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梓非刚听唐枭说完要出差的事儿,浓重的醋味儿便飘散出来:“你要跟男同学出差去s市?还只有你们俩?”

    唐枭傻了吧唧的光顾着吃饭,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男朋友在吃醋,还认认真真的回答他的问题:“是啊,就我们俩。他还是我们系的系草呢,搁别的学校怎么也能混成风云人物吧”。

    晏梓非:……

    他一边吃饭一边低低的嘀咕道:“回头我要找阿姨告状,说你始乱终弃”。

    唐枭听到了,差点儿把嘴里的饭喷出来。

    “还始乱终弃,你会不会用成语?我们就是纯洁的同学关系,你想到哪儿去了!”唐枭哭笑不得的说道。

    告状这事儿,唐枭真的以为他是随便说说。

    没想到当天晚上他还真跑她家去了,蹭了顿晚饭。

    吃饭的时候跟李庆芬说道:“阿姨,枭枭要跟男的单独去s市这事儿您知道吗?”

    李庆芬眼睛一亮,马上转头问唐枭,“什么男的?多大岁数?做什么工作的?妈认识吗?”

    这个发展不大对劲儿啊!

    唐枭瞟了一眼脸都绿了的晏梓非,忍着笑回道:“是公差,去交流学习的。跟我一起去的是分局的同事,也是我大学同学”。

    “也是警察啊”,李庆芬很是失望,叹口气,“吃饭吃饭,别说这些不相干的了,消化不良”。

    晏梓非:……

    吃完饭,唐枭送晏梓非出门。

    “你就消停消停吧,我真就只是出个差,没什么事儿我就回来了,不会跟人家怎么样的”,唐枭对他说道。

    晏梓非叹口气,“我知道。哎,我就希望跟你一块儿出去的人是我,咱俩除了去城郊看桃花还没一块儿去远一点儿的地方玩儿过呢”。

    “你能请假吗?”唐枭的心也软了。

    晏梓非苦着脸,“没得请,过两天马拉松开赛,大队的死命令,全区所有消防人员单位待命,无特殊情况不得离岗”。

    这就没办法了。

    唐枭特善解人意的拍拍男朋友的肩膀,“你去不了也没事儿,想去哪儿我替你去,想吃什么我替你吃。我跟嘉辉借相机带过去,多拍照片回来给你看”。

    晏梓非:……

    出发当天,唐枭去分局找萧祁,俩人人前还算客气,一离开分局就跟陌生人似的,谁都不搭理谁。

    唐枭这人吧,性格算不上多好。不过别人对她热情她肯定不会对别人冷淡,要是别人对她爱答不理的她能比别人更高冷,这会儿就是这样的情况。

    打一辆车去火车站,萧祁冷着脸坐副驾,唐枭面无表情的坐后面儿,人家司机还以为他们是情侣吵架呢,给他们灌一路的心灵鸡汤。

    六个小时的高铁,俩人挨着坐,愣是没说一句话。

    唐枭倒也没觉得无聊,晏梓非给她发微信她就回一回,其他时间就登录微博跟小庄桥派出所官博下面的杠精si、逼。

    她以前不擅长打这种文字战,跟人撕了两场,已经深得其中精髓,虽然还没有达到景染撕遍天下无敌手的高度,至少普通的撕完全没有问题。

    最先打破沉默的人是萧祁。

    俩人去酒店办理入住手续的时候发现分局内勤同事搞了个乌龙,没有确定唐枭性别就直接定了房间,只给俩人定了一个标准间。

    就算再不拘小节孤男寡女的住一块儿也不成啊。再说,这事儿要是让晏梓非知道,他不得蹦高啊。

    萧祁还算有风度,转头跟唐枭说,“标间我住,你再开一间好点儿的,报销的事儿回头我去办”。

    “那行”,唐枭一点儿没客气。

    不过他们住的就是普通的快捷酒店,稍微好一点儿的房间也就二百多块钱一晚,条件也没好到哪儿去。

    放好行李,萧祁又过来找她。

    “今儿你有什么打算?”他问。

    交流学习活动从明天开始,今天他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过他主动过来问了,那就是有出去的意思,唐枭便顺着台阶往下走。

    “难得来一趟,去几个有名的地方溜达溜达”,她提议道。

    萧祁也没反对。

    俩人坐了游船,爬了高楼,还去逛街吃美食,交流起来正常不少。

    晚上回酒店的路上,唐枭在闲聊的时候问他在刑侦队怎么样。

    萧祁一副一言难尽的表情,叹口气,“到现在只开过四枪,还都是鸣枪示警,一个罪犯都没击毙过,憋屈”。

    “你遇到过必须击毙的罪犯吗?”唐枭不解的问道。

    如果没遇到这样的罪犯,那他有毛好憋屈的!

    萧祁摇头,“我就纳闷儿了,我待在刑侦队啊,咱们区的大案要案得有一半儿要经刑侦队的手吧,你一个片儿警都有开枪击毙罪犯的机会我怎么就没有!”

    “那咱俩换一换,我去刑侦队,你来小庄桥,看看机会能不能落你头上”,唐枭意兴阑珊的说道。

    萧祁哼笑一声,“你想来刑侦队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吗,我们大队长现在还惦记着你呢。我想去小庄桥可不是我想去就能去的,你们派出所不一定看得上我”。

    唐枭想说“你还挺有自知之明”,怕说出来这小子接下来几天都不搭理她,到底没说,只道:“哪能啊,我们小庄桥就缺你这样的人才”。

    她捧他一波,萧祁高兴了,进酒店的时候嘴角还带着笑呢。

    唐枭走他身边特无奈的摇摇头,男人啊,真好哄!

    上楼只有两部电梯,一部刚满员上行,俩人只能等另一部。

    唐枭职业病,在人多的地方总喜欢四下看一圈儿,确定周围有无可疑人员。

    这一看不要紧,还真有发现。

    她不着痕迹的捅了萧祁一下,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十一点方向,g省通缉犯。这人多,咱们跟他上楼,找机会下手”。

    萧祁不大相信,“真的假的?”

    唐枭转头看他,“上个月二十一号公安信息网上刚更新的,你都不看?”

    萧祁被噎的无话可说。

    他确实没看。刑侦队那么忙,从早忙到晚,哪有时间看这个啊。

    正想着,唐枭身子朝他靠了靠,把手机举到他面前,“这要不是一个人我把脑袋摘下来给你当球踢”。

    萧祁好奇滑动了一下照片,赫然发现唐枭的手机相册里不是丢失儿童的照片就是通缉犯的照片,简直就是行走的资料库。