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胖的男生叫肖威,十八岁,刚成年,不是本地人,高考没考好决定复读,跟几个一样高考没考好决定复读的朋友计划开学前来京都散散心,不成想一不小心就把钱花的差不多了,住不起酒店,听说这房子死过人没人住他们就跳墙进来住了。. .

    不用说,另外几个就是跟他一块儿来散心的朋友了。

    细算起来,他们大概已经在这里住了四天,出去进来都捡深更半夜没什么人的时候,所以一直没有被发现。

    “之前都挺小心的,今天怎么往外边儿泼脏水啊?”唐枭问道。

    仲阳马上接了一个问题,“你们泼的是什么水?”

    微胖小子肖威瞅瞅自己的小伙伴儿,他们都很没有义气的躲开视线,于是他也很没有义气的把问题推给别人。

    “我不知道,我睡了一整天,下午四点多钟才醒”,肖威战战兢兢回道。

    唐枭把目光落到旁边那个叫魏宇航的长得还挺帅的男生身上。

    魏宇航犹豫了一下才回道:“就我们连吃饭的钱都快没有了,就寻思自己做饭吃省钱。今天尝试做第一顿,我让宋葳蕤收拾厨房刷刷锅,她挺不乐意的,我们俩吵了几句,她一气之下就把刷锅水泼外边儿去了”。

    唐枭、仲阳:……

    将近一年没有人住的房子,那厨房里面的锅得绣成什么样,刷锅水得脏成什么样,倒是没浪费,全被他俩吸收了。

    “都离家出走的吧”唐枭也不跟他们绕弯子,“跟我派出所走一趟吧。家长你们是自己联系还是我帮你们联系?”

    刚被点名的那名叫宋葳蕤的女生急急说道:“我不回家,我成年了,不用他们管!”

    “成年的小姑娘,我提醒你一句,现在,你们属于非法侵占他人地盘,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唐枭微微有些严厉的说道:“既然都是成年人,那就做点儿成年人该做的事,离家出走还养不活自己只能偷偷摸摸住别人的房子,我都替你们,替你们的父母臊得荒”。

    说是成年,到底没什么阅历,唐枭一句要承担法律责任就给他们吓没音儿了。

    仲阳回所里开了辆车过来,一锅把人全都端小庄桥派出所里。

    几人都老老实实的给家里打了电话,那边的家长坐高铁最快也得明天早上才能过来。

    “白天睡的挺多,现在都睡不着了吧?”值班休息室里,唐枭给每个孩子都倒了一杯水,自己坐到他们对面儿,一副大姐姐关爱小弟小妹的口吻问道:“自己做的饭都吃饱了没有?饿不饿?”

    肖威老实的回道:“根本没做成,厨房就有个锅,油盐酱醋没有不说,还没天然气,菜都白买了!”

    “烧烤吃不吃?再来点儿冰可乐?”唐枭拿出手机一边翻找号码一边儿问几人。

    小孩儿还知道不好意思,没人开口说想,但眼神里都是ke望,肖威更是不自禁的吞了吞口水。

    唐枭打电话给烧烤店的老板,这个点儿店里已经不算忙,让老板和老板娘准备点儿外卖送过来也不算很麻烦他们。

    等送餐过来的时间,唐枭又跟几个孩子聊了一会儿,主要问他们为什么离家出走。

    显然,魏宇航是这几个人中说话比较好使的,他没回答唐枭的问题,而是问出一个他最感兴趣的问题。

    “警察姐姐,你是怎么知道我们是离家出走的?”

    唐枭轻笑,“别叫姐姐这么客气,叫阿姨就成”。

    众人:……

    “你们说出来散散心,这种情况下如果没钱了肯定会打电话给家里让他们转给你们钱,不至于连睡酒店的钱都没有。那么说明你们不能跟家里联系,还是五个人都不能联系,只有一种可能,你们五个是结伴儿离家出走的,还不想回家”,唐枭给他们分析道。

    魏宇航给她竖了个大拇指,“警察姐……阿姨你可真厉害。那你再猜猜我们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呗”。

    “大概是不想复读吧!”唐枭想都没想直接回道。

    五个小屁孩儿都露出惊讶的表情,显然他们没想到唐枭一下子就能猜出原因。

    “你都猜到了干嘛还问我们啊”,叫张婷的女生悄声说道。

    唐枭回答她,“我也不确定猜的百分之一百准啊,万一你们还有别的出走原因呢”。

    唐枭跟他们聊了二十多分钟,成功收服五个小孩儿,愿意听她讲讲大道理。

    老板亲自送来外卖,连唐枭这份也准备出来了,唐枭费劲巴拉的把钱塞给老板,跟小孩儿们一块儿吃烧烤喝可乐。

    大概是觉得吃了唐枭的请怪不好意思的,饭后魏宇航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个跟普通木糖醇瓶子差不多大小的瓶子,打开盖子递到唐枭面前,“警察阿姨,请你吃糖”。

    唐枭并不想吃,刚想拒绝,忽然瞥见瓶子里头颜色鲜艳十分眼熟的糖丸,眼神倏然冷冽下来。

    她直接把瓶儿拿过来,严肃问道:“这糖哪来的?你们吃过没有?”

    魏宇航不明所以的摇摇头,“没吃过,我和肖威都不喜欢吃甜的,宋葳蕤她们嫌吃糖长肉也一直没吃。这是我们来京都后打车的时候司机给我们的,他说他家孩子就特别爱吃这个糖,他怕他家孩子吃坏牙就都拿到车上了,见着年纪小的就送出去”。

    幸亏没吃过!

    不管这糖丸跟大货车侧翻现场的糖丸是不是一种糖丸,不吃陌生人给的东西才是最正确的。

    唐枭拿着那瓶糖丸走出休息室,也不管现在几点了,直接打电话给陈所。

    如果真的是一种,那这可就是大案,一分钟都耽误不得,她要是不马上给陈所打电话事后肯定要挨批评。

    陈所已经睡下,听她汇报完情况二话没说就赶了过来。

    后半夜两点多钟,五个孩子已经在休息室沉沉睡去的时候,缉毒大队派人过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还跟唐枭说过话,正是上次检查大货车的年轻缉毒警。

    年轻缉毒警主动跟唐枭打招呼,还做了自我介绍,“你好,我叫石磊,没想到咱们又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