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琪的父亲是一名杀人犯,已经在宋琪七岁的时候被执行枪决,而他杀害的人正是自己的妻子,宋琪的母亲。『『ge.

    案发时宋琪就在现场,是年仅六岁的小姑娘颤抖着沾满母亲鲜血的手拨打了报警电话。

    小庄桥派出所的民警是第一批赶到现场的警察,还是老赵把宋琪抱离现场的呢。

    以前老赵就跟唐枭说过那时的情景,他们推开宋家的门的时候,吸du失控杀妻的男人挥舞着带血的尖刀在房间里乱窜,六岁的宋琪躺在已经断气的母亲身边,沾了一身的血,头发和脸上都是。

    老赵把小宋琪从血泊里捞出来,小姑娘一点儿没挣扎,大眼睛黑溜溜亮晶晶的,一滴眼泪都没有掉。

    事后在儿童心理专家的陪同下警察问了小姑娘一些问题,结果小姑娘一句话都不肯说。

    再后来,小宋琪的父亲被判死刑,她的姥姥姥爷和小舅从老家搬过来住进发生过凶案的房子里,小宋琪也一直跟他们一起生活。

    其实当时心理医生是不建议小宋琪再住在那所房子里的,六岁的孩子,已经记事儿了,发生在那所房子里的事情可能成为她一辈子的噩梦,还是远离的好。

    可孩子的姥姥姥爷却以没有别的地方居住为由不肯搬走。他们是小宋琪新的监护人,他们做出这样的决定警察和心理医生都没有办法。

    从那之后,小宋琪整整三年多没有说话。后来虽然在心理医生的疏导下有所好转,肯开口说话了,却留下了口吃的毛病。

    读小学的时候班里的同学老师就不大喜欢她,她说话结巴,不合群,学习成绩非常糟糕,每回班里有几人一组的活动或学习任务的时候都没有人愿意跟她一组,就算老师强硬的把她分到某一个组里,她也是可有可无的透明人,没有人愿意搭理她。

    时日久了,小宋琪更加阴郁,也更加的不讨喜。

    唐枭第一次跟宋琪说话的时候,小姑娘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那黑黢黢的眼睛里像是氤氲着一层阴郁黑气,可以透过视线传递给唐枭。

    唐枭一个连生死都经历过的成年人都被这目光看得后背一凉,极不自在。

    不过她没有像很多人那样选择躲开,而是耐着心跟她聊天,虽然这个聊天是单方面的,小姑娘几乎没给她什么回应。

    后来每回唐枭遇着她都会停下来跟她说上几句话,也不用小姑娘回应,只要她知道身边并非所有人都那么冷漠就好。

    这一次,还是小姑娘第一次主动跟她打招呼呢,如果一声不吭的拉住别人的衣摆算打招呼的话。

    唐枭停下脚步,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怎么了?叫我有事儿?”

    小姑娘摇摇头,没说话,也没松手。

    宋琪家在两条街前面,跟唐枭并不顺路。

    唐枭只犹豫了一下便问道:“前边儿就是我家,你要不要去玩儿?不想去也没关系,我送你回家”。

    宋琪只回答了一个字,“玩”。

    唐枭把人带回家,路上给宋琪家打了电话,告诉她姥姥姥爷人在她这儿呢别担心。

    估计他们也不会担心,老夫妻俩正忙着看还不满周岁的孙子呢,除了学校要收费的时候骂宋琪几句平常根本不管她。

    小姑娘很拘谨,坐在沙发上一动都不动,跟个雕像似的。

    唐枭去厨房切水果,让熊猫过去陪她玩儿。

    吃水果的时候唐枭又订了两份外卖,吃完晚饭,看小姑娘还没有想要回家的意思。

    “宋琪,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不管什么事儿你都可以和我说,能帮的我一定帮你”,唐枭尽量柔和的说道。

    宋琪低着头,闷闷的不说话。

    唐枭很发愁。

    这可咋整?

    “你什么都不肯说我也帮不了你啊”,唐枭叹息着说道。

    宋琪抬头看看她,张了张嘴,也只磕磕巴巴吐出两个字,“回家”。

    唐枭亲自把小姑娘送回家,还跟宋琪的姥姥聊了一下,想知道这小姑娘到底为什么这么不对劲儿。

    结果孩子姥姥却道:“她整天不都那样吗,神神叨叨的,跟谁欠她百八十万似的。小唐你别操心,她都多大的人了没事儿的,晾着她两天自己个儿就好了”。

    就这样的成长环境,孩子能好就怪了。

    跟宋琪姥姥没话说,唐枭便要了宋琪班主任的电话,第二天上班的时候给班主任打了一通电话。

    宋琪班主任是一位还不到三十岁的男老师,工作没几年,工作经验匮乏,对宋琪这样的学生也束手无策。

    被问及宋琪在学校的情况的时候,班主任叹息着回道:“警察同志,我们一个班好几十个孩子,我一个人根本管不过来,也没办法关注到每个人的情况。宋琪一直都那样吧,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安安静静的不惹事儿,木木呆呆的也不学习”。

    班主任这里也没得到有用的信息,唐枭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回头跟二师兄商量该怎么办,二师兄提议道:“今儿去她学校看一看吧,咱俩一块儿去”。

    这孩子整天不是在学校就是在家里,要真发生什么事儿肯定逃不过这两个地方,先去学校看一看,确定没事儿再看看她家里是不是有事儿。

    俩人商定好之后就趁着午休时间去了宋琪就读的初中。

    他们特意没穿警服过去,怕给宋琪惹麻烦。

    学校管理的并不十分严格,两个陌生的成年人进出学校保安竟然都没有询问一句。

    “去找老师还是随便看看?”二师兄问道。

    唐枭看了看表,这会儿学校也是休息时间,学生老师应该都在吃饭吧。

    “咱们先在学校转一转,了解一下学校的校风,一会儿再跟班主任联系吧”,唐枭回道。

    他们在学校转一圈,发现这个学校的校风大概就是乱了吧。

    学校监控形同虚设,有六成都没有开,开的那些也多冲着天上,也不知道想监控谁。

    有学生烫发染发,没有按规定穿校服,甚至还有男生就在校园里堂而皇之的抽烟。

    二人忧心忡忡的给班主任打了电话,然后一起去办公室找班主任,路过教学楼二层的时候,唐枭隐隐听到什么不寻常的声音,转头问二师兄,“你听到了吗?”

    二师兄蹙着眉,朝一个方向指了指,“在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