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枭吓了一跳,“不是自杀吧!”

    晏梓非没着急说话,先把小太阳仲阳打发走,然后拉着唐枭到无人注意的角落。

    “你干嘛?”唐枭有些警惕的问道。

    晏梓非挺高大的大男人突然弓起身子,毛刺刺的脑袋搁唐枭肩头,小狗儿似的拱了拱,像是在撒娇,又像是在休息。

    “怎么了这是?”唐枭无措了一会儿才伸手抱住他。

    晏梓非特疲惫的说道:“昨晚忙活一晚没睡,早上回中队又开始忙活别的事儿,累死了”。

    他撒娇要抱抱,唐枭有样学样,也跟着撒娇。

    “我也一晚上没睡,刚从医院回来,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估计得下午才能回家,明天又得照常上班”,唐枭学着他的语气疲倦的说道。

    俩人同时叹口气。

    回归正题,晏梓非回答唐枭的问题,“不是自杀,是电磁炉爆炸引发的火灾。电磁炉送检了,如果产品不合格,伤者可以起诉要求赔偿”。

    “电磁炉爆炸?”唐枭觉得不可思议,“那玩意儿不是挺安全的吗?我觉着比煤气天然气什么的靠谱”。

    说出来别人可能不信,天不怕地不怕敢开枪敢杀人的小唐同志,在厨房就是个怂包,她不敢用家里的炉灶。

    小的时候家里用煤气罐儿,打开开关之后还得划火柴点一下才冒火,她就从来不敢点那个火。后来家里改用天然气灶了,她还是怂了吧唧那样儿,从来不敢碰那玩意。

    自己个儿在家要烧个热水煮个泡面什么的她都用电磁炉,插上电按个开关,看不着火星也没有火苗,她心里就倍儿踏实。

    她往常看新闻也都是煤气事故天然气事故的,还真没想到电磁炉也能出事故,看来用电做饭也不安全。

    晏梓非多了解她啊,一看她那脸色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伸手一点儿不温柔的胡撸了一把她的头发,含笑说道:“你就甭瞎琢磨了,我估摸着你就没有下厨的命,不还有我呢吗”。

    “是,有你”,唐枭似是想到什么,笑了,“你可是炊事班出来的啊”。

    晏梓非自觉把唐枭打趣的一句话划归到夸奖的行列,黏黏糊糊又把脑袋搁人家肩膀上,挺大一老爷们儿撒起娇来不输给搔首弄姿求打赏的各路主播。

    唐枭其实想回所里把手头上的工作忙完,可又舍不得跟晏梓非分开,他们两个人,平常忙的时候吃个饭都跟打仗似的,能这么安安静静的待在一块儿的时间实在太少了。

    干抱着时间久了其实有点儿尬,毕竟晏梓非脑子里还有10个g的小huang片儿呢,根本控制不住自己脱缰野马似的思绪。

    于是,唐枭就起了个话头跟他聊起来。

    “上次旅游大巴掉护城河的事儿到底查出什么结果来了?我看新闻一直在说原因正在调查,也不知道调查到什么程度了!”

    晏梓非有一丝犹豫,犹豫该不该说或者说该说多少。

    末了,他只回道:“不是意外,只是还没查出司机为什么要故意把车开进河里,所以官方一直压着消息,估计是想等着一切查明再对外公布。我一早上忙的事儿就跟这个有关,上面派调查组过来,要跟参与救援的人聊一聊那天的细节,发生过的事情都得再回忆一遍”。

    唐枭拍拍他的后背,无声的安抚他。

    俩人就在角落里待了半个多小时,都有事儿等着,再不舍都得分开。

    回到所里埋头忙活到中午十二点多,值夜班儿的余留工作全部做完,唐枭站起身转了转酸疼的脖子,转头对仲阳说道:“请你吃午饭,去不去?”

    仲阳抬头看她,眼中都是红血丝,张口话没出口先打了个呵欠。

    “唐枭学姐,我撑不住了,饭先不吃,回去睡个觉先”,仲阳就着那个呵欠的余韵含含糊糊的说道。

    小伙子不是熬不了夜,可这熬夜工作跟熬夜干别的没法比,累,太累,身心都累。

    唐枭也没强求,收拾东西换了衣服自己走了。

    路过办事大厅的时候不经意的往休息区瞅一眼,正好看安安静静坐那儿看书的奚星河。

    正是午休时间,窗口的几个位置都空着,要等下午一点半才重新开放,所以办事大厅里等待的群众也没几个,挺安静也挺空荡。

    唐枭走到奚星河身后,探头往他的书上瞅了两眼。

    看得这么专心,不会是什么怪怪的小huang书吧,唐枭心里想着。

    事实并非如此,奚星河看得是高中外语课本。

    “干嘛来这儿看书啊?”唐枭开口问道。

    声音突然在耳边炸开,吓奚星河一跳,转头看到是唐枭,小孩儿才安稳下来。

    “唐枭姐姐”,奚星河乖乖叫人,然后乖乖的回答问题,“我觉得这里挺好的,凉快”。

    奚星河家里条件不错,绝对不会为了省电费不开空调电扇专门跑到派出所来蹭空调,所以他这个回答根本站不住脚。

    唐枭看他紧张的直搓衣襟,没有戳穿他,只笑着问道:“吃午饭了吗?我还没吃,要不要一起去吃?”

    奚星河犹犹豫豫还没回答的时候,唐枭已经把他拽起来,拉着往外面走了。

    “我从昨晚一直忙到现在,连早饭都没吃,都快饿死了”,唐枭笑着跟奚星河说道:“吃完饭我回家补觉,你也回家休息吧。办事大厅上班时间闹哄哄的,不适合看书学习”。

    奚星河闷闷的“嗯”一声,也不知道是想表达他听到了还是他会照做。

    街角的快餐店,唐枭要了一份双人套餐外加一个小食拼盘,三分之二的东西都进了她的肚子,奚星河只吃了个鸡肉卷喝了小半杯可乐。

    他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都挺爱吃这种垃圾食品的啊,可看他的样子,似乎对汉堡薯条不感兴趣。

    “不喜欢吃?”唐枭一边儿嘬着可乐一边儿问道。

    奚星河摇摇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道:“这些食物的热量太高,吃了会长胖”。

    唐枭:……

    “那吃完多消耗就成了呗”,唐枭瞅瞅他干巴瘦的小身板儿说道:“平时不锻炼身体吧,瞧你这风一吹就倒的样儿,这样可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