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回到家,总觉得家里空荡荡的好像少了点儿什么,各个房间转悠一圈才想起来,她的熊猫还在消防中队呢,家里少了个能跑能闹的小东西能不空荡吗。 www..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她又穿好衣服去了消防中队,距离训练场挺远就看到晏梓非拄着单拐在场边对训练中的消防员严厉的训话,那样子还挺吓人的。

    唐枭没过去打扰他,兀自去了搜救犬训练的地方,看到熊猫贼乖巧的跟着一条金色毛的搜救犬走独木桥。

    人家搜救犬眨眼的工夫就从独木桥上跑过去,而熊猫呢,抖着腿慢悠悠的走着,好像一不小心就能从上面掉下来,唐枭看着都揪心不已。

    她不轻不重的唤了熊猫一声,它听到声音腿也不抖了步伐也不慢了,撒开四条腿直接朝她奔过来,还当自己是多小一条犬呢直接跳起来扎唐枭怀里,唐枭被它撞一趔趄差点儿摔地上。

    “行了行了,别舔了这就带你回家”,唐枭一边儿躲着熊猫湿漉漉的大舌头一边说道。

    回家前,她又去了训练场,这回晏梓非连单拐都不拄了,一条腿支撑地面一条腿虚虚点地站在那儿训斥小战士。

    训练中的晏梓非特别的一丝不苟,特别的严厉,一点儿不像他生活中那样不正经。唐枭喜欢他生活中乐观放松的样子,更喜欢他工作中严肃认真的样子。

    不知不觉就在旁边看了半天,天都全黑下来,灯亮起来,晏梓非才放过小战士,一转身就看到唐枭了。

    他走过来,伸手先摸了一把熊猫的狗头才跟唐枭说话,“你看多久了?怎么也不叫我一声?”

    “也没多久,随便看看”,唐枭不好意思说自己一看就是一个多小时。

    晏梓非也没有多问,还想说点儿什么,中队的警铃突然响了起来。

    有紧急情况,晏梓非一句话都没说拄着他的单拐用正常人都追不上的速度快速消失在唐枭的视线里。

    三分钟后,三辆消防车呼啸着开出消防中队,唐枭连嘱咐一句“注意安全”的话都没说出口。

    平常晏梓非出勤她不知道还不多担心,现在知道他出去救援心里就总也放不下来,回家后先看微博,想看看哪里有火情或其他灾情,微博上风平浪静最好,证明没出大事儿。

    可惜,事与愿违。

    微博上已经有人发视频,大庄桥邻侧的李子沟派出所辖区内一建筑工地发生安全事故,一栋在建的楼层突然坍塌,有七名工人被埋在废墟之下!

    事故现场去了很多消防队,晏梓非的中队不过是被调遣过去的救援中队之一。

    这是一场和时间赛跑的救援,哪怕快那么一秒钟都有可能挽救一个人的生命。

    唐枭开了电视,调到地方台,新闻里果然已经有了报道。

    这么大的事儿,新闻媒体肯定会有现场直播。

    大晚上的,工地灯火通明,挖掘机开进现场,在外围一点一点的挖土石砖块。消防员们则用各种工具挖掘生命体征较强位置的土石砖块,现场人很多,但井然有序。

    唐枭没有从人群里发现晏梓非的身影,他腿脚不方便,应该没有在一线,很有可能待在指挥车上坐镇指挥。

    救援行动持续了将近四个小时,七名被掩埋的工人全部救出,其中三人不幸罹难,四人重伤,全部送往医院救治。

    参与救援的人员中也有不少人受伤。

    到了救援后期,用工具挖掘怕伤到埋在下面的人,消防战士们就只能徒手挖,好些战士的手都磨破划伤。

    唐枭特别心疼他们,都是二十左右岁的年纪,同龄的孩子还在享受大学时光,而他们,却在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抢险救人。

    晏梓非不回来她也睡不着,就一直等着。

    一直等到后半夜,外面才传来锁芯转动的声音。

    防盗门打开的时候,唐枭已经迎到门口。

    她第一眼就看到晏梓非被绷带包裹的像粽子一样的双手,忧心问道:“你受伤了?你也冲一线救援了?”

    晏梓非进屋疲累的坐在沙发上不想动弹,对唐枭勉强笑了一下,“不严重,放心吧。当时情况紧急,我就过去帮了一下忙,救出来一个,这伤没白受”。

    唐枭坐他身边,小心翼翼的捧起他的手拆开绷带来检查。

    伤的确实不重,只是皮肉伤,可看的人特别的心疼。

    十根手指全部受伤,皮磨破露出鲜红的血肉,还有几片指甲翻起来,都说十指连心,可以想见他有多疼。

    晏梓非看她心疼,叹息一声,“真没事儿,你往好的方面想,我用十根手指和几天的疼痛换来一条命,多值得。我救出来的那个小孩儿才十九岁,是个大学生,家里条件不好就一边读书一边打工赚钱,挺好一孩子”。

    “我知道,确实值得,可我还是心疼你。战士们怎么样?没有受重伤的吧?”唐枭又问道。

    “都受伤了,我这还是轻的。明天的训练我还得重新安排一下,很多训练项目他们现在都完成不了”,晏梓非蹙着眉,思绪已经转到明天的训练上。

    唐枭无奈的摇摇头,拉他起来,“去洗个澡吧,我帮你”。

    洗完澡躺床上准备睡觉已经凌晨两点多钟,晏梓非就躺在身边,唐枭安心不少,不多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上,他们就收到一个很不好的消息。

    昨晚晏梓非和战友们费劲巴拉救出来的那位十九岁的上进大学生还是没有抢救过来,于今日凌晨四点多离世。

    唐枭没有参与救援,体会不到那种倾尽全力把人救出来后的喜悦,更体会不到喜悦过后又闻噩耗的悲恸。

    晏梓非的情绪很消沉,唐枭有点儿不放心他,吃过饭后送他去消防中队,结果一不小心看到两个不到二十岁的小战士凑在一块儿偷偷的哭。

    他们的手上也缠着绷带,显然参与了昨晚的救援行动。

    唐枭想过去问问他们怎么了,晏梓非却叫住了她。

    “让他们哭吧。他们现在肯定特别的自责,如果我们能快一点儿,再快一点儿,说不定那个上进学生就不会死”,晏梓非压抑着情绪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