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起通过网络施行诈骗的案子,小庄桥派出所警力、技术

    、经验等方面都有不足,所以唐枭和二师兄一致认为应该把案子提交分局处理。『→お℃..

    分局技术科网络技术分部可以通过网络确定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实施抓捕以及进行后续调查处理比较方便,早日追回被骗走的钱款,才能让蒋家早日归于平静。

    可惜,他们的想法没有得到高所的支持。

    高所觉得既然是小庄桥发现的案子,那就应该由小庄桥来处理,结案之后小庄桥领功,这可是一个扬名立万的好机会。

    “还扬名立万,他当咱们小庄桥派出所是什么地方,哪个江湖门派啊,他武侠小说看多了吧”,从高所长办公室出来,唐枭郁闷的嘟囔道。

    二师兄没说话,可看他那皱成个大疙瘩的眉心就知道,此刻他也很郁闷。

    “他不同意,那就只能咱们自己查了,我去找景染,让她……”

    “甭找了”,二师兄打断她的话,十分决绝的说道:“我跟分局汇报情况,出了事我担着。咱们工作本来就比较忙,根本抽不出更多的时间调查这个案子,自己干只是耽误时间”。

    唐枭朝他竖了竖大拇指。

    二师兄就是二师兄,有魄力,有担当。

    可她唐枭也不是怂蛋,这种事儿肯定不能让二师兄一个人扛,他们俩是搭档,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于是,俩人一起跟分局取得联系,在没有得到高所同意的情况下,就将案子移交给分局了。

    高所知道的时候案子已经取得重大进展,初步确定小姑娘是被一个有着丰富作案经验的诈骗团伙骗了。她加的那个群,里面除了她有四十多个骗子剩下的好几百人都是机器人,只是诈骗团伙用来挂机充台面的。

    如果小姑娘再细心一点儿就会发现,群里活跃的就这几十个人,其他的都没怎么发过言!

    分局同事已经锁定那些骗子的具体位置,都在国内,他们一个都跑不了。

    了解案情的人都很高兴,只除了高所。

    “你们胆子肥了是不是?竟然敢越过我直接跟分局联系,你们,你们这是找死!”高所气的一脸的横肉都在颤抖,“犯罪分子都在国内,不用越境抓捕,多简单的案子,如果咱们小庄桥派出所自己查办,短期内破案,这是多大的功劳!”

    “高所,您这话就不对了”,唐枭不得不一指头戳破他的美梦,“如果不交给分局,那这案子就没法在短期内破。您大概以为自己是孙悟空,无所不能,可惜我们都是普通人,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她这话说的含蓄,其实就是在说高所长没有自知之明呢。

    事实也正是这样。

    早前陈所还不是陈副所的时候,跟大家一样从早忙到晚,人手不够的时候照样出外勤处理鸡毛蒜皮的事儿,遇上难搞的嫌疑人照样亲自上阵审问处理。

    可眼前这位呢,喜欢开浪费时间浪费生命毛用没有的会就不说,还特会给自己找清闲,除了动笔签签字儿盖盖章跟分局的领导通通话拍拍马屁,他把其他该他干的活儿都交给别人去干了,成天就端着白瓷杯子喝茶听歌儿,唐枭还听说他还用办公室的电脑斗地主,还是在上班时间,简直就是在作死!

    他从警时间不算短,可对基层民警的工作了解的并不深入,也不知道他以前的副局是怎么当的。更重要的是,就这种只会对下摆谱对上逢迎的人,竟然还从副所升成了所长,实在太不公平。

    “唐枭”,高所长气的大喝一声,“你是不是不想转正了?我告诉你,你再跟我对着干我让你没有好果子吃”。

    说完唐枭,他又把视线放到二师兄身上,“还有你,我最瞧不上你们这些部队出来改当警察的,身上一大堆兵痞子坏毛病,以后也给我老实一点儿,否则我让你在小庄桥也待不下去!”。

    回应他的,是二师兄毫不掩饰的一声冷哼。

    这一冷哼可比直接跟高所怼威力大多了。

    高所那小暴脾气,蹭蹭蹭就上来了。

    小胖手指着二师兄,“你还不服是不是?你算什么东西,还敢跟我较劲儿!我告诉你李天鹏,你要不好好给我道歉,我让你明天就卷铺盖走人”。

    又一冷哼之后,二师兄直接转身走了。

    唐枭也没管高所长,直接追了出去。

    “哎,二师兄,咱现在干什么去啊?”唐枭也很识趣,见他面色不虞,干脆不提刚才发生的事情。

    “出去转转吧,我不乐意在所里待着”,二师兄沉沉说道。

    唐枭高兴了,“正好,我也不爱待所里”。

    俩人刚转悠到白杨胡同口,就见一堆人围在那儿,还吵吵嚷嚷的,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他们还以为是有人打架闹事呢,凑过去一看,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是两个人在下棋,周围人看热闹,之所以吵吵嚷嚷的是看热闹的人在猜两个人谁会是最后的赢家。

    “这都和六局了,我就不信还能和七局”,一人十分肯定的说道。

    旁边之人呵呵一笑,“上一盘你也是这么说的,脸疼不?”

    ……

    唐枭还挺感兴趣的。

    胡同里天天都有支局子下棋的,不过可不是每回下棋都这么热闹,一般都是俩人下棋,赢的人坐着不动,输的人自动让位,给其他人机会。

    当然,让唐枭感兴趣的不是下棋这件事儿,而是现在正在下棋的这两位。

    钱进,以前归老赵管现在归她管的刑满释放人员,好吃懒做,靠国家救济维生,街坊邻居口中的钱大懒,谁提起他都得先鄙夷的哼一声;马大爷,热心肠,老好人,甭管认不认识只要需要帮助他肯定要帮把手,被骗很多次,见天的被媳妇儿数落,善心却从未动摇。

    就这俩人,竟然还能玩儿到一块儿去。

    唐枭看的正来劲呢,指挥中心的调度电话便打了进来,白杨胡同有警情,一小伙儿正直播切自己手指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