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啊,后天我休息”,唐枭很痛快的说道。

    仝超却有些犹豫,“后天啊……后天我有事儿啊。这样吧唐警官,咱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晚呗,我请您撸串儿”。

    李庆芬已经做好晚饭,这会儿要跟她说出去吃自己肯定挨骂。

    没办法,挨骂就挨骂吧,弄清楚仝超找她的目的才更重要。

    一路被李庆芬的唾沫星子喷出门儿,骑自行车到约定撸串的地方,仝超已经点好串儿和酒了。

    “唐警官,过来坐过来坐”,仝超站起来,咋咋呼呼的朝她招收。

    店里人不少,他这一嗓子成功的把店里人的目光都吸引到唐枭的身上。

    她走过去,压低声音说道:“现在是下班儿时间,咱们也不是为公事出来的,所以你直接叫我唐枭就好”。

    仝超了然的点点头,也学她压低声音,“我明白我明白,咱们公务人员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更不能让群众请吃请喝”。

    串儿还没上来,俩人闲聊,唐枭问他最近都干什么。

    仝超一边抖腿一边说道:“我能干什么?瞎**混呗。不过您放心,我可没干违法乱纪的事儿”。

    唐枭又问他混什么,他东拉西扯的不肯说,只一个劲儿的强调自己没犯法。

    就算没犯法,支支吾吾的也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

    唐枭点到即止,也没有逼他说什么。

    串儿上来,俩人边吃边聊,偶尔再碰个杯,气氛倒是不错。

    喝了酒的仝超话更多,大多时候都是在说他奶奶,说他那个破破烂烂的家。

    两瓶啤酒下肚,唐枭差不多都知道他奶奶的尿盆儿放哪儿了。

    时间不早,串儿也吃的差不多,唐枭还没有听到她想听的,干脆也不打什么心理战了,直接问仝超,“除了感谢我去看你奶奶,你找我应该还有别的事儿吧?”

    仝超莫名其妙的看着她,“还能有什么事儿?您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我请您出来真的只是想表达感谢,没别的目的,您真的别误会”。

    说着,他还叹了口气,“实话跟你说了吧,你这人各方面真的都挺好,可惜了,我不好你这口儿啊。我喜欢温柔的跟水儿似的姑娘,您一看就属炮仗的,我不敢有贼心更不敢有贼胆啊”。

    唐枭:……

    这都什么跟什么?

    他好像误会她的意思了。

    唐枭抬手示意他打住,“不劳你的贼心和贼胆,我有男朋友,也没觉着你对我有意思”。

    仝超不好意思的摸摸后脑勺,“嘿,还是我自作多情了呗。多情就多情吧,今儿招待好您就成。时间不早了,我奶肯定惦记我呢,您要吃好了我这就结账咱撤了呗”。

    直到跟仝超分别各走各的路唐枭还觉得不可思议呢。这回她真的判断错了?仝超找她真的只是想表达感谢?

    想不明白。

    不过没关系,有了今晚这顿饭,她跟仝超也算熟悉了,以后再找机会叫这小子出来,多多少少也能打听到一点儿他早前不愿意说的关于程诚的事儿吧。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唐枭非常忙,毕业季还没过去,跟毕业生有关的报案很多,经常加班到晚上*点钟。

    小庄桥派出所人手不够,一直都是女人当男人使,男人当牲口使,身为女性的唐枭很不幸的被划到牲口的行列,累到晚上睡觉直打呼,那声儿跟拖拉机似的。

    在全所的外勤同志都快累成杆儿的时候,大家殷殷期盼的警校实习生终于到位了。

    四名新鲜水灵儿阳光朝气有活力的大小伙子,前脚刚进小庄桥派出所的地盘儿,后脚就被外勤同志们瓜分了,速度之快连陈所都非常惊讶。

    “都别胡闹啊,人家来咱们所里可不光是干活的,人家也要学东西。还跟往年一样,一老带一新,谁带谁我已经安排好了,没意见的话就这么定了”,陈所把饿狼似的外勤同志叫到一起开会说道。

    唐枭刚处警回来,没赶上瓜分小鲜肉,对带实习生也没多大的期待。

    她自己还是警界新人呢,所里的外勤同志随便拎出一个都比她经验丰富,怎么也不该她来带实习生。

    可陈所就是那么的不按常理出牌,还真就有一个实习生分到唐枭名下。

    陈所把小鲜肉的资料给唐枭的时候,唐枭还以为他搞错了呢。

    “陈所,干嘛分给我啊?老田带实习生我可以先跟别人一组啊,您还塞给我一个就不怕我把人家孩子带歪了啊?”唐枭挺贫的说道。

    “人家都是成双成对的你还想跟谁组?”陈所一边忙工作一边回复她,“让你带实习生是信任你,废话别那么多。你带的这个实习生也有点儿意思,死活要来咱们小庄桥实习,还点名要跟着你”。

    陈所抬头看看她,别有深意的笑笑,“回头要做好晏梓非同志的工作,别找咱们实习生的麻烦”。

    唐枭:……

    这事儿好像有点儿复杂!

    她从陈所办公室出来,边往楼下走边看实习生的资料。

    仲阳,男,二十岁,京都警察学院刑侦专业大三学生。

    除却这些基本信息,占据资料五分之四位置的都是仲阳在高中以及大学取得的荣誉。

    孩子很优秀,别的不说,就光高考成绩这一项就甩唐枭好几条街。

    唐枭正特别不要脸的感慨自己的母校人才辈出,继她之后又出现一名这么优秀的学生呢,忽听一个略有些兴奋的男声从她身前传来:“学姐,您好”。

    申瑶抬头,就看到一个至少一米八的阳光大小伙子龇着一口大白牙正对着她灿烂的笑呢。

    “仲阳?”她猜测着问道。

    阳光小伙儿连连点头,“是我是我,学姐,没想到您还记得我呢”。

    鬼才记得他是谁。

    唐枭挥挥手里的资料,“我刚看完你的资料”。

    笑容僵在脸上,仲阳有些下不来台。

    唐枭发现自己这大实话有点儿伤人,马上描补道:“就是不看资料我对你也有一点点儿印象,毕竟咱们学校姓仲的没几个”。

    “嘿嘿,就我一个”,小伙儿又开心起来,“学姐,接下来咱们要干什么啊?有活儿您尽管吩咐,我保证冲在你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