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不暴露马大爷,唐枭只能跟他继续周旋。ωヤノ亅丶メ....

    “老钱,以前你不老念叨着想娶个媳妇儿好好过日子吗,现在就有这么个机会。王大妈要组织一个中年相亲大会,你这年龄条件正合适,先跟你打一声招呼,回头给你在王大妈那儿报个名”,唐枭笑着说道。

    钱进脸上也挂着笑,只是这个笑有点儿不大自然。

    “甭了吧,我这什么条件你也知道,真要有人愿意跟我那也不是坑人家呢吗”,钱进推辞道。

    唐枭不赞同的摇摇头,“话不是这样说的,你有个媳妇儿管着肯定就和现在不一样了。以前是我的工作方向错了,早该想办法解决你的个人问题的,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可千万不能错过”。

    钱进还要拒绝,唐枭忙在他开口前说道:“行了,你也别磨叽了,这事儿咱们就说定了。我现在就给王大妈打电话,你这……”

    “哎,警察同志!”钱进为难的叹口气,提高声量叫了唐枭一声,在唐枭看向他的时候,咬咬牙,交代道:“其实您不用为我这点儿破事儿操心,我有对象了。就是我们这都挺大岁数了还处对象怪不好意思的,就商量着谁都不说,时机到了直接领个证搬一块儿过日子就完了”。

    唐枭一连问了好几次对象是谁,钱进都嘴巴特紧的不肯说,唐枭套话也不好使。

    看来他是真铁了心的不肯说那女的是谁,唐枭便也没有再问这个问题,只问道:“那你给我讲讲你们的恋爱过程呗,我还挺感兴趣的”。

    唐枭给他倒了一大杯水,还不知道从哪位同事那儿顺了个苹果,全都塞给钱进,让他慢慢说。

    只要不提恋爱对象是谁钱进还挺乐意跟唐枭聊天的,眉飞色舞的说起自己的恋爱过程,把一个中年恋说的跌宕起伏,跟小说情节似的。

    其实去掉他那些花里胡哨的修饰,整个故事并没有什么亮点。

    就是跟女方闲聊的时候不经意的聊聊sao,没想到对方给了回应。大家都不是二十来岁的小年轻了,还整羞涩含蓄那一套,看对眼儿后也不浪费时间,火速确定关系,处半个月就已经开始谈婚论嫁了。

    “行啊你老钱,我以前还真没看出来你还是情场高手呢!”唐枭笑着对钱进说道:“既然你这次是认真的,那就好好的过日子,回头找一份工作,不能结婚了让媳妇儿养你吧!”

    老钱连连点头,“那是当然,我都想好了,等我俩领了证,我就出去找工作。现在工作也好找,咱胡同内说话结巴的小胡都能送外卖,我哪儿比他差了!”

    唐枭欣慰的点点头,爱情的威力真是不小,竟然还能让懒汉变勤快。

    事儿了解的差不多,唐枭也不想耽误人家老钱约会,就想放他走,二师兄拿着一摞打印出来的资料匆匆走过来,似乎有紧急的事儿要说,看了看钱进,又把话都咽了回去。

    “老钱,今儿咱就聊到这儿,回头再……”

    “钱进,你先别走,回头有话跟你说”,二师兄突然打断唐枭,给她使了个眼色。

    唐枭心下一凛,心知二师兄着急的事儿可能跟钱进还有关系。

    她先让钱进在原位坐着,自己起身跟二师兄去了别的地儿。

    二师兄把刚打印好的资料给她看。

    崔红敏母女还真的不简单。

    资料上是她们在全国九个省市的作案记录,在这九个案子里,这对母女分别用了不同的名字,显然还涉嫌身份证造假。

    她们犯的是什么案呢?简单来说,就是骗婚。

    法律上没有骗婚这一说法,不过她们通过跟别人订立婚约骗取彩礼完全够的上诈骗罪,而这诈骗金额竟然有几百万之多!

    各地方公安机关只把母女俩的行骗当成个案来处理,再加上崔红敏母女作案手段高明,致使她们能逍遥法外好几年,甚至流窜到京都来了。

    二师兄不过是找景染随便查一查崔红敏母女的信息资料,恰好景染这姑娘最近在追一部刑侦剧,里面恰好就有一个负责网络侦查的女性角色,特别厉害,她把自己代入到那个角色里,顺手就给崔红敏母女俩的照片儿做了个扫描,然后跟内部系统里的嫌疑人照片做了比较,就比出一个连环诈骗案来!

    “钱进还什么都不清楚,我拿资料给他看一看,你去跟陈副所说一声,让他去联系那几个地方的公安局,看来要并案处理了”,唐枭对二师兄说道。

    二师兄点头,麻溜的忙正事儿去了。

    钱进得知崔红敏在全国各地所犯的案子后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

    “不,不可能,红敏不是那样的人。你肯定搞错了,你看名字都不对,红敏跟这些案子肯定没有关系!”钱进急赤白脸的说道。

    钱进整个人都是懵的,连唐枭是怎么知道他在跟崔红敏处对象这个问题都没在意。

    “我们现在只是比对了照片,还需要请崔红敏和邝美灵来所里采集一下指纹,有没有搞错今天就能知道结果”,唐枭沉声对他说道:“先让你做好心理准备,省的你在她们被抓之后才知道真相承受不了”。

    能先跟钱进说这事儿就说明唐枭他们已经百分之一百的确认崔红敏母女就是连环诈骗的嫌疑人,比对指纹也不过是流程一部分而已。

    既然他已经知道了暂时就不能让他走,得先把崔红敏母女缉拿归案,省的她们跑了。

    陈副所的动作很快,跟分局和其他几个地方的公安局都取得联系之后,开始对崔红敏母女组织抓捕。

    抓捕行动唐枭没去成,因为她在安抚哭成孩子的钱进。

    这半个月他过得太快活,所以得知真相之后还真有点儿受不了。

    更让他受不了的是,这半个月的时间他在崔红敏身上花了八千多块,他可把压箱子底儿的钱全都拿出来了。

    唐枭等他哭的没那么凶了拍着他的肩膀安抚道:“你该庆幸在还没被她骗的把房子都卖了她卷钱跑了的时候发现真相,就当八千块钱买个教训吧,以后找对象长点心眼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