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枭二人赶过去的时候女主人正在哭,男主人出去无头苍蝇似的乱找呢。

    “嫂子,您先别哭,跟我们说说您是什么时候发现锅贴儿不见的,它平常都喜欢去什么地方,跟附近谁家的狗关系比较好”,唐枭一边给女主人递纸巾一边问道。

    女主人擦擦眼泪擦擦鼻涕,闷声闷气的回道:“都怪我们粗心大意,昨晚上睡觉就忘了锁门了。我们家锅贴儿会自己开门出去,我们也怕它偷跑出去吓到人,平常在家都把门从里面锁上,就忘了一晚上,它就不见了。平常它爱去的地方我们都找过了,附近几家养犬的也都问过,还是没找到锅贴儿。”

    他们养的是大型犬,还是看着挺吓人的那种,他们不让锅贴儿四处乱跑挺对的,万一吓到谁人家投诉了,锅贴儿也不好过。

    “嫂子您别急,回头我们跟物业调取监控看一看,锅贴儿肯定能找到的”,唐枭安慰道。

    跟物业工作人员打过招呼,工作人员直接带他们去监控室查看昨晚的监控。

    那么长时间的监控,他们加快了速度看,监控显示后半夜两点四十七分的时候,狗主人家所在楼层终于有了动静。

    狗主人家的房门慢慢打开,一条大型犬从门缝里钻出来,还一抬后腿又把门关上了。

    锅贴儿会开门但是不会乘电梯,在这一楼层停留了很久,后来发现楼梯口就从楼梯跑下去了。

    顺着这条线继续查看同一时段别的监控视频,发现锅贴儿只跑到楼下一层,然后楼下一住户的门开了,用食物把锅贴儿引进去,锅贴儿就再也没出来。

    “就,就在楼下……”女主人简直不敢相信,“我们刚发现锅贴儿不见了的时候就去楼下问过,他们都说没看着,那家的老太太还安慰我呢。”

    唐枭脊背发寒,危险就在身边儿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女主人打电话叫老公回来,唐枭则和二师兄一起去敲楼下的门。

    给他们开门的是一四五十岁的大妈,是最近才来京都看望儿子孙子的,这还是唐枭第一次跟她打交道。

    二师兄开门见山直接跟大妈说明情况,问道:“请问现在狗还在您家里吗?如果在的话请归还狗主人”。

    大妈握着门把手把门堵得死死的,一点儿没有要让警察同志进门的意思,笑着回答道:“昨晚上我们确实见着锅贴儿了,看它在我们这一层瞎转悠就开门让它进来玩了一会儿。这大晚上的,我们也得睡觉不是,就把它放客厅里没管它,寻思天一亮就给楼上送回去呢,不成想早起来的时候它已经不见了。”

    “楼上来询问的时候您为什么不说?”唐枭沉声问道。

    眼前这大妈肯定在撒谎,因为监控明明显示狗进了她家就没出来!

    大妈笑着回道:“楼上把锅贴儿当儿子,要是让他们知道锅贴儿来过我家赖上我们怎么办?我这不是怕有理也说不清楚吗。”

    “您现在也说不清,监控显示锅贴儿进了您家就没出去过,不出意外,锅贴儿应该还在您家吧”,唐枭已经尽量委婉的说道。

    大妈笑容僵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常,“警察同志,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监控里锅贴儿没从我家出去那你们就断定它还在我家?如果它不在我家你们不就是冤枉我了么,这事儿怎么说?”

    当基层民警最怕遇着眼前这位大妈这种胡搅蛮缠摆着明白装糊涂的人,你打不能打骂不能骂,讲道理她不听拿出证据她不认,犯的又不是大事儿,还够不上强制执行,多闹心。

    唐枭也知道这么僵持下去不是办法,吸了吸鼻子,突然转移话题道:“您家还没吃饭吧,我闻着挺香的,做了什么好吃的?”

    “就是家常便饭,没什么好吃的”,大妈的表情突然变得很奇怪。

    唐枭和二师兄都发现了,两人不动声色的对视了一眼,读懂了彼此眼中的信息。

    “大妈,今儿我们忙活一天了,晚饭没吃,好几个小时没喝上水,您就是不请我们进去吃饭那能不能请我们喝杯水啊?”唐枭很直白的说道。

    大妈犹豫了一下,“那成。我们家地方小,就不请你们进来了,你们等着,我这就给你们倒水去”。

    说着,“嘭”的一声关了门。

    过了得有两分钟门才重新打开,大妈端着两杯水,身后还跟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儿,眨巴着大眼睛偷看唐枭和二师兄。

    唐枭一口气喝光水,把杯子还给大妈的同时弯下腰笑眯眯的朝小男孩儿招招手,“小朋友,吃晚饭了吗?”

    大妈不想让孙子说话,奈何小孩子天真,不会遮掩,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就听小孩子天真的说道:“还没吃呢,我们中午吃肉肉,晚上还吃肉肉,可好吃了,警察阿姨你要吃吗?马上就能吃了。”

    “你要请阿姨吃好吃的吗?”唐枭温柔的问道。

    小孩子点点头,伸出小手拉住唐枭的手。

    大妈急的够呛,想拦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唐枭已经跟着小孩儿进了屋。

    屋里香味儿更浓郁,餐桌中央摆着电磁炉,上面的锅子里咕咚咕咚的冒着红彤彤油汪汪的泡泡,里面的菜和肉都已经烫熟可以入口,桌子上还摆着几碟生的肉和菜。

    夹杂在这浓郁肉香味中,还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儿。

    二师兄以前待在常规部队,对这个味道并不min感,唐枭给他打眼色他也没看懂。

    唐枭心里叹息一声,突然一捂肚子,“哎呀,我这肚子怎么这么疼,借用一下洗手间”。

    说着洗手间,她却直直的朝厨房走了过去。

    这一下子,这一家的几个大人全都着急了,想要拦住唐枭,奈何还是晚了一步,唐枭已经钻进厨房。

    气氛一下子凝滞住。

    唐枭盯着砧板上还没清理干净的血渍和剔的干干净净的骨头,心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一抬头,透过厨房和阳台之间的窗子,还能看到晒在阳台上的一张狗皮……

    从问晚饭的时候大妈的异常反应唐枭就有了这种猜想,可当猜想变成事实,唐枭还是有点儿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