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枭刷微博刷到后半夜,越看心情就越沉重。ωヤノ亅丶メ....

    事情已经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了,又有别有用心的人开始利用这次的事情激化警民矛盾,本就在人民心中越来越没有正面形象的基层民警更是被小丑化。

    一位打着为民发声的百万大v就此次事件发表了一篇几千字的文章,几乎把警察从头骂到尾,下面八千多条评论除了零星几条为一线缉毒警察正名的其他都跟着一起骂。热评里面还有几个讲述了自己、家人或朋友跟警察打交道遭遇的不平事儿,使这个大v的文章更有信服力。

    唐枭自虐似的从头看到尾,还翻了十几分钟的评论,说实话,心里特别的难受。

    每个行业里面都有不遵守规则的人,这些人该被谴责,却不该牵连同行业里面一直兢兢业业工作的人。

    去年一年,整个公安队伍就有361名同志因公殉职,六千多名同志受伤,平均每天就有一名警察因公离开!

    这些牺牲同志的平均年龄也只有43岁,相当于国内人均寿命的一半左右!

    数据很惊人,可没有多少人在意。

    就事论事,周爱民做错了,确实错了,判刑赔偿都是他该承担的后果;小庄桥派出所在管理上出现疏漏,从上到下的领导该为此承担一定的责任;分局乃至市局也存在监督不力的问题,应该给公众给孩子家长一个交代。

    除了这些部门这些人,其他人都不该被牵连在里面。

    可惜,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就事论事。

    第二天去上班,在门口遇见景染,小姑娘眼底布满红血丝,黑眼圈儿特别的重,一看就是一晚上没睡。

    “没睡?又在网上跟人骂架了?”唐枭问她。

    小姑娘闷闷的“嗯”了一声,挺委屈的说道:“你还没看咱们所微博下面的评论吧,他们骂的太难听了,我忍不了”。

    唐枭叹口气,“现在事情发酵起来,一把键盘肯定怼不过千千万万的键盘,还是消消停停的工作吧,相信陈所和分局那边会把事情处理好的。”

    陈所是一位很务实的基层派出所所长,平常工作很辛苦,班儿加的比所里大多数的同事都多。

    周爱民出了这种事,他作为所长难辞其咎,亲自去两位学生家里给家长赔礼道歉,分局也给了他降职处罚。

    不过几天时间,陈所就变成了陈副所!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网络上的风波逐渐平息,谈论这件事的人越来越少,绝大多数网民已经被网络上更新鲜的事儿吸引走注意力。

    小庄桥派出所似乎跟以往也没有什么不同,大家该干什么干什么,陈副所也跟以前一样忙忙碌碌。

    同事凑到一起聊天,偶尔也会提到周爱民,提到周爱民的案子,唏嘘之余,所有人心里的那根弦都绷了起来。

    他们做事更谨慎更认真,更加注重自己的言行,生怕自己的一个小污点就会玷污了整池子的清水。

    九月末尾,来所里实习的警校学生要结束实习返校上课,低沉的气氛里又夹杂了离别的愁绪。

    唐枭老早就把仲阳的实习评语写完,一个几近完美的评价,即使他被投诉过在所有的实习警员中也不至于垫底。

    仲阳偷偷摸摸的给她买了一份礼物,并不贵重,重在心意。

    离开那天,阳光小伙儿红了眼眶,就跟生离死别似的,勾的唐枭也鼻子酸酸。

    “唐枭学姐,当片儿警真不容易,以前我还觉得您是自甘堕落才来派出所当片儿警,现在我知道了,您选择的是最普通,也最艰难,最伟大的一条路,您永远都是我女神”,仲阳吸着鼻子说道。

    唐枭直接抱住大小伙子,偏偏他坚实的后背,“做好自己本职工作的人都很伟大,你以后也会成为了不起的人,好好干吧”。

    几个警校学员一离开,外勤人手更加不足,有好几组都只剩下一个人,很难满足处警至少两人到场的规定。

    分局也知道小庄桥的处境,从别的单位调来三名警察缓解现在的局面。

    同时,小庄桥新任所长也来了。

    新所长姓高,四十多岁,以前在其他派出所任副所,来到小庄桥算是高升。

    新官上任三把火,高所这火要怎么烧唐枭并不关心,她现在只想跟自己的新搭档把片儿区的工作做好。

    她的新搭档叫李天鹏,二十八岁,退伍军人,从警两年,以前在大庄桥派出所工作,因为性子耿直说话太直接总爱得罪人,前段时间更是一言不合就跟同事打了起来,差点儿把同事打进医院,上面通报批评了他,正好小庄桥缺人,就把他给调了过来。

    唐枭对新搭档印象非常好!

    除了性格深得她心外,一言不合打同事这事儿更是让唐枭敬他是一条真汉子。

    因为,李天鹏打的不是别人,正是景染的前男友!

    前男友就是欠揍,跟景染分手之后竟然还老说景染的坏话,甚至当着同事的面儿说女的就该当教师当护士,警察军人这些职业就不该有女人。女人要是非要往这些行业里面挤,被男人甩了也活该,整天在外面忙不着家,哪个男人受得了。

    李天鹏不同意他这理论,怼了他几句,俩人吵起来,李天鹏更擅长用拳头解决问题,干脆就给人揍了。

    “咱俩第一天搭档,值得纪念,晚上一起吃个饭吧”,唐枭主动邀请,还道:“还有一个人得跟咱们一起吃这顿饭!”

    李天鹏不大爱说话,非常简洁的问道:“谁啊?”

    “就你在大庄桥打的那位同事的前女友啊,她也在咱们所上班儿”,唐枭解释道。

    “那还真是巧了!”李天鹏感慨道。

    晚上吃饭,景染还真的来了。

    菜还没点呢就让服务员上酒,一定要敬李天鹏三杯,唐枭拦都拦不住。

    结果呢,敬完三杯又三杯,饭还没吃完小姑娘就喝高了,嘻嘻哈哈指着人家李天鹏叫他“天蓬元帅”。

    后来连官职都不叫了,直接就叫二师兄。

    这一晚上二师兄长二师兄短的,唐枭差点儿被她烦死。好在李天鹏不在意这些,甭管景染胡说些什么他都认认真真的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