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什么事儿了?”唐枭急急问道。

    包婧抽噎着,却难掩兴奋的回道:“枭枭,他亲我了,他亲我了。呜呜,袁野亲我了”。

    唐枭:……

    “就这事儿?”唐枭很无奈的问道。

    包婧不乐意了,“这是小事儿吗?多大的事儿啊!我第一个就想到跟你分享,没想到你是这个态度,哼!”

    “我错了我错了,姑奶奶”,唐枭求饶,“是大事儿,天大的事儿。那我们是不是该给你庆祝一下啊,终于守得草原见肥羊了?”

    包婧嘿嘿一乐,“当然要庆祝,这周末你们都把时间空出来,我请你们吃饭,吃大餐”。

    “我们?你都要请谁啊?”唐枭好奇问道。

    包婧一个一个给她算,“你、你家那口子,嘉辉、嘉辉家那口子,我,还有我家那口子,嘿嘿嘿”。

    “我家那口子不一定有时间,先跟你说好省的到时候你失望”。

    “没事儿,只要你来就行”,包婧还在嘿嘿乐着,突然神神秘秘的问道:“枭枭,我看小说上面都说女人第一次特别疼,是不是真的?我也没经验,想先做好心理准备”。

    唐枭:……

    “你是哪只眼睛看出来我有经验的!”唐枭咬牙说道。

    包婧十分讶异,“你跟晏梓非在一块儿都多久了?还没那啥呢?他是不是不行?”

    “你才不行,你家那口子才不行!”唐枭气冲冲甩下这句话挂了电话。

    张嘉辉实在没忍住笑出声儿。

    “你们俩可真行,非得打电话讨论这种事吗,就不能见面细细说,反正住的又不远”,张嘉辉说道。

    唐枭瞪他一眼,“你一大老爷们儿偷听我打电话还好意思笑”。

    张嘉辉无奈的耸耸肩,“你把声音调那么大我不想听都不行。周末吃饭的话,程心恐怕也不能去,她还在想办法找她弟弟呢,我也好几天没见到她了”。

    “我们又没说程心是你家那口子,你到是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唐枭毫不留情的打趣张嘉辉,“算了算了,你说是你家那口子那就是吧,甭管她来不来回头你都给她打一个电话,让她注意身体,别程诚没找着她先撑不住病倒了”。

    两个人说着话便到了家,李庆芬已经做好晚饭,他俩刚收拾好上桌准备吃饭,包婧乐颠颠的过来了。

    跟着蹭了一顿饭,饭后跟泥鳅似的钻进唐枭的房间,上了唐枭的床。

    “干嘛?你今晚不是打算住我这儿吧?我明天还得上班,不能陪你闹啊”,唐枭先把话撂这儿。

    包婧哼一声,“好像我明天不上班儿似的。我就是有点儿兴奋,想找个人说说话。放心吧你,最晚十一点,我肯定就睡了”。

    俩人两根油条似的躺在床上,包婧叽叽喳喳跟小麻雀似的说自己的少女心事。

    她其实并不是第一次恋爱,唐枭一直以为她在那方面是有经验的,没想到她就是个口嗨型选手,看了几本总裁文就以为自己是那方面的专家了,其实跟唐枭一样,一到正格的就完蛋。

    唐枭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一睁开眼睛都第二天早上快七点了。

    包婧睡觉太不老实,半夜的时候踢腿蹬人,结果没蹬过唐枭直接掉床底下了,就这么在床底下睡一晚上。

    唐枭把她扒拉起来,“快起来收拾,上班儿别迟到了”。

    他们准备吃早饭的时候袁野来了,小伙儿还是老样子白白净净温温柔柔,李庆芬特别喜欢这样的小伙儿。

    袁野把包婧领走后,李庆芬抓着唐枭的手啧啧说道:“小袁这孩子可真招人喜欢,长得好看声音好听,还会说话,你说这要是我女婿多好啊”。

    “他要真成了您女婿包婧能杀了您闺女您信不信?”唐枭直接戳破李庆芬的美梦。

    李庆芬斜眼瞪她,“你没给我找个这样的女婿就不许我幻想幻想了?小袁和小包俩人长得般配,就不知道俩人的家庭是不是门当户对。我听说小包家里挺闹心,要是小袁家里也那样,那他们以后可有的受了!”

    唐枭眉头倏然皱紧。

    袁野的家庭!袁野的背景!袁野的经历!

    这些,唐枭都不是很清楚!

    她只知道袁野是京都一所大学毕业的,毕业之后就一直留在京都,靠写书为生,其他的,她似乎一无所知!

    仝超的信上说危险就在她身边,她下意识的把所有的朋友都排除在外,可现在想一想,这个袁野,似乎很值得查一查底细啊。

    还没等唐枭查袁野的底呢,袁野先找上唐枭了。

    周五晚上临下班的时候袁野打电话给她,问她晚上有没有时间,他和包婧想在家里单独请她吃顿饭。

    “不是说好了明天一块儿吃饭吗,今天怎么又要单独请我吃饭啊?”唐枭问道。

    袁野不好意思的解释道:“我之前就跟你说过,我要以你为原型写一本小说,现在已经写了几万字了,可因为我对警察的工作不了解,写出来的东西干巴巴的没有灵魂,所以想单独跟你谈一谈。如果不方便的话也没关系,我慢慢在网上搜也行”。

    唐枭勾唇轻轻笑了一下,“哪有什么不方便,晚上我没事儿,那我下班就直接过去”。

    挂断电话,唐枭陷入沉思。

    袁野是真的想了解警察的工作,还是想侧面打听一些案子的进展情况?

    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脑海中翻涌过一番阴谋论后,她又否定了自己之前所想。

    她不过是一个小小片儿警,很多大案要案即便有机会参与做的也都是跑腿之类边边角角的活计,根本不能了解到核心案情。袁野要是真想知道什么案子的情况想办法走非常规途径完全可以了解到,可比跟她打听有用多了。

    多想无益,还是见过面之后再说吧!

    袁野亲自下厨,做了五菜一汤,唐枭还没进院子就闻到香味儿了。

    包婧坐在餐桌边瞅着厨房的方向傻乐,唐枭忍不住打趣道:“快擦擦哈喇子吧,我都怕你把袁野吃了”。

    包婧只是笑,眼睛依旧不离厨房的方向。

    唐枭无奈的摇摇头,手指无意的轻敲着杯壁,闲聊似的问道:“小包,你对袁野了解多少?他是哪里人,家里几口人,都是做什么的这些你都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