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的内容还挺min感的。

    女性,作为社会上公认的弱势群体,在公共场合被sao扰,这本身就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社会问题。

    而面对这样的情况,身边的人大多选择视而不见,这里面甚至包括了跟小姑娘一样的女人。

    这里面值得探讨的问题太多了,谁看了都能发几句感慨。

    也就有人看准了这一点,各种带节奏,把一个地铁见义勇为抓色ng的事儿越炒越热,甚至几个官方比较有知名度的账号都转发了。

    奚星河也算小火了一把,虽然他自己并不想火。

    开学一入学,他就被指定为新生代表上台发言,学校还专门给他弄了一个表彰大会,发了奖状还有奖金,有关部门还颁发了见义勇为奖章,他一下子就成了班里的小红人。

    最高兴的莫过于他的父母了。

    他们家不缺钱,那点儿奖金奚父奚母不放在眼里,可他们儿子取得的荣誉够他们在朋友同事面前炫耀很久,光就这一点就足够取悦他们。

    大概他们光顾着高兴了,完全忽略了一点,奚星河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遇着那种事情跟一个成年男人硬刚,这样的行为到底值不值得推广?

    很多人都会觉得奚星河勇敢,所以一致的表扬他。

    可当他见到唐枭的时候,却被唐枭狠狠的批评了一顿。

    唐枭一直觉得做好事一定要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才成,换句话说,不能为了救人就不顾自己的安危。

    别人的安全是安全,自己的安全就不是安全么?

    别人的生命是生命,自己的生命就不是生命么?

    别人遇险死掉,家人朋友会伤心难过,难道自己死了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伤心难过了么!

    “可是,遇着那样的情况,我总不能看着不管吧”,奚星河觉得自己有点儿委屈。

    唐枭叹口气,孩子有一腔热血是好事,总比对这个世界冷漠的好吧。

    可这一腔热情,也总得用对地方。

    “处理的方法有很多,比如你可以挤远一些,然后报警,也可以找安巡员帮忙,这两个方法都不会暴露你,你在帮助了那个姑娘的同时也保护了自己,这才是两全其美的办法!”唐枭耐心的说道。

    “可是,这样一来,那姑娘不是还要被qin犯好一会儿吗”,奚星河还是觉得唐枭的方法不够完美。

    “当时车上人多,如果她主动大声呼救求援,同车厢那些明明看到却假装没看到的人不可能无动于衷,安巡员闻讯也不可能不过来帮忙。如果她自己不想把事情搞大的话,她完全可以自己偷偷的发信息报警求援,警察也会第一时间联系到安巡员过来处理的,她可以摆脱局面的办法也有很多,可她一样都没有做,而是选择忍气吞声”,唐枭有些残忍的说道。

    没错,这番话对一腔热血要做好事的奚星河来说挺残忍的。

    他冒着危险去帮的人,而被帮助的人自己都没有抗争过,在事情闹大身边的人目光都落到她身上的时候,她心里可能并没有多感激奚星河。

    仔细一琢磨,奚星河心里更难受了。

    “她都没跟我说一声谢谢,警察要带她回派出所做笔录,她说自己有急事先走了……”

    唐枭摸摸小孩儿的脑瓜顶,大棒之后给一颗甜枣。

    “星河,你很勇敢,你做了很多人有心做却不敢做的事儿,就冲这一点,你就比这个社会上的绝大多数人都强。只是以后别太冲动了,你要是出了什么事,你爸爸妈妈,还有我,都会心疼你的”,唐枭柔声说道。

    奚星河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吸了吸鼻子,“我知道了枭枭姐,以后再遇着这种事我肯定多想一想,不会再硬着脑壳往前冲了”。

    唐枭满意的点点头,还想再夸奖几句呢,小孩子突然抛出一个问题来。

    “那如果换成是你,在明知道救人会有危险的情况下,还会不会冲上前救人?”

    唐枭的回答很简单,就四个字,“我是警察”。

    不是当警察的人有多了不起,有多无私,而是这个职业就赋予了从业者必须要做一些事,不管有没有危险。

    做完奚星河的思想工作,唐枭也不清闲,她负责的片儿区出现了一件奇怪的事儿。

    片儿区的绿化带里,竟然有蛇出没!

    接到群众报警,说是在绿化带里发现一条两个大拇指那么粗的蛇,还咬了人,唐枭马上联系斜对面的消防中队带着工具赶去抓蛇。

    蛇是晏梓非亲手抓着的,还捏在手里观察了一下,很肯定的说道:“这应该是从谁家跑出来的吧,这绿化带就算有蛇也不该是这个品种的,这种蛇就不生活在咱们这个地区”。

    “有毒没有?受伤的群众去医院了,会不会有危险?”唐枭拧眉,伸手也想捏着蛇近距离看一看。

    晏梓非没给她,直接扔进袋子里,回道:“没毒,不会有危险,放心吧。晚上加餐,我给你炖个蛇汤”。

    唐枭嘴角抽动一下,干脆的拒绝,“不了,我对蛇汤不感兴趣,你还是给战士们加个餐吧”。

    消防那边抓完蛇就完事儿了,可唐枭的工作还没有结束,她得调查清楚这蛇到底是从谁家爬出来的,毕竟咬了人,不拘留处罚也得让养蛇的人赔偿医药费啊。

    片儿区可不算小,在没有明确目标的情况下就只能挨家挨户的排查。

    大排查可不是一件轻松的工作,因为不能保证每家每户都会支持警察的工作。

    结果呢,唐枭带着仲阳费劲巴拉的排查完片儿区住户,一无所获。

    他们的片儿区根本没人养蛇!

    那这蛇就有可能是从别的地方爬过来的,要想找到人就太难了。

    “唐枭学姐,我看这人是找不着了,咱还是别费劲儿了”,仲阳特无奈的说道。

    唐枭深以为然,警察也不是万能的,有做不到的事儿很正常。

    可是,也就在他们准备放下这件事的时候,片儿区内又有人发现蛇了,好在这次没人被咬伤。

    还是晏梓非过去抓蛇,跟上次的品种一样,只是更大一些,晏梓非啧啧两声,“感情是知道我们中队人多一条小蛇不够分,这次送一条大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