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梓非的电话打不通,也不知道他回不回家。.『.

    各个房间转悠一圈,感慨完两位妈妈的购买力之后,唐枭钻进厨房,对着冰箱里的食材发了好一会儿的呆。

    她在认真的思考是自己动手做晚餐还是点个外卖呢。

    慎重衡量之后,唐枭放弃自己动手做晚餐的念头,关了冰箱,拿起手机,点外卖。

    只是还没等她选好订什么呢,晏梓非穿着训练服就风风火火的回来了。

    “我们在搞小队协同训练,还没结束呢,晚上不能给你做饭,就从食堂打了点儿饭,你先凑合着吃吧。晚上也不用等我,指导员家孩子又病了,我得在中队守着”,放下一摞餐盒交代完这一句,晏梓非又风风火火的走了。

    打开餐盒,是消防中队的标准餐,还是她熟悉的味道。

    心情复杂的吃完晚饭,倒在沙发上看电视,看着似乎是跟以前没什么不同,可心里总觉得哪里不一样了。

    还不算熟悉的环境,总让她有种不踏实的感觉,这大概是前世当一线特种兵留下的后遗症。要时刻保持警惕,危险随时可能发生。

    她干脆起来给李庆芬打电话。

    今儿下午董怡茹和李庆芬出去买了这么多东西,钱肯定没少花,力肯定也没少出,虽说那是自己亲妈,可该表达的情意还是要表达的。

    电话接通,传来的却不是李庆芬的声音。

    “枭枭啊,你妈妈在浴室泡着呢,回头让她再打给你吧”,宋安泰不疾不徐的说道。

    唐枭纳罕不已,李庆芬不喜欢泡澡的,今儿怎么这么反常。

    “我妈怎么了?”唐枭直接问道。

    宋安泰轻笑,“还是你了解你妈妈。她下午搬东西的时候扭了腰,腿脚也酸,我让她泡个热水澡缓解一下疲劳。她不让我跟你说,一会儿她打给你的时候可千万别说漏了”。

    “那,那您让她早点儿休息吧,不用给我回电话了,明后天不加班的话我去您那儿蹭饭”。

    “那感情好,跟小晏一起过来,我要跟他喝两杯”,宋安泰笑着说道。

    唐枭应下来,又客气两句才挂断电话。

    自己亲妈永远都是这样,嗓门儿比谁都大,吼闺女的时候特别来劲儿,可从来不说自己为家庭为女儿做了多少,就想默默的扛下一切。

    电话也打完,还是很无聊。

    看了看表,还不到七点,晚上十点睡觉的话还有三个小时呢,就这么干待着么?

    唐枭有点儿待不住,起来穿好衣服就近去了消防中队。

    中队的协同训练搞的热火朝天,晏梓非不做指挥穿上专业的服装跟其他战士一块儿冲在最前。

    大家都穿着差不多的衣服,戴着遮面的头盔,唐枭还是一眼就认出哪一个是晏梓非了。

    这老小子腿不行,跑的倒是勤快,速度一点儿不比年轻人慢,耐力也无人能及。

    他们训练也是负重跑,不过负重的实物是专业的灭火器材,平常看电视电影感觉消防员拿器材很轻松,其实那些器材都非常的重,他们在全速奔跑的时候不仅要拿着器材,还要保持操作,真的是个很考验体力和技术的活儿。

    训练一直持续到九点多才结束,晏梓非太专注了,竟然都没发现唐枭,还是唐枭主动上前跟他说话的呢。

    她把一瓶水递到晏梓非面前,关心的问道:“你腿还成么?有没有觉得疼?”

    晏梓非摘掉防护面罩,露出*的一张脸来。

    用力甩了甩,甩唐枭一脸汗水。

    “不疼,倍儿爽!好久没这么爽过了!”晏梓非龇着大白牙,接过水没喝,拧开瓶盖兜头浇下,特豪迈。

    唐枭挺稀罕他这个样子,对他一笑,“咱俩也挺长时间没练过了吧,哪天有时间练一练呐!”

    晏梓非坏坏一笑,突然凑过来,“昨儿还没练够?”

    唐枭直接挥过去一拳,速度和力道都不大,晏梓非很轻松的闪开。

    不正经的男人还想再说两句带颜色的话跟媳妇儿调tiao情呢,中队的警铃便响了起来。

    有任务!

    晏梓非马上跟中队的联络员联系,确定任务的性质。

    不是火情,但也十分紧急。

    一辆大货车侧翻,两人被困车中,需要消防员过去想办法把人弄出来。

    事儿就发生在小庄桥的辖区,唐枭决定跟过去看看。

    为了不耽误晏梓非的工作,她没坐消防车,而是开了晏梓非的车过去。

    按照规定,这种大货车在凌晨以外的时间是不允许在市区行驶的,可还是有人在利益的驱使下铤而走险。抓着了认栽,没抓着赚钱,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

    唐枭过去的时候,事故现场已经围了不少群众,一个一个嘴里都嚷嚷着“真惨”。

    唐枭凑近一看,好家伙,是真的惨。

    被困两人,一男一女。

    男的腰部以上卡在车里,腰部以下在车外边,还清醒着。

    女的情况稍微好一点儿,双腿卡在车内的缝隙里拔不出来,最坏的情况是双腿截肢,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晏梓非指挥队员拆车,用锯一点儿一点儿把车锯开,想办法把人从车里弄出来。

    唐枭帮不上什么忙,就在一边儿看着,越看她就越觉得不对劲儿。

    车上这对男女的反应太反常了!

    正常人在现在这种情况下神情应该十分痛苦,可这俩人虽然看着面目扭曲可却不像很痛苦的样子。

    这样的反应,唐枭见的太多!

    他们,应该在不久前吸了du!

    毒驾,可比酒驾严重多了。

    唐枭在不打扰消防员救援的前提下靠近车子,往驾驶室里面看了一眼,没有看到吸du工具,可里面散落了几颗颜色鲜艳的糖。

    从事故现场退出来,唐枭马上打电话给陈所汇报这里的情况,并且说出自己的猜测。

    陈所很是沉着的指挥道:“先别耽误消防员救人,保护好现场,查看周围有没有散落的糖,一定不能让群众捡走。我这就跟缉毒那边联系,让他们尽快派人过去”。

    得了指令,唐枭又钻入人群。

    可也就这一通电话的工夫,变故就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