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枭还没开口呢,晏梓非先说话了。

    “大嫂,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啊,我刚才问你你说你什么都不知道!”

    老板娘瞅瞅他,眼神闪了闪,最终还是将目光落到唐枭身上。

    “小唐,除了你,我和你大哥谁都不信!”老板娘抓着她的手说道。

    晏梓非:……

    他到底做错了什么,老老实实训练救援,一心一意为群众做事,竟然还不被信任了!伤心……

    唐枭也没工夫管他什么情绪,问清楚事情比较重要。

    于是,她催促老板娘赶紧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老板娘回忆道:“就在着火前不久,我去后厨拿东西,看到有个人影从后门儿那闪过去,当时太忙了,我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呢,就没有多在意。现在想一想,肯定是那个人放的火!”

    烧烤店今晚生意特别火爆,前面客满,江燕和老板娘忙不过来,老板就时不常的也从后厨出来帮把手。

    那时候老板正在前面帮忙,后厨没人,有人从后门溜进来纵火也不是没有可能。

    调查火灾原因这事儿一直都是归消防大队及以上单位管的,消防中队是消防部门最基层的单位,只负责救援,调查事故原因并不在他们的权利范围内,所以晏梓非还真帮不上什么忙。

    本来吧,有火情发生大队就该派专业的人来调查,可这次火情发生突然救援迅速,前后统共也没花多少时间,又发生在大半夜,大队那边就以为是小打小闹根本没往心里去,负责调查的人就迟迟没有到达现场。

    晏梓非站起身来,“我给大队那边打个电话,让他们尽快派人过来调查”。

    一通电话过去,不多久调查事故原因的人员就过来了。

    最后的调查结果是,火灾确系人为导致!

    起火点是后厨的一个垃圾桶,那个垃圾桶里面放了大半桶的纸质包装盒,极易燃。有人把没有熄灭的烟头扔进去,不会马上起大火,所以老板娘进后厨发现有人影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垃圾桶的情况。

    为什么可以确定纵火的是老板娘口中那个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的一闪而过的人影呢?

    因为老板从不在店里抽烟,烟瘾犯了都是开后门去后巷抽,今儿这么忙,他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更不可能抽烟了。

    江燕和老板娘都不会抽烟,客人不能进后厨,刨除这些,那最可疑的就只有那一闪而过的人影了。

    送走消防部门的人天都亮了,老板和老板娘已经振作起来,开始收拾店面。

    中队有事,晏梓非也先一步回去了。

    唐枭揉揉酸疼的眼睛,一晚上没睡,也别睡了,还是回家洗个澡换衣服来所里办正经事吧。

    她申请调取了烧烤店后巷的监控,看过之后收获不小。

    老板娘眼睛没花,确实有人偷偷摸摸的从后门进入过烧烤店的后厨,那个人唐枭还认识!

    吴宝成,男,四十九岁,跟老板是同乡,就住在烧烤店楼上,前段时间因为工作中饮酒被辞退,现在仍待业家中。

    此人没有犯罪记录,但风评并不好。

    嗜酒,酒后还打老婆。奈何他老婆不报案,警方问她她也只会偏袒吴宝成,所以警察也拿吴宝成没有办法。

    唐枭想不明白的是吴宝成为什么要放火,他跟老板是同乡,关系很好,他现在住的房子还是老板帮他找的房源帮他租下来的呢。

    凭空想不出原因,等二师兄来上班儿,二人一块去把吴宝成带到派出所审问。

    虽然大家都能确认吴宝成是纵火的人,可监控只拍到他进入后厨,并没有拍到他扔烟头引火,现场也没有留下他的痕迹,他要矢口否认警察也拿他没什么办法。

    可做错事的人到底心虚,吴宝成一进审讯室就虚的不行,脑门儿上全是冷汗,说话都有颤音,被吓得不轻。

    唐枭把审问的工作交给二师兄。

    二师兄严肃不笑大眼一瞪的时候特别吓人,一般人都受不了,更何况本来就心虚的人。

    没坚持两分钟,吴宝成就把自己的犯罪事实全部交代了。

    以前,他跟老板都辛辛苦苦给别人打工的时候关系确实挺好,有一种好哥们儿一起吃苦的感觉。

    可是后来老板不给人打工自己开起店来,小日子越过越好,他这心里就开始不是滋味了。

    他自觉不比老板差,甚至还要强些许,凭什么老板就能过得好他却不行。

    这种想法在他被辞退后更加强烈,强烈到他看老板,看老板的家人,看楼下的烧烤店都不顺眼的地步。

    他觉得楼下烧烤店噪音太大,影响他睡觉;他觉得老板不够意思,明知道他失业找不到工作也不说请他去店里帮忙;他觉得老板娘特爱多管闲事儿,他打媳妇儿他乐意,媳妇儿还没说什么呢,老板娘凭什么劝媳妇儿跟他离婚……

    重重负面情绪夹杂在一起,终于在昨晚爆发。

    他喝了点儿酒,精神有点儿亢奋,又见楼下生意火爆老板几人忙前忙后,觉得应该做点儿什么给老板一家一点儿教训,让他们以后跟他一样甚至不如他。

    于是,他偷偷溜进后厨,本想等烟头把垃圾桶点燃看着火着起来再走的,奈何听到了老板娘的脚步声不得已先撤走。

    后来火真的着起来了,他还挺高兴的,觉得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老天爷都在帮他,觉得自己计划的一切都得逞了。

    奈何天网恢恢,谁都别想跑。

    “你自己喝大酒好吃懒做过不好日子还怪别人,想法挺有意思啊”,唐枭记录完吴宝成的口述,淡淡说道。

    吴宝成倒也比刚进来的时候镇定多了,叹口气说道:“警察同志,你们是不知道啊,我们是老乡,逢年过节回老家,别人都拿我跟他比,这事儿搁你们身上你们受得了吗,我觉得一般人都受不了!”

    “可能确实也有人跟你一样受不了,可也没多少人跟你似的因为嫉妒就放火啊”,唐枭沉声说道:“吴宝成,纵火是大罪,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也要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正如你所愿,接下来的几年你都不会听到有人拿你和别人做比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