰馨恐惧时的样子,脸上不自禁的浮现出沉迷的神色,很bian态,也很招人膈应。

    唐枭握紧拳头,真的很想冲过去揍他一顿,可是不行,她要真那么干了,她这身儿警服就别想再穿了。

    每个人产生yuwang的刺激点都不一样,就有那么一些人通过bao力产生xing奋点,还有人通过受nue寻找刺激,这个群体人数不算少,不过都隐藏的很好。

    还有一些人比这群人更奇怪,他们的刺激点五花八门儿,都挺匪夷所思的。

    朱强说的没错,唐枭和二师兄都理解不了他这种通过给别人制造恐惧来得到满足的行为。

    朱强在这方面算是觉醒的比较晚了,都快四十的人了才发现真正能给自己带来身心愉悦的方式竟然是这种。

    可这方面的意识一旦觉醒就再没有回头的可能,即便通过心理干预也只能让他尽量控制,不小心受到外界的刺激他还是会对别人下手。

    想一想,其实挺恐怖的!

    这种人,他们不杀人不放火,犯下的罪行不大,给人造成的影响却非常的深远。

    就比如兰馨,往后余生,她可能都走不出小纸条的阴影。

    “啪”的一声巨响把朱强从幻想拉回现实。

    拍桌子的是二师兄,真正的铁血男儿当然看不惯朱强这个样子,二师兄也和唐枭一样憋着口气都想揍朱强一顿呢。

    “你在京都靠什么生活?”二师兄冷冷的问道。

    他们都知道,只就跟踪和留小纸条这两项,根本不能把朱强怎么样,要想真的给予他惩罚还得寻找别的罪名。

    他的经济来源很可疑,是一个突破口。

    二师兄就这个问题展开问话的时候,唐枭先出去看了一眼兰馨。

    景染给她泡了一杯养生茶,这会儿正抱着软和的抱枕端着养生茶跟景染排排坐看动画片儿呢!

    唐枭:……

    行吧,她的担心都是多余的,甭管多有心事儿的人碰着景染绝对都能被她感染,跟她一块儿乐呵。

    转头唐枭给陈所长打了一通电话,汇报情况,然后申请支援。

    这次申请支援和上次的可不同,上次查的是跟踪,这次查的可疑经济来源,可能牵涉出更严重的犯罪,派出所人手不够,陈所长可以向分局申请支援。

    陈所长也很为难,对唐枭道:“你这只是可疑,没有切实的线索分局那边不一定乐意查啊”。

    “要真有线索的话还用的着分局那边儿么,咱们直接就顺藤摸瓜了!”唐枭小小声说道。

    陈所长叹口气,“现在也挺晚了,明天我跟分局汇报一下,你们先查着吧”。

    挂了电话,唐枭也叹了口气。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分局以上各个单位都想办大案,因为成功破获一个大案就可能立功,立功就意味着有机会升职加薪,像朱强这种小人物犯下的琐碎小案子,上面不愿意接,基层派出所有心查但是人力物力各个方面都有局限,很麻烦。

    打完电话,唐枭又回到审讯室。

    二师兄这边没什么进展。

    朱强这人四肢发达却也不是没头脑,他知道交代自己跟踪兰馨这些事儿不够判刑的,对他的影响不大,可若是说了别的那可就不一定了,所以死咬着钱是他自己的,是他以前赚的这一点不松口。

    “成吧,你不说就不说,我们有时间慢慢查”,唐枭一点儿不着急的说道:“你先搁我们派出所待十二个小时吧”。

    走出审讯室,二师兄神色凛然的说道:“从刚才他的反应上就能看出来,这孙子一定有问题,我一定要查出来!”

    唐枭很同意他的说法,不过现在还有一件比查案更重要的事儿。

    “二师兄,你还没吃饭吧?咱们先去吃点儿东西,吃完再说别的”,唐枭提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