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代人思想上的鸿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消除的。

    唐枭先跟年轻的媳妇儿谈了一下。

    媳妇儿是唐枭本家,叫唐恬,老家在农村,村里跟她同龄的人绝大多数都在外面打工,辛辛苦苦一年可能还没有她一个季度赚得多。

    都说“知识改变命运”,这句话在唐恬身上成了真。

    别人都羡慕唐恬,羡慕她学历高工作好,羡慕她嫁的好生活好,可其中酸甜苦辣外人又怎么看的明白。

    她自己知道自己过得不容易,生活有多艰辛,所以总想着不让自己个儿的孩子走自己的老路,不能让孩子跟她似的即便走出来内心也是自卑的。

    这个自卑从何而来?是从小到大积年累月的平凡与平淡造成的!高中往前还好,到了大学,人才济济,参加个活动别人都能有个拿手节目,而她永远都是看台上鼓掌的观众。

    别人都是闪耀的星,她就是暗淡的云,还是乌云。

    是她自己唱歌跳舞乐器等等方面没有天赋吗?当然不是,是她从小到大都没有学过这些,除了低头死读书,她真的是身无长物了。

    可她最擅长的这一项,放在大学里头也不是最拔尖儿的!

    唐恬推心置腹的跟唐枭说道:“我有时候就想,如果我小的时候家里头注重这些,让我学一个特长,现在兴许我能更自信一点儿。我是过来人,走过这条路,知道这条路有多难走,所以说什么也不能让我儿子再走一遍”。

    “唐姐,您也知道我年纪小没您懂得多,我要是说错话了您可别跟我生气”,唐枭真的就像一个普通小姑娘似的懵懵登登的问道:“您刚才说的这些,跟您不生二孩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么?”

    “您知道精心培养一个孩子要花多少钱吗?”唐恬反问一句。

    唐枭摇摇头。

    她不知道养孩子需要多少钱,不过她知道生二孩儿是有优惠政策的。

    这个优惠政策每个地方的都不同,他们这一片儿就是每个月补贴奶粉尿不湿的钱,不会补很多,也聊胜于无。

    唐恬苦笑,“补的那点儿钱够什么,我跟你算一笔账吧”。

    唐恬拿出纸笔,还真的跟唐枭算起账来。

    孩子出生前的都不算,一切就从孩子落地之后开始算。

    二胎有个好处,就是婴儿床婴儿车衣服什么的不用买了,可以直接用老大的。可这奶粉钱,尿不湿的钱,零零碎碎买个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得用钱。

    孩子在读幼儿园之前要读早教班,一个月一万块根本不够。三岁往后开始读幼儿园,普通园不放心,好的园价钱高,为了孩子好,那不还得多花钱吗。

    幼儿园之后是小学,择校要花钱,唐恬看重的国际小学一年要交十几二十万,私下还要报一些兴趣班,钱也不少花。

    唐恬就给她算到这儿,累加之后的数目对于唐枭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反正她觉得要是让她这么养孩子她是养不起。

    唐恬的笑容更加苦涩,“我婆婆老说我们夫妻俩赚的钱不就是为了养孩子吗,这话没错,可我俩赚的钱也就够养好一个孩子的,真要生了第二个,两个孩子都养不好。养孩子不是养别的,既然生了我就得负责,现在我觉得我负不起这个责,我不生还不行么!”

    跟唐恬聊完,唐枭觉得她说的倍儿有道理。

    转头又去跟唐恬的婆婆聊。

    大妈姓李,挺质朴的人儿。

    她唉声叹气的跟唐枭说道:“我不也是为了他们好吗,他们怎么就不理解。你看看他们俩,都是单的,一对夫妻要养我们两家的老人,压力多大啊。他们要是能再生一个,都长大了,两个孩子承担养老的压力那不都轻松一点儿吗”。

    唐枭想跟李大妈说说现在的养老政策,李大妈一摆手,又叹上气了。

    “小唐,你别跟我说国家养老什么的,我不信这个!”老太太倍儿坚决的说道:“现在这个政策是隔几天一变,往后能变成什么样谁知道?他们都年轻,经历的少,现在不听我们老的,等他们到了我这个岁数就该后悔了!”

    跟李大妈聊一会儿,唐枭觉得大妈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现在可怎么办?双方各执一词,且都有理有据,她这个搞调解工作的左右为难,着实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唐枭把婆媳俩叫到一块儿,自己也搬个椅子坐过来,让她们心平气和的慢慢谈,自己就在旁边压场子。

    两代人思想的隔阂哪里是几句话就能聊明白的,好在聊过之后双方都保证以后不这么大吵大叫的了,一是影响不好,二是怕吓着孩子。

    从这家出来都晚上十一点多了,仲阳捏捏脖子伸伸腰,疲倦的说道:“唐枭学姐,您可真有耐心。自打我进了他们家门儿脑子就嗡嗡嗡的响,烦都烦死了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唐枭苦笑:“干这活儿没耐心不行啊,都在气头上呢咱们要是也火气腾腾的,那不得爆炸啊”。

    这句话音儿刚落,就听“砰”的一声巨响,好像还真的有什么东西爆炸了。

    “我kao!”仲阳紧张的低骂一声,“不会哪儿真的爆炸了吧!”

    唐枭没工夫惊诧,忙环顾四周,看看哪里有异常。

    听声音应该距离他们不远,那就应该在这个小区里面。

    果不其然,西北角那栋有点儿矮有点儿旧的三楼里有火光浓烟冒出来,还有人咋咋呼呼的往外跑,嚷着救人报警什么的。

    唐枭想都没想撒腿就往那儿跑,仲阳倒腾自己两条大长腿竟然追不上。

    一口气上三楼,门儿关的死死的,根本没人从里面跑出来。

    “警察同志,里面的人别是出事儿了吧,里面都着成那样了也没人往外跑,肯定是跑不动了啊!”也不知道是哪层楼专门跑这儿看热闹的大爷说道。

    甭管里面的人能跑不想跑还是想跑跑不了,这会儿唐枭只能想办法开门进去把人弄出来。

    时间就是生命,一分一秒都耽误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