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时刻,唐枭反应也是快。

    直接转身去按准备跑路的隋鑫。

    不到二十岁的大小伙子,身上没有二两肉,唐枭把他扑倒在地的时候还被他身上的骨头硌着了,疼的直龇牙。

    “小兔崽子,我看你往那儿跑!”说话间,唐枭已经把人铐上。

    隋鑫挣扎,嘴里辩道:“不怪我,真的不怪我,都是老头儿多管闲事儿不让我拿钱,我们班组织活动要交钱,我必须得交钱啊。我也没怎么着他,就随手捡了个东西砸了他一下,都没用劲儿”。

    话音未落,查看完老人家的情况还打了一通电话的二师兄冷着脸出来,直接把隋鑫提溜起来,握紧的拳头好似随时都能挥到隋鑫的脸上。

    唐枭伸出一只胳膊搪在二师兄和隋鑫之间,怕二师兄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惹出事儿来。

    “老人家情况怎么样?”唐枭沉沉问道。

    “我给陈所打电话了,他们会跟分局联系,让他们派技术科的人过来”,二师兄回道。

    唐枭讶然睁大双眼,不可置信的问道:“老人家他……他不行了?”

    不出人命只是伤重的话,没有必要惊动技术科的人来勘查现场。

    出了人命,那就需要技术科痕检方面的同事过来通过现场留下的各种痕迹还原案发经过,还需要法医来第一案发现场采证。

    “已经没了”,二师兄回道。

    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毫无悔意的隋鑫,嫌弃的推开,好像跟这样的人接触能脏了他的手。

    唐枭心里也被愤怒的情绪填满。

    那是隋鑫的亲爷爷,对待陌生人尚且不能想打就打想怎么着就怎么着,更何况是自己的亲人呢。

    在分局派人来之前,唐枭又远远的看了一眼老头儿的尸体。

    刚刚失去老伴儿,儿子是杀妻凶手,这老头儿已经很可怜很悲惨,不想惨事发生不过两天,他又命丧亲孙之手,世间能称得上悲剧的事儿,又有几件比这更惨呢。

    老头儿被钝器击伤头部,就那么倒在地上,血流出来,半拉身子都浸在血水里。

    他苍老枯瘦的手里还死死的攥着薄薄的一摞百元纸钞,大概因为沾了血,隋鑫并没有把钱拿走。

    刚才还拦着二师兄呢,这会儿她已经控制不了自己,转身就给了隋鑫一巴掌。

    不是拳头也没出腿,就是一巴掌。

    唐枭不喜欢这么打人,特别是打人的脸,总感觉这一巴掌打在脸上带了侮辱的意味。可是面对隋鑫,面对已知自己杀了爷爷只有害怕没有悔意的隋鑫,她觉得只给他一巴掌都是便宜他了。

    第二巴掌都要落到隋鑫的脸上了,手腕被二师兄钳住。

    “冷静点儿,分局的人马上就到”,二师兄在她耳边沉声提醒道。

    为了这么个畜生给自己惹一身麻烦不值得。

    唐枭深深吐出一口气,恨恨指着脸颊红肿嘴角流血的隋鑫,“兔崽子,记住,你成年了!”

    成年了,就意味着他要为自己的行为负完全的法律责任。

    本来就已经吓傻的隋鑫身体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脸色白的吓人,好像随时能一口气上不来死过去。

    对自己亲爷爷动手的时候不知道害怕,现在知道自己彻底完蛋了吓成这样,一点儿都不值得同情。

    分局的人过来大致了解情况之后也很震惊。

    隋鑫脸上的伤很诡异,可大家都像没看到似的,故意不去追究,大概是因为唐枭做了他们都想做的事儿吧。

    隋鑫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供认不讳,再结合痕检人员和法医的判断,最终还原出了详细的案发经过。

    下午十四时四十分左右,隋鑫回到家中取钱遭到爷爷的阻止。

    老人多次强调老伴儿办后事张翠住院都需要花钱,家中余钱已经不多,不是十分必要的话隋鑫就不要再从家里拿钱,可是隋鑫完全没有听进去,甚至动手在老人身上翻找起来。

    老一辈很多人都穷怕了,手里有点儿钱放哪儿都觉得不安全,只有放在自己身上才安心,隋老头儿就是这样的人。

    老伴儿眼睛还没花的时候缝了两个贴身的腰包,他们俩一人一个,重要的证件和钱都放在腰包里,几乎只有洗澡和晚上睡觉的时候才会摘下来。

    隋鑫知道自己爷爷身上有钱,以前是迫于父亲的威严不敢轻举妄动,现在父亲被抓起来了,家里没人能管到他,他便肆无忌惮起来。

    翻到腰包,证件胡乱的扔掉,直接要拿走里面全部的钱。

    隋老头儿当然不乐意,跟隋鑫抢钱。

    挺瘦巴的老头儿,看着弱不禁风,急眼了隋鑫也拿他没招。

    情急之下,隋鑫松手,捞起床头的烟灰缸狠狠的朝隋老头儿的头上砸去。

    一下足以让他达到目的,可他没有收手,连续击打了七下!

    隋老头儿倒下了,死死攥在手里的钱染了血,隋鑫很是嫌弃,没有拿这个钱,几乎把家翻了个遍,翻到八百多块钱。

    他手上身上都沾了血,先去洗了个澡,换了衣服,吹干头发还精心收拾一番,正准备返校的时候,唐枭和二师兄就来了。

    面对审问他的警察,隋鑫哭着解释道:“我真没想到爷爷会死,我没使劲儿,真的没使劲儿。我只以为他晕了,过一会儿就能醒过来,我没想杀人,我真的不想杀人。”

    他是过失杀人还是故意杀人,法律会给出最公正最正义的判决,可已经死去的人再没办法活过来,已经破碎的家庭也再没办法团圆。

    在隋鑫被捕之后,唐枭还去医院看了张翠。

    医生说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是可以出院的,可她接连受到打击,几天之内先后失去两位亲人,丈夫和儿子齐齐入狱,好好的一个家只剩下她一个人,精神已经崩溃,住在医院有人二十四小时看护着反而要好一些。

    唐枭坐在病床边,轻声唤她,她就好像没听到似的,歪着头,木呆呆的看着窗外,嘴里喃喃的说着什么。

    听不清楚,唐枭便凑近了一些,便听到张翠喃喃说着,“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