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厚的一本玄幻小说里面,夹着一封信。

    是仝超写给她的。

    字写得歪七扭八,不过能看清楚上面到底写了什么。

    仝超也是聪明人,知道大学刑侦专业一直在派出所工作的唐枭观察力惊人,所以在上次吃饭的时候就埋下伏笔,为的就是这一刻,唐枭能看到这封信。

    仝超在信上说他不小心知道了不该知道的秘密,早晚都会有人找到他。他死倒没什么,唯独放不下他奶奶,所以拜托唐枭帮忙照看一下仝奶奶。

    当然,这个照看并不是把老太太接到家里像亲奶奶似的伺候,仝超已经想好该如何安顿他奶奶,只是时间不够,很多事情还需要有个人帮他去做。

    他在附近的养老院给仝奶奶申请了一个床位,订金已经交了,后面要交的钱也告诉唐枭都放在哪儿了,只等审核通过,唐枭就能帮忙把仝奶奶送去养老院,到了该交钱的时候帮忙去交个钱,仝奶奶离世的话帮忙简单的办一下后事就成。

    当然,这个忙不算小,无亲无故的,他也不会随随便便跟唐枭开口求她帮忙。

    他有自己的筹码,算是用这个筹码交换唐枭的帮助。

    他告诉唐枭,程诚跟他一样,也是不小心知道了别人的秘密才被带上这条不归路的,那个人一步一步引导程诚改变,现在程诚百分之九十九已经死了。

    除了程诚的事情,仝超还提醒她千万小心,危险就在她身边。

    他知道的应该远不止这些,可却不愿意透露更多,为的,大概是不想给自己的奶奶惹麻烦。

    一封信,唐枭前前后后看了三遍,小心翼翼的收起来,直接打电话给刑侦队的宋峰。

    “宋队长,我现在在仝超家里,有发现,您能过来一趟吗?”她沉沉说道。

    宋峰只问了地址便挂了电话。

    等了不到二十分钟,宋峰风风火火的赶到。

    “什么发现?”宋峰问她。

    唐枭把信递给宋峰,“仝超给我的,希望对破案有帮助”。

    宋峰把信看完,很久都没有说话。

    再开口,竟是要请唐枭喝酒。

    “您不急着查案吗?”唐枭很是纳罕。

    宋峰摆摆手,“我连轴转了三天,就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了,出去吃顿好的不过分吧”。

    刑警辛苦,碰上大案要案,上面一句话,规定在几天之内破案,下面的人就是不吃不喝不睡觉也得想办法把案子破了。

    宋峰现在的脸色确实不大好,胡子拉碴,黑眼圈儿极重,站他对面儿听他说话还能闻到他的口臭味儿,应该得有两天没刷牙了。

    “不过分,去哪儿您说”,唐枭也很痛快。

    俩人去的是宋峰经常光顾的小店,人不多,环境也不大好,点几个家常菜要几瓶酒,俩人边吃边聊起来。

    宋峰问她在小庄桥派出所都做什么工作,唐枭就向汇报工作似的把近一个礼拜处理的案子都跟他说一遍。

    刚说到第五天的时候,宋峰就举手投降了。

    “行了行了,你可别说了,光听你说我脑袋都大了”,宋峰揉着太阳穴说到:“你说你一个警校的优秀毕业生,去哪儿不成啊,怎么就非得赖在基层派出所不肯挪窝呢。小唐啊,以前我就挖过你,现在我还是那个态度,只要你肯来,我们刑侦大队敞开大门欢迎你”。

    唐枭就料到他会说这个,一点儿也没觉得惊讶。

    她举起酒杯跟宋峰干了一杯,重重放下杯子笑对宋峰道:“我在派出所干的还挺来劲儿的,目前还没有换单位的想法”。

    宋峰无奈的摇摇头,嫌一杯一杯的倒酒麻烦,直接对瓶咕咚咕咚的喝起来。

    喝完一抹嘴,另起一个话题。

    “仝超的案子你怎么看?程诚的案子你有什么想法?没别的意思,我就想知道你的想法”,宋峰问她。

    宋大队长大概是被这俩案子愁坏了,摸不着线索,存了侥幸的心思听听局外人的意见,看能不能给他一些灵感。

    可惜啊,破案都是环环相扣的,唐枭就知道个皮毛,很多案件的细节以及后续查到的线索她都不知道,能有什么想法?

    “这两个案子我都没什么想法,我现在跟您一样困惑。还有,仝超说危险就在我身边,我觉得您查案的时候可以适当的查一查我身边的人,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呢”,唐枭说道。

    宋峰手指不自觉的敲了敲桌子,抬眸问她,“你觉得你身边谁比较可疑?”

    唐枭没忍住笑出来,“宋大队长,我身边的人,除了家人就是同事朋友,认识都不是一天两天的,也都知根知底,要是我发现哪个有可疑我早就告诉您了”。

    宋峰也笑,笑完举起酒瓶说道:“干了,吃完这顿我还得回去忙,今晚又甭想休息了”。

    唐枭跟他干了一瓶,好心提醒道:“您最好回家洗个澡,我这鼻炎都快让您熏好了”。

    不知道宋峰有没有听她的建议去洗澡,两人分别后,唐枭又去了一趟仝超家里。

    仝奶奶还在睡,唐枭没吵她,转而去了附近的邻居家,拜托他们这几天多照顾一下老太太,她尽快把养老院的事儿定下来。

    其实,乍看到仝超的信的时候,她也生出进入刑侦队一起调查这两起案子的想法,不过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在派出所就已经让李庆芬那么担心了,她要是再去刑侦队,李庆芬不得劈了她。此外,她还舍不得晏梓非。

    晏梓非为了她执意留在消防中队,放弃了高升的机会,她自然也不能抛下他去别的地方。

    至于案子,唐枭还真没觉得没有她人家刑侦大队就破不了案。刑警这个行当,经验太重要,她没经验,乍过去肯定连萧祁都不如,那还不如留在派出所发挥自己的光和热呢。

    她现在能帮助到刑侦队的,大概只有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多留意身边的人和事儿,发现不对劲儿及时向宋峰汇报。

    第二天去上班,刚到派出所就被仲阳神神叨叨的拉到角落里。

    他悄声问唐枭,“唐枭学姐,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