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儿已经直播一个多小时了,一直哭哭啼啼,嚷嚷着要用水果刀把自己手指头切了。『『ge.直播间人气还挺旺,好几十万人同时观看,有嚷嚷着让他赶紧切的,还有劝他要想开的。

    也有人发微博朋友圈儿什么的寻找这个人,想让警方尽快找到他把人救下来。

    网络传播速度很快,还真就有人认识这小伙儿,马上打电话报警,最后事儿就落到唐枭和二师兄头上了。

    往小伙儿的住处走的时候,唐枭给还不大熟悉情况的二师兄解释道:“这一户以前住着个外国人,说是来学咱们的历史和文化的,一住四年多,历史和文化学到多少不清楚,倒是学了一手好厨艺,做饭倍儿好吃,特别是剁椒鱼头,我还吃过呢。前一阵儿他回国开餐馆去了,我就一直以为这房子空着,没想到这么快就租出去了。这新租户什么情况我还真不清楚,咱们进去之后只能随机应变,你可千万得压住脾气,别人家想放下刀子结果被你吓的真把手指头切了”。

    二师兄冷哼一声算作回答,快走两步直接走到唐枭身前。

    唐枭:……

    有一个话多如孙磊那样的搭档嫌烦,有一个话少如李天鹏这样的搭档也很苦恼啊。

    他们过去的时候这租户的房门没关,他们直接就进去了。

    那小伙还对着电脑摄像头举着刀子比比划划呢,哭哭啼啼含含糊糊也听不清具体说了些什么。

    “我说大兄弟,有话好好说,别……”看清楚这大兄弟的长相,唐枭差点儿咬着自己的舌头。

    这大兄弟她认识啊。

    他是二师兄本家,叫李雷,没错,就是李雷和韩梅梅的那个李雷,今年二十五岁。巧了,他媳妇儿还真的姓韩,叫韩雨轩,跟李雷同岁。

    这对小夫妻很有意思,都不工作,天天就窝在家里玩儿游戏,生活全靠双方父母支援,一天三顿叫外卖。每回不管什么时候去他们家,这俩人都在玩电脑,好像永远都不需要睡觉似的。

    李雷吧,性格有点儿软,就特别好欺负的那种,韩雨轩没事儿就呲得他,偶尔来脾气了还揍一顿,脾气再大点儿干脆就把人撵出去。

    还是冬天那会儿,唐枭晚上值班儿,就处理过李雷因为玩游戏坑了媳妇儿结果被踹出家门还让狗咬了的警情,唐枭印象特别深刻。

    “李雷,你媳妇儿呢?怎么搬这儿来了?”唐枭纳闷儿的问道。

    李雷瞅她一眼,哭的更凶了。

    “我,我现在就把手指头切下来,你帮我拿给我媳妇儿,告诉她,不管她还爱不爱我,我永远爱她,我不能陪着她,就让我这几根手指头陪着她吧”,李雷哭着说道。

    唐枭:……

    感情是夫妻感情出了问题,那得对症下药才成。

    唐枭往电脑上看了一眼,好家伙,屏幕上密密麻麻的弹幕,说什么的都有。这些人也是真的闲,一个切手指头的直播有什么好看的,好像真能切似的。

    “李雷,咱俩唠会嗑,你先把直播掐了,等咱唠完你再播”,唐枭要求道。

    李雷想了想,“那成吧,我就关一会儿”。

    关了直播,李雷一脸眼泪鼻涕的看着唐枭,“小唐,我媳妇儿要跟我离婚,她说我手指头跟脚趾头似的,笨的要死,跟我过不下去了”。

    唐枭想不明白,“过不下去跟手指头有什么关系?你俩到底闹什么矛盾了?我记着你俩关系一直挺好的呢,我还想跟你们学习学习,学学两口子过日子呢”。

    “我这段时间总不在状态,打游戏老拖她后腿,坑她好几回,她可生气了,要跟我离婚,还把我撵出来了!”李雷解释道。

    唐枭真想一拳头挥过去给他好看!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就为个游戏,小打小闹的就得了呗,闹离婚还闹的这么大动静,真不知道这俩人脑子里装的是豆腐渣还是芝麻糊。

    “她肯定是跟你闹着玩儿的,等她气消了就让你回家了,以前每回不都这样吗”,唐枭劝道。

    李雷伤心欲绝,直接用袖子擦去脸上的眼泪鼻涕,“这次不一样,这都好几天了,我给她打电话不接,网上给她留言不回,我偷偷回家她还把家里的锁换了,明摆着就是不想让我回去了,她就是不想跟我过了”。

    河水泛滥,李雷又嗷嗷哭上了。

    唐枭特别头疼,伸手夺过水果刀,随手又从桌子上拿起一个烂了一块儿的苹果削起来。

    “要不这样吧,你这手指头先别切了,万一你媳妇儿反悔了你手指头都没了以后还怎么陪她打游戏。我去跟你媳妇儿聊一聊,问清楚她什么意思,你看怎么样?”唐枭提议道。

    其实吧,李雷把切手指头这事儿弄的这么大就是想让他媳妇儿看到,想让韩雨轩主动联系他,想跟媳妇儿和好,想搬回去住,可惜直播没把媳妇儿吸引过来,倒是把唐枭引来了。

    有唐枭出面也好,至少也能让韩雨轩知道他要没了她就活不下去,让她知道他有多爱她。

    一个苹果削完,事儿也说定了。

    唐枭把苹果塞给李雷,“你吃吧,我先过去,让我同事陪着你”。

    把李雷交给李天鹏,唐枭马上赶去见韩雨轩。

    这姑娘还在玩游戏呢,根本不知道网上的闹剧。

    唐枭跟她说明情况,这姑娘回的第一句话是,“小唐你等一会儿啊,我到决赛圈儿了”。

    等了好几分钟,韩雨轩成功单排吃鸡,心花怒放。

    “谁不让他回家了,门儿就在那,他想回来就回来呗。我说离婚就是一时气话,没真打算跟他离。小唐,你叫他回来吧,这几天没人陪我玩儿游戏,我都郁闷死了”,韩雨轩倍儿洒脱的说道。

    “他回来过,但是你换锁了,他进不来”,唐枭挺无语的说道。

    韩雨轩一拍脑门儿,“这事儿我给忘了。我出去扔垃圾忘带钥匙,不得已请人给我换了个锁,他不知道,我也忘了跟他说了”。

    行吧,这俩人也是没谁了,也幸亏是他俩凑到一块儿,这要是各自找了别人,那就是坑了别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