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贵校解决事情的态度?”唐枭质问道:“管理失责的学校不想着整改,出现重大失误的教师不想着处理,犯了错的学生不想着处罚,从头到尾没有说过一句道歉的话,你们这教书育人的地儿挺别致啊!”

    唐枭这含讥带讽的语气着实让副校长不舒服,他要解释,唐枭却没有给他机会。.『.

    “你们的态度让我很失望,宋琪在你们这样的学校读书我表示担忧。所以,后续我会和教育部门以及民政和妇联反应情况,相信到时候贵校会给我们一个满意的回馈态度!”唐枭沉声说道。

    学校想息事宁人就是不想惊动那么多部门,因为一旦相关部门插手,学校的麻烦就大了。

    唐枭这一年多的基层民警不是白当的,这些个弯弯绕绕她已经很清楚,打蛇打七寸,她就是要让这些个只想着升官发财完全忽视教育本质的渣滓知道,宋琪不是他们眼中那个软弱可欺的小姑娘,她身后有强大的后盾!

    副校长被她的强硬态度弄懵了,自己又不能擅自更改决定,于是又紧急联系学校的其他领导,商量着该怎么解决这件事。

    结果呢,商量半天,给出的解决办法还是给钱。

    这回不给五千了,要给十万。

    十万块的封口费么?

    说实话,唐枭没有权利决定要不要这十万块,因为她不是宋琪的监护人。

    显然校方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在和唐枭他们说这件事的时候顺带着也给宋琪的家里打了电话。

    外孙女被欺负了没时间管的姥姥姥爷这会儿倒是有时间了,颠颠的赶过来笑呵呵的就要接钱,对学校领导点头哈腰还直说“谢谢”。

    唐枭心里特别气,却也拿他们没有办法。他们是监护人,他们有这个权力。

    不过,拿钱的是宋琪的姥姥姥爷,唐枭可没承诺什么,一些事情该做还是得做。

    于是,知道事件全部细节的唐枭以小庄桥派出所民警的身份打电话到教育局说明此事,还联系了区妇联和民政部门一起介入此次事件。

    校园霸凌可是热点,一旦有媒体发觉肯定会大肆报道,到时候这学校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可唐枭并不想惊动媒体,毕竟事件曝光出来对宋琪也不是好事。她才十三岁,需要的是宁静的生活。

    当然,几个相关部门并不知道唐枭的打算,他们只看到唐枭对处理这件事的决心和态度,怕唐枭引来媒体,所以处置的非常高效。

    教育部门责成学校和涉事女生向宋琪道歉,并且决定把宋琪转到一所学校风气更好对她的学习成长更有利的学校。

    妇联和民政两部门也高度关注宋琪的家庭情况,在了解到宋琪现在的生活状态后决定起诉宋琪监护人,要求解除他们的监护人身份。

    一旦法院给予这样的判决,那宋琪将由相关部门安排生活事宜,她的姥姥姥爷舅舅舅妈以及他们的孩子必须在宋琪成年后将房子归还给她,由她自己处置。

    宋琪的姥姥姥爷当然不乐意,他们不敢找zf部门闹,就想揪住宋琪,让宋琪自己说他们对她非常的好。

    然而唐枭并没有给他们sao扰宋琪的机会,自从那天发现宋琪被同学欺负后,宋琪就住进了唐枭家里。

    其实有相关部门插手之后,宋琪的生活就该由他们来安排,可宋琪死活也不跟他们走,就拉着唐枭不放手,最后实在没办法唐枭才把宋琪带回家。

    这些天宋琪都没有去上学,白天唐枭和晏梓非都不在家里,她就自己在家和熊猫玩儿,唐枭二人忙没有时间遛狗她还会帮着遛狗,在这个家适应的非常好。

    宋琪住进唐枭家里这事儿全所上下都知道了,大家对这件事评价不一。

    有些人认为她管的太多,是在给自己添麻烦。

    还有人觉得她很了不起,做了别人想都不敢想的事儿。

    一般同事都只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解读这件事,只有唐枭的好朋友才会设身处地的替她想。

    张嘉辉就很不赞同唐枭的做法,甚至在这天下班儿后特意叫她出来要跟她好好的谈一谈。

    “你和晏梓非才结婚,都才二十多岁,真的要养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张嘉辉难得板着脸问道。

    唐枭失笑,“你对我和晏梓非是不是有什么误解?我是警察,他是消防员,我们就是普通人,不是圣人!让宋琪住在我那儿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总不能扔那儿不管吧。但这也只是暂时的,等她情绪稳定一些,相关部门给她安排好新的去处,我们会送她离开”。

    张家辉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我还真以为你俩一个圣母一个圣父呢”。

    唐枭叹口气,“我和晏梓非现在都快揭不开锅了,给熊猫买狗粮都得算计半天,哪有能力养个孩子。就算我们有经济上的能力,养孩子又不是养个小宠物,哪里那么容易,我们可负不起这个责。话说回来,就算我们能负起这个责任,我们也不可能这么做”。

    “为什么啊?”张嘉辉被她说懵了。

    “你做内勤接触的事儿比较少,我这跑外勤的见天的遇着事儿,还能见谁可怜都领家里来养着啊,我只有帮一把的能力,没有帮一辈子的能力”,唐枭挺实在的说道。

    还是那句话,她不是圣母。她可以很努力的工作,但绝对不会因为工作彻底失去自己的生活。工作和生活中间有一条线,可以偶尔越线,但绝对不能撤掉这根线将两边混在一起。

    宋琪看着木讷,其实是个心思非常细腻的小姑娘,她也知道不能在唐枭家里住很久,早晚都会离开,所以尽量的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不给唐枭和晏梓非惹麻烦。

    就在相关部门给宋琪安排好生活上的事儿,第二天就可以把人接走的时候,一直不主动开口说话的宋琪竟然在晚饭后主动开口跟唐枭说话了。

    “我,我,我看到飞,飞,飞机……”她结结巴巴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