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枭点头。

    如果宋安泰真的是非常规战斗部队的老前辈,那她就算就地把他打残打死,不能说的,他也一个字都不会说。

    现在,想要抽身离开的人不是宋安泰,而是唐枭。

    他要是揪着疑问不放,她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因为除了实话实说,编任何谎言都不可能骗过他。

    关键时刻,李庆芬的一通电话救了她。

    如果刚才没有打这一架,宋安泰应该已经到家了。李庆芬不放心,打电话问他到哪儿了,还催他赶紧回去。

    还有不到一个小时这一天就要过去,今晚可是他们的新婚之夜,挂电话的时候宋安泰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记住我今天的问题,回头我等你给我答案”,宋安泰留下这句话就要走。

    唐枭伸胳膊拦住他,“记住你刚才的话,保护好我妈妈。我不管你有多少不能说的秘密,也不管你以前有多风光,你现在是李庆芬的丈夫,这才是你最重要的身份!”

    这番话里含着浓浓的警告意味,宋安泰突然就笑了起来。

    “之前你妈跟我说如果我对她不好你会揍我,当时我还当是玩笑话,现在看来是真的了。就冲你妈妈有你这么厉害的闺女,我都得鞍前马后的照顾她一辈子”。

    这个男人很可以啊,挺会说漂亮话,怪不得能让单了那么多年的李庆芬动了芳心。

    两人就此分别,唐枭打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给晏梓非打电话,把刚才发生的事儿都跟他说了。

    “你以前不是说过好像在哪儿见过他吗,那你赶紧想一想,是不是跟部队有关的地方!我用警务系统查他的身份肯定是假的,想要弄清楚他是谁,只能你从部队那边想办法了!”唐枭有些头疼的说道。

    其实,唐枭觉得晏梓非查不到,即便是查到,也肯定是很皮毛的信息。因为,有过军人背景还需要改头换面换个身份生活的,肯定执行过非常机密且特殊的任务,绝对不止是她和晏梓非这样的特种兵。

    晏梓非比她还头疼,他确实觉得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可他也真的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了!

    可这事儿对唐枭来说太重要,她亲妈嫁了个神秘人物,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危险,要是不给她一个准信儿,她肯定晚上担心的睡不着觉。

    “明儿我想办法打听一下吧,你先别想那么多,明天还要上班,早点休息吧”,晏梓非嘱咐道。

    唐枭现在已经不关心明天上班的问题了,她现在想到的是,明天她妈就要跟宋安泰去旅游了!

    要不要想个办法拖住他们,不让他们摇哪乱走呢?

    这个问题只在脑海里浮现了三秒不到就有答案了。

    还是不要了吧。

    就算把李庆芬留在京都,真要有什么事情发生她也不可能马上出现在她身边,很多东西,防是防不住的。

    这一夜果然没睡着,第二天的事儿还真不少。

    她要上班,李庆芬和宋安泰去旅游,把斗鱼和虎牙留给她照顾,她自己吃饱了还得管两位战友吃喝拉撒。另外,程心要搬过来,她还得帮着搬家收拾。

    原计划是到下班儿的点就跟张嘉辉一块儿回家的,奈何计划赶不上变化,她加班了,一加还加到晚上十点多钟。

    下午四点多钟接到群众报警,说是隔壁扰民,警察不管他们就去找隔壁打架。

    为了社会的和谐稳定,唐枭带着小徒弟出去处理警情。

    到地方的时候报警那户人家已经跟隔壁吵起来了,吵的还挺凶,再不管整栋楼的人都不得安生了。

    好在两户人家都认识唐枭,还挺给她面子,她不让吵还真的不吵了。

    当时唐枭还寻思两家都这么听话,这事儿应该挺好解决,万万没想到扰民那家人太会打太极,打的还倍儿好,不管唐枭怎么调节都没有用。

    报警那家的男主人上夜班儿,白天需要休息,隔壁那家的男主人是搞艺术的,灵感来了也不管白天黑夜不是弹钢琴就是弹吉他,兴致来了还要哼哼曲儿唱个歌。

    今天艺术家灵感大爆发唱个没完没了声儿还特别大,上夜班儿的一直从上午忍到下午实在忍不住了报的警,还亲自找艺术家去理论,没理论好就吵起来了。

    按说像艺术家这种经常制造噪音的人,家里应该做好隔音,于自己没有损失也不会打扰到别人,邻里关系才能和谐。

    可这艺术家贼倔强,不管唐枭怎么说,他就说自己唱的歌儿弹的琴都是天籁,觉得烦的那是不懂欣赏,应该提高自己的艺术审美能力,而不是让他停止创造美……

    说实话,乍听到他这套理论的时候唐枭都有些懵,竟然还有人有这种奇奇怪怪的想法,真是林子大了什么歪脖子树都有。

    报警那户人家实在理论不过他,机智的选择撤退把大难题留给唐枭和仲阳,仲阳根本没有处理这种事儿的经验,别说帮忙了,不扯后腿就不错了,唐枭只能靠自己解决这事儿。

    她跟艺术家推心置腹的畅谈一番,以自己五音不全唱歌巨难听为切入点,一直聊到当今流行乐坛真正有实力的创作型歌手有哪几位,聊着聊着,唐枭就把艺术家的心里话聊出来了。

    他哪算什么艺术家啊,就是一搞音乐还没搞出什么名堂的音乐人,没上过正规的音乐学校,靠天分和自学写过几首特平庸的歌,卖了点儿钱,业内根本没有什么名气。

    他觉得自己时运不济,论实力才华绝对不输给现在国内最顶尖的音乐人,可惜无人赏识,他空有才华无处施展,非常之郁闷。

    更让他郁闷的是,他刚搬到这边来住,隔壁不懂什么是艺术什么是音乐的俗人邻居竟然说他的音乐是噪音。自此他就把邻居一家划归到坏人的行列,他们不是说他的音乐是噪音吗,那他就天天制造噪音给他们听,烦死他们!

    唐枭挺无语,这艺术家都三十好几了想法跟个孩子似的。

    为了打开艺术家的心结,唐枭把自己压箱子底儿的绝活拿出来,成功的把艺术家震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