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也没办法,我们没有权利替别人做任何决定”,唐枭很是淡定的说道。. .

    仲阳就没有那么淡定了,一直到下班的时间,他都在思考怎么说服荆文君谅解邢老板,给邢老板一个缓刑的可能。

    看着学弟兼小徒弟一筹莫展,唐枭心里叹息,到底什么都没有说。

    有工作热情,肯为民着想是一件好事,她不大想打击仲阳。

    可她万万没想到仲阳那小子竟然背着她偷偷去找荆文君了。

    荆文君给她打电话控诉,“小唐,我就问问你们派出所的民警打扰我的生活你管不管?”

    “管啊,你先跟我说谁打扰你了”,唐枭先问荆文君。

    荆文君哼一声,特烦躁的说道:“就上次跟你一块儿的那小子,你带的实习警员。我刚从医院回到家,打电话跟经理请假呢,他就颠颠的来了,直不愣登的就跟我让我原谅砍我内孙子,我原谅他大爷,他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他走了没有?”唐枭皱眉问道。

    仲阳的行为,确实过火了。

    先不说案子才刚刚开始调查审理,就是已经审理完毕由预审员提请公诉,正式进入双方调解阶段,这事儿跟他仲阳也没有关系,到时候会有专门的人员来跟荆文君沟通。

    无规矩不成方圆,自己站哪根桩就做哪些事儿,越界了,就有可能帮倒忙。

    显然,现在的情况就是仲阳好心办了坏事,让荆文君产生了憎恶的心理,给未来进行调解的工作人员带来非常大的隐患。

    “走了,不过他说明天还过来!”荆文君十分不耐烦的说道。

    唐枭替自己小徒弟跟人家道歉,还郑重保证道:“您放心,我保证明天仲阳不会去打扰您”。

    挂了荆文君的电话,唐枭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净给她找事儿,下班儿时间想在家轻轻松松看个电视都不成。

    她又打电话给仲阳,问他干嘛呢。

    仲阳那边的背景音比较嘈杂,应该是在外边儿。

    果然,就听仲阳回道:“唐枭学姐,我在外边,寻思着吃什么呢。您打电话有什么事儿啊?是不是有紧急的警情?”

    “没,就想请你吃个饺子,我妈和我婆婆包的,牛肉韭黄馅,挺好吃”,唐枭还挺和气的说道。

    提到吃的,仲阳声音都提高了两分。

    “您说的我都要流口水了,我这就过去!”仲阳回道。

    仲阳到的时候饺子正好出锅。

    这小子也不是一点儿人情世故都不懂,过来吃饭还知道不能空手,抱着一捧花儿过来。

    饺子都吃俩了,仲阳才想起来问,“学姐,姐夫呢?他不回家吃饭啊?”

    “他忙,这段时间中队又要搞专业知识培训,晚上他得上课到十点多”,唐枭回道。

    仲阳“哦”一声,又埋头吃起来。

    唐枭尽量用平时最随意的语气说道:“仲阳,刚才荆文君给我打电话说你去找他了,他挺不高兴,我答应他你明天不会出现在他面前”。

    “学姐,我……”仲阳想替自己解释,唐枭摆摆手打断他的话,兀自说道:“你先听我说完。肯定会有调节这个阶段,但干这活儿的不是我们,你现在就冒冒失失的过去只会让荆文君反感,会给其他同事的工作带来巨大困难。我知道你是同情邢老板,想帮个忙,可你要知道,就算最后荆文君没有谅解他,荆文君也一点儿毛病都没有”。

    仲阳也皱起眉头,显然很不赞同唐枭的话。

    “荆文君又没伤到要害,都是轻伤,邢老板那么可怜,他要是不谅解邢老板那也太没有同情心了吧”,仲阳陷入到自己的逻辑当中,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被砍伤的人是你,你能轻轻松松就原谅砍你的人吗?”唐枭抛出问题。

    仲阳不过脑直接回道:“当然能了!”

    “那如果他砍的是你最爱的人呢?”唐枭又问道。

    仲阳张了张嘴,本该脱口而出的答案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仲阳,事儿没发生在自己头上就永远也体会不到当事人的心情。从头到尾都没做错事的是荆文君,受伤住院被迫停工休息的人也是荆文君,因为这件事,他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可能对点外卖都有心理阴影,他难道就不可怜吗?你作为一名警察,在处理这些事情的时候不能光站在一个当事人的角度想问题,一定要做到公平公正”。

    “对不起学姐”,仲阳似有所领悟,“我知道错了,以后做事前肯定多想一想”。

    一棒子打完,总得给一颗甜枣。

    唐枭轻笑一下,“你表现一直挺好的,你们这一批实习生里面,好像就你还没被投诉过吧,到时候我给你写实习评语的时候肯定给你评特优”。

    事儿吧,它就不经说。

    这头儿刚跟仲阳说就他没被投诉过,实习结束的时候很有可能被评为优秀实习生,没想到转天上班,仲阳就被投诉了!!!

    事儿是这样的。

    她跟仲阳在辖区巡逻,看到商场前边儿的小广场上搭了好几个凉棚,还有好些穿的挺特别的人聚在那儿,他们就过去了解了一下情况。

    原来这些年轻人喜欢cospy,就自发组织了这次的cos聚会活动,场地是租的,搭棚子服装道具化妆这些的花销都是他们自掏腰包,想着搞一波大事情。

    事情真的被搞大了,这聚会还没开始呢就被唐枭叫停。

    “你们这种规模的活动要去派出所备案,没备案就没法举行,赶紧散了吧”,唐枭对这伙人中领头的说道。

    如果他们执意不备案就搞活动,那肯定得给他们逮起来,非法集会可是会被刑事拘留的。

    领头的人也挺懂事,态度非常好,表示马上就撤了他们的摊子,改天备案之后再搞活动。

    本来一切都处理的挺好,唐枭跟仲阳也转身要走了,没成想仲阳嘴贱,来了一句,“唐枭学姐,你说他们年纪轻轻的喜欢点儿什么不行,干嘛喜欢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他们家长就不管啊”。

    结果,他这话就被人家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